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学术会议要求政府重新考虑改变会员选拔方式的提案

2023年01月13日 宏观政策与科学奖

因前首相打破惯例拒绝任命六名候选人而引发的日本学术会议与政府之间的对立进一步呈现出了长期化的态势。 2022年12月21日,日本学术会议召开总会,强烈反对内阁府的提案,批评其是“忽视了真正应该解决的问题的行为”,并发表声明“强烈要求重新考虑提案”。内阁府的提案要求第三方参与会员及合作会员的选拔,此举将会影响日本学术会议的独立性。日本学术会议会长梶田隆章在总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反复表示,“严峻的形势今后仍将继续,我们将以坚定的决心要求重新审议提案”。

title

日本学术会议总会通过了反对内阁府提案,要求重新审议的声明

政府打破惯例未批准任命

日本学术会议共有210名会员,其中人文与社会科学、生命科学、理学及工程领域各70人,此外还有约2000名合作会员。会员任期为六年,每三年改选一半的会员。虽然首相拥有会员的任命权,但一直以来都是直接任命日本学术会议提交会员及合作会员候选人名单,政府不做干预。然而在2020年10月1日的任命中,时任首相菅义伟删除了人文与社会领域105名合作会员候选人中的6人。尽管日本学术会议和众多科学家再三要求政府任命这6人,但政府方面坚持“相关手续已经完成”的态度,日本学术会议就一直处于6名会员空缺的“异常”状态。

拒绝任命事件发生后,日本学术会议在2020年10月2日的总会上,通过了要求政府说明拒绝任命的理由并迅速任命6人的要求书,次年及之后的总会也通过了同样的请求书。2022年1月,岸田文雄首相和梶田会长进行了会谈。岸田首相虽然表明了会继续对话和沟通的意向,但并未改变政府之前的“相关手续已经完成”的态度。

政府方针终于浮出水面

之后,梶田会长与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负责科学技术政策的内阁府特命担当相小林鹰之等进行了会谈,但政府方面并没有让步,内阁府最终在2022年12月6日发布了“关于日本学术会议应有状态的方针”。该方针的特点是,一方面明确表示将进一步强化一直以来被视作日本学术会议本身重要任务的科学建言功能,另一方面又提出了“要让会员以外的第三方参与推荐”的新会员及合作会员选拔方式。同时政府的方针中并没有回复日本学术会议一再向政府提出的要求,并且只有NHK在公布该方针的13天前报道了相关内容,这也是非常规操作。对此,梶田会长在方针公布之前发表抗议谈话称“在向日本学术会议说明之前就公开报道,此举非常令人遗憾”。

在2022年12月21日的总会上,内阁府综合政策推进室的相关负责人出示了将12月6日公布的方针进一步具体化的新文件:《关于日本学术会议的应有状态(具体化讨论方案)》。其中提到,“设立由会员等以外的第三方构成的委员会,对选拔规则和选拔本身发表意见,由此使会员的选拔过程更加透明、更加严格。日本学术会议应尊重该委员会的意见”。在总会上,多数会员就第三方参与选拔的具体内容向综合政策推进室的负责人提出了疑问和异议。文件中“选拔方式的改变将立法化,为此将推进必要的探讨和相关作业,计划在明年年初向国会提交法案”的表述也增强了会员的危机感。

此外,让日本学术会议感到突然的是“由于要为制定选拔规则和选拔行为留出必要的时间,下次改选将延期大约一年半”的记述。而日本学术会议已经开始了下一届会员及合作会员的选拔工作,并将政府在拒绝任命会员候选人时提出的意见纳入了选拔工作。这份文件否定了日本学术会议完善选拔流程,为选择会员时不偏重研究成果,还将考虑年龄、性别、所在机构、所在地点等而做出的努力。

该声明是在与内阁府综合政策推进室担当负责人进行质询以及经过会员们的长时间讨论后通过的,在内容上与内阁府综合政策推进室提出的方针完全对立。日本学术会议强烈担心第三方委员会参与会员选拔会员,会从根本上动摇日本学术会议存在的意义,同时还批评文件中并没有关于第三方委员会的具体表述,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明确个别修改事项的细节等。声明中还列举了很多令人担忧的问题,例如距离下一次国会的召开已经时间不多,为修改法规所需要的慎重考虑和认真讨论方面,存在非常多的课题。

梶田会长认为重大局面还将持续

第三方委员会的参与不仅会介入日本学术会议独自与独立进行的会员选拔,而且有可能导致拒绝任命会员行为的正当化。与政府等的合作固然重要,但学术界有着不同于政治和经济的价值伦理,与政府等共享问题的意识和时间轴也存在不一致的情况。政府提示的方针没有与当事人,即日本学术会议、学协会等学术界进行认真的意见交换,也没有与支持学术并享受学术成果的国民对话的情况下出台的。

在列举上述担忧后,日本学术会议的声明对政府提出了如下主张:“首先,目前最重要的是日本学术会议和政府之间建立起真正的信赖关系。在没有做出足够努力的情况下,强行通过可能危及日本学术会议独立性的法规,只能说是一种忽视了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的行为,强烈要求政府重新考虑。”

声明决定后,梶田会长表示,“目前面临的重大局面今后还会持续下去”,与政府的交涉很难简单完成,“我们将告知公众,向政府表达我们的担忧,以最大的决心要求政府重新考虑”。梶田会长在会议结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表明了相同的看法和决心。

如果将包括“下一届改选推迟1年半左右”有关法案交给明年年初预计召开的通常国会,那么日本学术会议已经启动的2023年10月1日任命预选的下届会员和合作会员的选拔工作该如何进行呢?对此,日本学术会议副会长望月真弓表示,“工作将按计划继续进行。相关法规也还没有修改”。

title

日本学术会议会长梶田贵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达要求政府重新考虑的决心

日本学术会议也存在问题

《日本学术会议法》中明确记载,日本学术会议的使命是,“作为日本科学家在国内外的代表机构,旨在提高科学水平,使科学反映并渗透于行政、工业领域以及国民生活中”。事实上,它也是由G7国家科学院组成的 G-Science学术委员会的成员。然而,关于日本学术会议是否具有与美国国家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等其他成员同等的影响力和成就,即使在日本学术会议内部,也有人承认自身还存在许多问题。

提交包括政府拒绝任命6人在内的会员候补名单的是时任京都大学校长的山极寿一会长(第24届),他在担任会长9个月后,于2018年6月在面向会员及合作会员表示,“希望提高日本学术会议在全球的存在感”、“积极开展跨地域、跨领域、跨年龄层的活动”。 这是他作为新会长对“外部评估专家”评价上一届(第23届)学术会议活动时所指出问题的回应,请求会员和合作会员予以合作。

外部评估专家的报告指出,学术会议的各种活动,包括向国际学术团体做出人力贡献,强化国内跨地域、跨领域、跨年龄层的活动,加强对研究成果的长期评估、提出建议时要确认是否广泛传达给了公众、分析各方面的反应以及提出建言的时机等均提出了改善建议。

日文:小岩井忠道(科学记者)
翻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报道】
日本多个人文社科协会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任命日本学术会议推荐的6名成员
菅义伟首相在国会答辩上断言:不考虑改变拒绝任命日本学术会议6名会员的决定
日本学者召开记者发布会,再次要求首相撤销拒绝任命的决定
日本学术会议的社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