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3):教师、画家、中日美术交流架桥人

2020年09月02日 人在东瀛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1):受到日本社会的尊敬

旅日油画家曾剑雄(2):在日本探索油画艺术的修行之路

作为绘画老师

title

在爱知教育大学任客座教师的曾剑雄与其学生

曾剑雄除了绘画创作以外,还从事美术教学工作。

一位学习油画的年轻华人很早就知道在日本画坛有一位鼎鼎有名的华人油画家,多年来,只要有曾剑雄作品的画展,她都会去观赏。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引荐到仰慕已久知名画家面前,曾剑雄给她的印象是谈吐谦和、平易近人。她曾向曾剑雄请教油画方面的问题:“曾老师对作品的指导非常详尽,对素材的准备、环境光线以及服饰等要求周密细致。他告诉我,只有准备得充分,作画过程才会游刃有余”。对于人物画,从整体构图、画面色调到模特姿势、表情的细节处理,他都说明得很详细。他还强调平日里要坚持基本功训练,告诫我要每天作画,哪怕一小时,一张小画,坚持下去才会不断提高。

在曾剑雄传授丰富作画经验的谈吐中更能感受到他对艺术的热爱。他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尤深,“绘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首先要画自己喜欢的、愿意表达的。只有喜爱,才有可能把这种情感通过画面表达出来。首先自己要感动,这样的作品才能打动观者”。

2018年曾剑雄有了自己的绘画研究室。研究室的学生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他们的年龄、职业、绘画基础和绘画履历都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的生活中都拥有绘画,愿意把业余时间投入其中。

title

在曾剑雄绘画研究室学习绘画的学生

title

曾剑雄在绘画研究室指导学生

一位有30多年白日会会龄的女士是绘画研究室最早的学生之一。她介绍说:“24年前曾老师第一次参展就获得‘佳作奖’,这让周围对这位中国画家刮目相看,年轻的曾先生一出现就成为备受注目的人物。20多年前我就奢望能从师于他,2年前听说曾老师开设了研究室,这才如愿以偿。曾老师总是态度亲和,每次上课,我都能从他的指导中有豁然开窍的收获。白日会的资深会员最近说我的画作长进不少,这都来自于曾老师的点拨。每次上课成了我的生活中很期待的事情。”

另外一位刚刚在某市美术大赛中获得金奖的男士说:“曾老师上课不同于常见的那种居高临下的指导,他自己也会跟学生一起画模特,让大家观摩他绘画的过程。看到学生的问题,曾老师会主动指出,师生之间以及学员之间随时会话交流,这样的老师和教室氛围是不多见的。”开班近两年,曾剑雄的学生相继在各种大型展赛中获奖,口碑使得画室学员快速增加。

资深油画爱好者眼里的华人画家

20 多年来,曾剑雄的作品吸引了一大批崇拜者,其中一位爱好艺术的大学教授对曾剑雄的作品颇有研究。他介绍说:“优秀的画作是通过画中人物的姿势、表情、衣饰和周围的静物以及光线色彩等给予观者丰富的想象空间和情感体验。曾剑雄的作品就具有这种视觉张力和情感力量。他还不断以题材和表现方式的变化来使每一幅作品都产生新意;他的作品画面越来越简洁,通过不多的元素就能把意境表现出来。这种创新需要实力,更需要勇气。从他近年的作品中越来越能感受到他的自信和技法上的炉火纯青。”

title

曾剑雄作品 《曼陀铃》 2007年作

一位“日展”和“白日展”的爱好者在网上评论说,他一直关注曾剑雄的作品,对早些年曾剑雄的作品,他回忆道:“几年前,我第一次在日展看到他的画,我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不敢相信现在还居然有这样的艺术家,以至于其他所有的画作都变得黯然失色。几年后,当我的目光停留在画作《曼陀铃》上时,那种独特的风格与魅力,使我立刻想起了作者:‘曾剑雄’,一位来自中国的年轻画家”。

title

曾剑雄作品《有古钟的房间》 2005年作

“他的作品一定让很多人联想起荷兰黃金時代最伟大的画家约翰尼斯·弗美尔(Vermeer)。比如《有古钟的房间》这幅画作,阳光从画面的左侧射进来,轻轻照在女孩身上。无论是画面的结构,还是古董家具,恍如弗美尔风格在当代的再现。最具有魅力的是作品所运用的严格的古典写实技法以及画面所呈现的时间被凝固的安谧感”。

