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疫情下,我带着父母去更新签证——感受东京入管局的人性化操作

2020年08月24日 人在东瀛

爸妈因为去年在日本做了白内障手术,加之身体上的不适于今年2月初来到了日本疗养。此时正逢国内武汉因新冠肺炎的肆虐而封城,中国各大城市都进入了严加警戒的状态。随着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扩大,日本也从1月中旬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了感染者。日本最初的防范措施是对从中国武汉来的游客做体温检测,之后发展到对所有中国入境者进行检测,再到后来禁止来自中国,韩国等国家的人员入境——日本的防范措一步步升级强化,直到4月初,日本正式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title

东京出入国在留管理局入口处

一时间,为躲避疫情而回中国的人,即便签证到期也因为没有航班而无法返回日本。爸妈的签证也即将到期,回国,面临着旅途中的感染风险和隔离不安;去“东京出入国在留管理局”(简称入管局)办理签证延长手续,也同样面临密集感染的风险。因为每年3,4月份是学生毕业就职,上班族转职的繁忙期,这个时候到入管局更新签证的人也是最多的。

title

办理手续时间自动延长三个月的通知

正当我们为此事发愁时,入管局颁布了所有签证包括短期签证在内办理手续时间自动延长三个月的通知。这一政策,无疑是缓解了大家的燃眉之急,不但大大降低了因办理手续过度密集而交叉感染的风险,也给在日外国人吃了一颗定心丸。5月下旬,紧急状态一宣布解除,我就带着爸妈去入管局办理签证延长手续,此时原来的签证已经过期了10天,但上述这项政策让我们放心许多。

title

排队等待乘坐去入管局巴士的人流

一大早8点多我们就到达了品川站,远远望去等着坐巴士去入管局的人已排起了长队。为降低感染风险,巴士工作人员不仅采取了限制乘车人数的措施,还特别为了缩短在车上刷卡的时间,干脆在外面也设置了一台收款机,在外面付了钱直接上车入座,坐满即发车。只见几辆巴士排成一列整装待命,一车一车地朝入管局驶去。

title

下车后到达入管局门口

title

排队等待入馆办理手续的人们

8点45分我们下了巴士来到入管局门口,外面已搭起了帐篷,摆好了椅子,楼外排起了长队。工作人员向每个人发放进馆整理券。我们拿到的是10点的A,于是坐在搭好的帐篷下静坐等待。

title

拿到的进馆整理券

10点钟我们顺利进入到了馆内,手指消毒后我们上了二楼。比起外面,馆里的人反而比较稀疏。为了加快速度工作人员又临时用桌子搭了几个小窗口,来第一步审查材料。当审查员得知我们是因为没有航班且需要继续留日疗养的情况后,随即告诉我们再补充一下理由,并向签证官说明情况,这样延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虽然事先没有准备航班的相关材料,签证官了解了目前的情况,表示十分理解,顺利地给爸妈发放了3个月的延长签证。

title

由于安排得当,馆内人并不多

从进馆到拿到签证我们仅仅用了30分钟,比起疫情前至少缩短了1个半小时。回头看看周围办理短期签证延长的人们,听着他们的陈述,大多都是同样情况。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没有加盖”只限延长一次“的印章。临走前出于对今后航班的不确定性,顺便问了一下签证官,如果三个月后依然订不到票,那该怎么办。签证官微微一笑:”那就只能再来延长了。”

title

7月中旬再次来到入管局延长签证,天空下起了小雨

本以为三个月之内疫情会有好转,于是6月底便为父母定了回程机票。7月9日这天,忽然收到航空公司取消航班的通知,我们意识到又要再次去延长签证了。7月14日带者爸妈,我们第二次又来到了入管局。这次仅仅比上次晚到了15分钟,拿到的整理券却是11点的C,比上次要晚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要在外面等上2个小时才能进馆。

不巧的是当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们找到了一个有屋檐的角落里坐了下来。差不多10点钟的时候,有工作人员到周围巡视,悄悄问了我一句”你父亲多大年纪了?”我回答说:”71岁了 ”,”几点的整理券?”他追问道。我拿给他看了一下,他便亲切地对我说”那就先进去吧”。”真的吗,可以吗?”我欢喜地问道。他点头笑着带领我们来到了一个绿色通道,经过测温、消毒,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就进到了馆内。

签证官在确认了我们事先准备好的航班取消、停飞材料后,把护照拿了进去,很快又给了三个月的直到11月初的签证。看了一下签证贴纸,这一次也依然没有加盖”只限延长一次“的印章。

由于疫情的原因,原本只能延长一次的签证,现在已延长了两次。不仅疫情下的办事效率和人性化对应令我们感动,从入管局最初的自动延长政策,到更新时的办事人员为我们提出的建议,再到对老人的关爱让我们提前入馆,一系列对应措施高度灵活,在突入其来的疫情之下,更让我们感受到了“疫情无情,人有情”的温暖。虽然目前全球疫情还没有得到彻底控制,但我坚信只要“众志成城,共克时艰”,一定能迎来雨后彩虹的这一天。

供稿:张耀牛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