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上)——第二人生的开始

2019年10月07日 社会教育

凡是来过日本的人都会觉得奇怪,年纪很大的人还在工作。纵横日本旅游团的大巴司机是年逾七十彬彬有礼的老绅士,勾着腰一路小跑地穿梭在餐馆里的服务员是奶奶辈的老婆婆,在都市夜幕中迎来送往的出租车司机的脸上都有着岁月留痕的银丝和皱纹……。

为什么上了年纪还要工作

干活能挣钱,这是不必多说的事情。因为退休后的年金(退休金)还不到过去收入的一半,生活的基本开支却不会因为退休而有太大的变化,因此对任何一个层次的人来说,仅仅依靠年金的生活只能满足不饿肚子的水平了。当完成了购房和孩子教育之后,为了保证退休生活质量不下降,理财通常要把退休后的收支状态纳入计划之中,目的就是退休后有一点年金之外的经济来援填补生活开支的不足。

对于那些收入只够生活的人来说,退休后继续工作是生活所迫。也有人是为了在还能工作的时候多积累一些养老储蓄或有少许高消费的宽裕。此外,维持健康需要保持活动和与外界的交流,退休后适当工作也是为了让自己有外出的理由,得到健康和收入双重效果,一石二鸟何乐不为。

日本大多数行业的退休年龄是60岁。无论是奉职于政府机构还是企业,满60岁的前一天,部门同事们会有一个简单的欢送仪式,几十年的职业生涯由此打上句号。

20多年前,日本开始实施退休金制度改革,目的是将支付年金开始时间从60岁推迟到65岁。这个过程以隔几年递增的方式逐渐提高领取年金的年龄,目前可以领取的年金年龄已经推迟至63岁,2030年将完全推迟到65岁。这样如果60岁退休,直到领取年金之前的空白期都是零收入状态。虽然多数企业和机构有义务对退休职工提供继续工作的机会,但是报酬却不能与正式雇佣时相提并论。不论金额多少,多数人退休后会通过某种方式谋一份有收入的事情。根据2015年国势抽样调查统计结果,以55岁还在工作的人口数量为基准,不同年龄工作的人口比例如下表。

各年齢段在工作的人数比率

还在工作的人口比例
(50~54岁平均=100)

年龄

全体从业者

被雇佣者

55岁

100

100

57岁

98

96

59岁

93

89

60岁

89

84

65岁

67

57

70岁

43

32

80岁

18

11

85岁

10

9

出处:根据日本総務省統計局“平成27年国勢調査抽出速報集計結果”整理

从中可以看出,一半以上的人退休后还会工作到65岁;至于过了80岁还在工作,那多半是因为兴趣和工作融为一体,他们因为喜爱而继续工作,因为被需要而不必退出第一线,工作到身体不能动为止是这类人的口头禅。

在很多观光景点能看到不少老年志愿者的身影,他们不需要为生存而工作,为了健康适当户外活动和对他人有意的事情的快感让他们乐此不疲。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是人们对退休后的向往,但是真正拥有充实满足的退休生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或者说达到这种状态还需要经历一段过程。

退休后的抑郁

日本很少有老人带孙子的现象,养育孩子的主角是孩子的父母。或者送幼儿园,或者母亲退居家庭做全职主妇,无论是夫妇二人计划性的选择还是出于工作和育儿无法两立的无奈,人们都不认为孩子应该交给祖父母照顾。如果必要时能得到祖父母的相助,比如幼儿园接送、临时加班或出差时祖父母可以照顾孩子,这样的夫妇会感到十分幸运,也会受到周围的羡慕。

正因为没有为儿孙服务的负担,人们退休之后的生活内容以自己为中心。作为长寿国家,退休之后被称之为第二人生,如何过好退休生活,这不仅仅是步入老年的个人问题,也是他们的家庭以及各地政府以及社区需要面对的问题。

日本退休者主要指男性而言。因为多数女性在生孩子期间会中断工作经历或改变工作内容,加上养育孩子成为母亲的过程中与老师和与其他家长打交道,带孩子参与诸多活动等,这些都让女性们具有了适变环境和交往的能力,她们也不会为时间多出来而感到无所适从。

而上班族先生们的状况就大不一样了。他们一直是处于被束缚和被追赶的状态,工作时代被任务追赶,成家之后被家庭顶梁柱的责任追赶,他们唯一熟悉的事情就是工作。过了60岁生日,不必为了工作早出晚归,不用考虑儿女的学费和前途,摆脱了所有责任和义务,迎来了生命中最自由最轻松的时光。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平日上午的咖啡店总是坐满了退休老人,悠闲地品着咖啡,翻看报刊杂志是很多人感受幸福的时间。事实上,不少人享受了3天无所事事之后开始抱怨“退休生活的乏味”, 几十年的工作生涯让这些职业战士都成了没有兴趣爱好、不会享受闲暇、不会工作之外的攀谈、不会分担家务、生活自理也不会的人,夫妻两人24小时在一起的状态让双方都感到不自在。为了逃避这种尴尬,也为了少给夫人添堵,许多人会想到外出。

