客观日本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4):心存感激、脚踏实地、潜心绘画

2020年09月10日 人在东瀛

上接: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3):教师、画家、中日美术交流架桥人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2):在日本探索油画艺术的修行之路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1):受到日本社会的尊敬

援助画家的人们

曾剑雄说,或许是命运的眷顾,从来日本留学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里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与每一个人的相遇都有一段印象深刻的故事。

● 留学签证的‘保证人’先生

这是促成曾剑雄人生转折的第一位日本人。因为曾夫人的工作关系,这位先生认识了曾剑雄。交流中得知曾剑雄想去欧洲学习油画,他介绍说日本也有学习油画的环境。在他表示愿意做曾剑雄留学签证的保证人之前,非常慎重地与曾剑雄夫妇做了一次认真的谈话。他拿出记录本,上面写着一大串准备好的谈话要点,曾剑雄描述到。

“他对我们说:‘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来了很多人吊唁。我的孩子问,为什么来这么多人?我告诉孩子,因为爷爷生前帮助了很多人。我也想像我父亲一样帮助别人,所以我愿意做你们的保证人’。他为我办妥了全部留学手续,到机场接我,还为我安排好了开始生活所需要的基本事情。我提着一口箱子来到日本,到了这里才理解生活一切从零开始。后来我也了解到,为他人做保证人需要承担经济风险和法律风险,谨慎的日本人通常都会婉言拒绝的。”

‘保证人’先生每年日展都会专程到会场观赏曾剑雄的作品,与他们夫妇重逢。他见证了曾剑雄画作风格的变化和融入主流社会成为知名画家的每一个脚印,他的眼神里透射出对这位中国画家成就的自豪。他说:曾先生除了有高超的画技之外,也有很好的人品,这些都是他立足于日本画坛不可缺少的因素。

● 艺术签证的支持者

一位非常有实力的画廊老板与曾剑雄相识之后,他愿意为曾剑雄负担所有费用支持他到欧洲游学。至于回报,他说只需要曾剑雄回来后给一张作品就行了。正当一切准备都在进行中,画廊老板病逝。虽然欧洲游学没能实现,后继者一直将画廊作为曾剑雄的后援机构,为画家在日本的艺术签证提供支持。曾剑雄在日本大学留学只待了一年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外国艺术家了。

title

曾剑雄作品《小径》(水彩)2003年作

● 逢源的人脉

曾剑雄来日本不久得知丰田市有一个个人画展正在开展,他拿着自己的作品向画展主办老先生做了自我介绍。这位在丰田市有声望的先生被曾剑雄的画作震撼,对这个语言不通、‘举目无亲’的年轻画家,老人把认为能提供帮助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介绍过来,这就是曾剑雄在丰田市人脉关系的开始。

不久,一位成功的建筑设计师邀请中国画家在位于名古屋市中心的公司画廊办画展,此时,曾剑雄来日本才一年多。

title

1996年1月 曾剑雄来日本后的第一次个展

● 支持油画家的收藏家和普通人

日本在泡沫经济时期,人们购买艺术品的热情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随着日本经济下滑,创下成交天价的美术市场也像泡沫一样破裂。但是,那个时代也孕育出了一大批油画爱好者和愿意援助油画作者的收藏家。

曾剑雄的作品从开始就受到收藏家们的关注。他第一次在日展露面,作品就被一位牙科医生买下。她还陆续收藏了不少曾剑雄的画作,她甚至想将来要建一个‘个人收藏美术馆’……。很遗憾的是多年前这位女士病故了,她将收藏的部分曾剑雄的作品捐赠给了丰田市政府。

title

曾剑雄作品《窗边》(2004年作) 第36届日展特选赏

有一位企业家,他不仅常年买曾剑雄的画,还经常打电话询问曾剑雄的状况。如果听说画家一段时间没怎么卖画,这位老板就担心画家生活拮据并豪爽地说,把你的画拿过来吧。曾剑雄要办画展了,他就提前来看一下,当场订购几个大的出展作品。

在丰田,支持曾剑雄的企业家还有很多,每一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都是通过口碑和介绍开始了对画家的援助。

第一次个展的时候,一位来看画展的老人说,他在战争时期曾经到过武汉,听说曾剑雄来自武汉,他感到十分亲切。本来想通过买画支持画家,但是,他不懂油画,也不会保存,所以让曾剑雄收下2万日元作为办画展的费用,而且叮嘱说,每次画展一定要通知他。后来,每次画展他都带来2万日元……

● 一直送大米的老夫妇

曾剑雄刚来日本时住的是一个出租的老房子。有一天,一位腰带上系着工具袋的老人进屋环顾空空如也的室内后开始敲敲打打,一会儿拉电线安装灯具,一会儿从外面抱来一些生活需要增添的用品和棉被。当时曾剑雄听不懂日语,懵懵懂懂地看着老人把屋子变得像个家的样子。接着他经常被叫到老人家里吃饭,在那里也认识了女主人。后来才弄明白,这位先生是丰田企业的退休工人,听说附近来了一位中国青年,他就想帮帮。退休后他还打理着祖上留下来的农田。每年这对老夫妇会给曾剑雄家送来刚刚收获的大米,以至于他们家来日本很多年没买过米。老先生已经去世了,他们跟老夫人还保持着联系。

