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网课时代,各种体验,各种无奈

2020年09月11日 社会教育

新冠疫情让社会突变,人们开始尝试与之前不同的新的生活方式。

五月初的一天,因疫情已经停课两个多月的瑜伽班的一个同学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我们班的老师开始了每周两次的网课,分别是周二和周六晚上,约我一起参加。

title

已经宅在家中两个月的我,身心倦怠,看到这一消息突然振作起来。用网课来学习瑜伽会是什么样子呢?怀着期待、不安,和一丝好奇,周二晚上,离上课时间还差十分钟,我便打开电脑上线,发现已经有3名同学在线上和老师聊天了。虽然只隔了两个月,却大有久别重逢的感觉,加上从视频里看到彼此的新奇,同学们叽叽喳喳了好一阵子。

之后,同学们纷纷将自己的麦克风静音,按照老师的指示,在悠长的音乐声中边看老师的示范边各自在家里做瑜伽。老师一边做示范,一边看着大家的动作不时进行单独指导。40分钟转瞬即逝,不仅筋骨舒展了许多,心情也敞亮了。下课后,大家又通过视频交谈了一会儿才各自下线。就这样,课堂从教室转移到了网上,号令、旋律和节拍都与在教室上课相同,只要自己保证练习的空间,基本上可以达到与现场相仿的效果。于是,我决定每周两次坚持上课。

title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刚开始的新奇感已经淡漠,健身房的瑜伽教室也恢复了现场营业。但老师个人的网课还在继续。在赶不上上课的时候或风雨天气里,我依然选择参加网课。作为现场教学的候补,网络课程似乎已经变得常规化了。但毕竟老师的一些口头指导,很难落实到行动上。如果在教室里的话,老师走过来帮学员抬抬胳膊拨拨肩背,可以让学员更好地体会动作要领。而这样的辅助性指导,在网络课程中就很难实现了。

除了我参加的瑜伽网课以外,这家健身俱乐部还提供录像网课,学员可以不受时间约束随时点击观看。看上去好像更方便,但网络录像这种单向的网络课程与买来DVD自己在家练习并没有多大区别。自学,要求的是更强的自我管理能力和模仿能力。并且,录像网课没有针对性的指导,比面对面双向的网课效果要差很多。

title

疫情之下,我兼职教课的语言培训学校也改成了网课。有天,我问同学们对网课有什么感受和看法。住得离学校比较远的同学说,网课可以节省上学放学坐车的时间,也减少了路途中的疲劳,感觉轻松许多,相对提高了效率。也有的同学认为,改成网课后一直坐在家里,缺少变化,去学校上学可以换个心情。另外,现场上课可以让同学们迅速熟悉起来,碰到老师提问的时候,同学之间会有传递眼神求助或者互相会意一笑的场面,这样的共鸣可以减轻不少的压力和尴尬。而这样的连带感和归属感在网课中就很难得到了。好在我们是小班上课,人数不多,所以每个同学都有发言和提问的机会。

我还问过一位大学生他们的网课怎么上。他告诉我说,他们的网课最多有几十人参加,除了点名,基本上都是老师一个人讲课,效果不是特别好,学生容易走神。一个学期下来,好像只学到了以往20%左右内容的感觉。学习和复习也完全靠自觉。最近,朝日新闻和一家大型补习机构共同展开的调查显示,与只在家里上了一两个月网课就开始去课堂上学的中小学生相比,整个学期下来一直上网课的大学生对网课的不满情绪更强烈。同学们反映,某些学校到了上课的时间也迟迟不开讲,提交作业后收不到老师的批改,特别是今年四月份升学的新同学,一个朋友也没有就进入了暑假,如此这般,多有怨言。

今天,我在公寓楼里遇见几个放学回来的小学生,便问他们“喜欢网课还是喜欢去学校呀?”,孩子们直截了当地说,喜欢去学校,还是学校好。毕竟学校是孩子们参加社会活动的重要场所,课堂上同处一个空间的气氛、下课后一起玩耍等,都是网课中没有也无法实现的。

作为避免三密——也就是“密集、密闭、密切接触”——的防疫对策,很多学校在网络环境、设备、学习环境等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匆忙开始了网课。从各种报道中,我们看到网课问题重重,比如网络不稳定、硬件软件不完善等等。转眼之间几个月过去了,开发者和使用者都在努力摸索如何完善网课,眼看着关于怎样上好网课的介绍和宣传越来越多。早上去车站的时候,好几次碰到附近的补习班工作人员在站口发放广告小册子,宣传网课的大字十分醒目。网课虽然不能完全代替原有的课堂,但作为教学的辅助手段,似乎只是刚刚开始,从教授方法到教学内容上仍然大有潜力。

至于瑜伽这种兴趣班的网课,对老年学员还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为了进一步避免人与人之间不必要的接触,从9月份开始,健身房的瑜伽班改成了网上预约的模式。前两天在教室外等待上课之前,听到两个年近八旬的老者聊天。一个说“网课和网上预约让那些老人都不得不退卡啦。”,另一个颇有同感地说“可不是嘛,那谁和那谁谁说是连智能手机都没有呢。”我不由得瞄了她们一眼,心想,班里还有比她们更老的吗?看着她们边开心聊天边认真做准备运动的样子,我恍然大悟。如今的“老年”不再单纯比年龄,更是比心态,比是否跟得上时代的变化,是否接纳新技术、新事物。这两位自诩年轻的老者,正在用是否能掌握网上操作、是否能跟得上网课来划分“老”与“年轻”的界限呢。

在现实空间有限的今天,网络空间为我们展示了无限的可能。经过疫情的考验,我们的学习条件更加多样。不管网课是一时性的,还是会作为辅助存留下去,如今,它已经让更多的人步入了网络世界,展示了新的生活方式。

文图:张意意
标题图片:PIXTA
本文转载自 日本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