去图书馆,他们又会因“该读什么书”而困惑;他们想拥有某种爱好,又不知如何开始。“今后的日子怎么过”这个过去没有想到的问题让很多人郁闷;有人或许还在怀念曾经的荣耀,也有人还在为以往的经验和自信无用武之地而耿耿于怀,更有人失去权位的同时也失去了曾经前呼后拥的优越感——郁闷和抑郁来自于内心和现实状态的不一致,他们没有对角色转换做好准备。

实际上,多数人的这种状态持续得不会太久,很多人以旅游、健身、专心于兴趣爱好、在新的岗位工作等方式填补空闲,在这个过程中又发现了新事情,活动范围和交友层面的拓宽让他们的生活乐趣目不暇接。不过,真正达到这种状态的人还只是少数,这正是日本社会还在努力改善的事情。

生活因为有了目标而充实

许多刚退休的人不愿意说“已经老了”,而是期待新的开始。享受体育运动,重拾或开始兴趣爱好,以从零开始的态度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即使重新被雇用,择业中会多一些任性和挑剔。退休不是结束,是第二次人生的开始。许多人退休前都憧憬着退休后的自由自在,它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而是运用终于到手的自由重新设计第二人生。

有很多人退休后开始学习外语,喜欢汉语的日本老人不少。爱知县的一个日中友好协会每年暑假组织会员去北京第二外语学院学习中文已经12年了,每次都会有10多名老人兴高采烈地在北京二外待上两周或一个月。这群老头儿老太太经常会被中国人好奇“这么大的年龄还留学?”。他们中间很多人学中文多年,中国也去了十多次,他们学习中文不是为了达到翻译水平,也不是为了做什么事情,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学习过程中了解中国文化,结识中国朋友,享受着体验异文化中才能有的感悟和乐趣。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2019年8月在北京二外留学上课时的情景(日中友好协会爱知县连合会提供)

一位名叫岸野的女士快70岁了,她说已经获得了9个北京二外学习结业证。每年同去的伙伴以前有80多岁的男性,最近60多70多岁的居多。每年他们都会与二外的日语系老师学生有密切交往,中国的年轻朋友越来越多。岸野每次去北京就像回老家一样开心,她担心最终会因为健康和家庭的原因不能再去北京留学,她希望这一天来得不要太早。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北京二外汉语老师授予岸野女士汉语结业证书(岸野昌子提供)

还有这样一群老人,他们年轻时都是市交通局的同事,有公交大巴司机、售票员和文职人员。在职时彼此关系不错,退休前他们组成了一个定期活动的群体,内容是每季度自费发行一个大家投稿的小册子《一页随笔》。每篇文章限制在一页之内,每个人提交作品1~3篇。每次文章命题是从大家关心的话题中选出一个主题,或是时事,或是生活,或是社会等。每人围绕题目在500字以内叙述一种观点或一段经历。定期聚会时大家相互点评,不是评价文章水平,而是分享他人的经历和想法。他们每年还会相约一次出游,在风景宜人的旅馆畅怀到深夜,此时夫人们也相伴左右。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正在编辑装订途中的散文集

大家平等分担《一页随笔》的编辑装订工作。被轮班的人汇集所有人的文章复印,设计封面后按照每人5册的数量装订好邮寄给大家。这个活动成为他们退休生活的一部分延续至今,也因为这个活动大家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交往。现在年龄最小的成员也过了80岁,82期《一页随笔》载满了每个人20多年对人生世间的回顾和抒怀,也布满了他们走向老年的岁月足迹。

《一页随笔》成员中有位姓森田的先生,年幼时因为家境贫寒而没能读完高中,好奇心和求知欲让他毕生喜欢读书。他从最底层的体力劳动努力奋斗,最终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他的梦想是拥有自己的藏书室。退休后他首先做的就是用退休金买下家宅边上的一块空地,在那里建造了一个小书库,把自己读过的2万多册书都分类排列在书架上。他说浏览这些书名就能想起人生经历的道路和思想变化的过程。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森田的书库

他的家在一个有山水的小城,他向往着拥有自己的“世外桃源”并过上晴耕雨读的生活。在他年过七十的时候,从邻居那里买下泡沫经济时购置而未开发的土地。花果和景观树木相间,四季蔬菜不断,在依河而立的高台上凭栏观赏山水相映的自然景色,在‘桃源乡’一角的浴池中遥看明月当空。

随着年龄的增加,森田的听力严重下降,妻子因阿尔茨海默病而越来越离不开他的相伴。外出与他人的交流逐渐成为负担,他不得不退出同伴们的活动,真正过上了在桃源乡晴耕雨读的生活。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 ——第二人生的开始

森田(前者)和他的桃源乡

在日本,很多男性退休后热衷于庭院花草或家庭菜园。即使在大城市,开车半小时范围的出租菜地吸引着从工作第一线退下来的人们。把汗水流在土壤里,从植物的生长中感受生命的力量和收获的喜悦,他们也由此拥有了完全不同于过去的生活节奏和人际关系。

下一期将介绍行政机构对老年群体活动的扶植和在文化设施里生机勃勃的老年群体。

文/照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