“但是他的画又不是完全摹仿弗美尔,画里描绘的女孩显然是东方人,虽然画家是中国人,居住在日本,但是除了女孩以外,所有元素都是相当西方的,表现方式都充满浓厚的西洋油画色彩。无论是服装、椅子还是花瓶,又不都是弗美尔。他的作品让我原有的对古典油画的固化思维与眼前画面的不一致产生混乱。同时,容不得半点虚假的写实技法功底画出的明晰美丽让人为之震惊,甚至感到冲击。在曾剑雄的画中,东西方之间(表现效果)的裂缝似乎是如此难以掩盖。画家以其严谨的画技,不仅呈现了美,还能看出作者作为中国人的特质,画家用他的技巧向我们揭示了从照片和电视画面中容易忽略的盲点。”

title

曾剑雄作品 《向草原》 (2017年作)

作为在日华人

曾剑雄做人低调,平时几乎不谈美术方面的话题。周围的华人和日本朋友都听说他是很有成就的画家,如果看到他的作品,大家都会被出神入化的精致所陶醉,有位粉丝说:“绘画中人物的汗毛和服饰的纤维都画得那么清晰逼真,这些总让我有惊魂落魄之感”。但是,密切交往甚至20多年的中日朋友中很少有人能对他在日本画坛以及丰田市的特殊地位说出细节。对他的印象就是普通人的随和幽默,尤其是与美术无缘的人几乎不会因为他在日本油画界的名望而诚惶诚恐。

多年来,在丰田市和中部地区的华人大型文化交流活动中总能看到曾剑雄的身影,他并不热衷于抛头露面的社交,却坚持参与推动中日两国民间交流。每一次他都是以普通一员的身份默默分担幕后工作,此时他的自我介绍总是‘司机和摄影师’, 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是这个角色。大家与他最多的交集就是在网上分享他神速制作的华人活动记录照片和现场视频,优雅华美的视觉效果源于他独特的摄影视角和专业性编辑。这些对他来说虽是轻车熟路,但每次毕竟要占用很多时间。

驻名古屋中国总领事馆每逢中国的主要节日和文化交流盛事都要举办庆祝活动,届时会邀请日本各界名人和在日华人代表汇聚一堂,每一次曾剑雄都作为在日华人精英受到邀请。这样的场合让他有机会与很多老朋友欢聚。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独自待在画室,沉浸在与作品的对话中。

title

2004年曾剑雄‘日展特选’获奖。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文化参赞(右)在日展开幕式宴会上

借助于对中日两国美术界的熟悉和丰富的人脉资源,曾剑雄也做了很多为中日两国艺术交流牵线搭桥的工作。

1996年,曾剑雄陪同一位草木染方面颇有研究的日本朋友去湖南参观马王堆古墓。这位专家非常感叹中国古代草木染技术所达到的水平和艺术表现力,同时对如今中国只有化学印染、没有继承草木染工艺而感到可惜。曾剑雄建议她就草木染技术与中国交流,并联系了自己的母校——湖南师范大学。草木染专家非常高兴能在中国的大学介绍草木染工艺,曾剑雄夫妇为这次交流做了很多工作。此后,这位专家每年自费前往中国,在湖南师范大学的无偿讲座持续了很多年,直到大学的经费方面有了改善后才负担了日本专家的国际旅费。20多年交流的最大成果就使得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设置了中国的首个草木染专业。

title

2017年 日本草木染客座教授授课情景(图片取自湖南师范大学官网)

在曾剑雄多次促成的中日两国美术界交流中,中国画家在日本的画展不仅促进了日本画界对中国画界现状和实力的了解,在办展期间中国画家们还与日本各界进行了深度交流,由此对日本国民的艺术教养水平和艺术土壤环境有了直观认识。除了美术,他们也通过与普通日本人的接触对日本社会和人们的生活有了很多细节的体验。

中国的经济发展让普通百姓有条件走出国门,中国的美术家们更是踏遍了世界各地的艺术圣地,饱览了许多美术馆和博物馆的艺术珍品。广泛开展中国美术家与世界各国美术家的交流也将成为国内艺术发展所需要的一部分,而对中外文化和画界都十分熟悉、并得到双方信任的人的穿针引线,将会有效推动这种交流的实现。

title

2003年11月 曾剑雄促成湖北美术学院在丰田美术馆举办“中日画家交流展”

title

2015年曾剑雄在丰田市促成“国际文化交流艺术节”

title

2016年曾剑雄促成的“日中美术交流展览”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文化参赞(左二)

title

2019年,曾剑雄促成日本写实油画代表画家在中国李可染画院传授古典写实油画技法

曾剑雄认为中日两国美术文化中既存在着很多彼此的熟悉元素,同时又因为文化背景和发展历程的不同而存在很多差异。中日两国画界的交流中也正因为这些差异,两国美术家们都能从中相互获得不曾拥有的视角和表现方式。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中日美术文化交流的纽带,通过共同办画展、教学互派、参观观摩等方式的交流,彼此开阔视野,并对对方的艺术文化有更深的理解,同时也期待这种交流的多样化和持续化。(未完待续)

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照片提供: 曾剑雄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