丰田市是上个世纪60年代由农村迅速发展成为丰田汽车制造王国的小城,多数市民都保留着浓厚的乡土情怀,朴实敦厚和对文化人的敬重、对外来人的热心帮助,这些都是丰田人的本色。

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的一段时间,中日两国关系相对稳定,日本国民对中国的好感度很高,很多早年来日本的中国留学生都有类似曾剑雄的经历,而曾剑雄把丰田市作为在日本的人生出发地,可以说与‘天时地利人和’的奇遇辅佐了他在日本的事业成就。

曾剑雄说,与日本同年代的专业画家相比,自己的幸运在于不需要为生存而通过画廊签约出售作品。受制于画廊的画家往往为求数量作画,这样就失去了创作思考和对作品精雕细琢的从容。

此外,曾剑雄作品的模特多数来自丰田市和周边地区的华人和日本朋友,大家都为能做曾老师的模特而感到荣幸,得天独厚的模特资源也给了画家很多创作灵感。曾剑雄说,他非常喜欢丰田这座城市的环境,也很感谢那些一直帮助他的人们。

title

曾剑雄作品《秋天物语》(2020年作)日展会场。曾剑雄夫妇(右)、作品模特(左二)、本文作者(左一)

不为名利所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日本的20多年,曾剑雄得到过一些名人富豪的慷慨相助,也目睹了他们阔绰的生活方式。但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灭,他们的财产和地位都化为乌有,曾剑雄不禁为这些人一落千丈的境遇惋惜。一位往日富豪艺术家在一贫如洗之后也失去了曾经温馨的家庭,曾剑雄成为他人生最后一段能够依赖和求助的人。一位有才华的中年画家与画商签约后,为了履约而高速出画,终于积劳成疾而早逝,曾剑雄对这位同行发出怜悯的感叹。透过这些人和事,他对名利有了看淡的释然。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外籍画家,为了在画坛立足,他深知需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在曾剑雄的日程表上,每年为春季‘白日会展’和秋季‘日展’准备作品是雷打不动的。作为已经有很多获奖经历的画家,他的作品通常不再被列为评奖对象(把机会留给新人),参展似乎没有‘名利’可言,但是曾剑雄坚持每年争取拿出好作品。对此他说道:“作为外国人,我珍惜每次出展机会。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观者负责,同时,作为画家也要承担传承和推动文化艺术活动的社会责任”。

美术爱好者们每年都期待看到他们喜爱的画家的新作品,画家与观者的交流也是画展活动的一部分,曾剑雄总是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高品质的新作回应粉丝们的厚爱。

title title

曾剑雄在日展期间与多年来的追随者们交谈

在日本,坚守艺术一条路的画家大都很清贫。曾剑雄说,因为妻子有稳定的职业,加上来自周围的支持,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的生活状况让他能够保持体面地坚持作画。

多年来,曾剑雄没有放弃过对古典油画研究,也不为迎合画商而偏离自己的作画风格。他的工作状态让同行们惊讶和羡慕,并钦佩他的执着精神。他说,“我来日本时,绘画受宠的市场黄金期刚过;离开中国不久,国内也迎来了美术作品直冲天价的沸腾时代,我与两边的暴富的机会都擦肩而过。但是,来到日本让我有机会了解到日本同行对油画写实技法和画材研究的极致专研,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这样的环境让我能够沉静下来遵循自己的内心,坚持对古典油画技法和表现方式的探索。”

title

Message 192019 (2020年作) 白日会 内阁总理大臣赏

作品《Message 192019》是通过虚实处理表现从1920到2019的时空穿越变化。以古典写实表现技法与现代意识的融合创造出有格调和品位的现代作品,这是曾剑雄追求的绘画风格。

“年轻时我会考虑为尽快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而调整自己的作品,也会为尘世所羁绊而有急功近利的焦虑。现在我不为获奖而作画,也不需要对任何人投其所好,安心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状态”。这番话折射出他内心的宁静和从岁月中沉淀的自信。现在,没有太多纷扰的环境让他如鱼得水,一路走来的人生经历让他拥有了笃定与安宁。

title

曾剑雄作品《空》(2019年作)

在整个采访中,曾剑雄的谈话平淡而朴实,没有自鸣得意的炫耀,也没有出口成章的名言。当笔者问道画家的人生态度或理念时,他回答:“心存感激、脚踏实地、潜心绘画”。他的人生经历向我们诠释了这位旅日油画家“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做人境界。(完)

title

曾剑雄作品《蒙古马》(水彩)2002年作

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照片提供: 曾剑雄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