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寺院与乡民,日本重要无形民俗文化财产的载体——丰田市绫渡町的平胜寺、普现法师与当地百姓(下)

2021年01月28日 文化历史

上接:托钵化缘,来自中国的佛教传承在日本小山村——丰田市绫渡町的平胜寺、普现法师与当地百姓(上)

进入丰田市绫渡町的地界,每一个绫渡町指示牌上都有一行小字“夜念佛和盆踊”;每一个平胜寺的路标指示牌上都写有“重要文化财产观世音菩萨坐像”“无形文化财产夜念佛和盆踊”。对当地人来说,夜念佛和平胜寺是不可分割的,它们都是绫渡町的骄傲。

title

绫渡町和平胜寺的指示牌

title

平胜寺入口的参天古杉(丰田市指定天然纪念物)

绫渡的“夜念佛和盆踊”——国家级重要非物质民俗文化财产

每年8月中旬盂兰盆期间(相当于中国的清明节),日本全国各地都有为祭拜祖先和故人亡灵并跳盆踊的风俗。地区不同,盆踊的形式也多样,或在激烈的鼓声中纵情起舞,或在三弦琴或鼓声中华丽地变换着舞姿。相比之下,绫渡的“夜念佛”和“盆踊”却极为朴素。整个过程没有鼓声和音乐伴奏,动作简单,声调古朴,因保持着古老原始形态和地域特色而被指定为“国家级重要非物质民俗文化财产”。

title title

向平胜寺移动的夜念佛队列 (华丰影视提供)

夜念佛是由当地壮年男性组成的队列边走边念佛的佛教仪式,最初是盂兰盆期间挨家挨户到那些当年有逝者的家里以夜念佛告慰亡灵。仪式结束之后,受到一番款待的人们在院子里载歌载舞,这就是夜念佛和盆踊习俗的起源。

每年8月10日和15日,月光下的平胜寺。头戴斗笠、身穿系有黑色腰带的浴衣、脚穿白色足袋和木屐的男人队列缓步从神道(参拜路)走向平胜寺。男人们慢节奏地敲打着手中小铜锣,古老调子的吟唱和念佛声在铜锣的间隔中交替。

title

手敲铜锣,口念阿弥陀佛 (华丰影视提供)

繁星点点的苍穹下蛙声一片的田野,回荡在山间的清脆铜锣声和幽幽念佛声。非日常的空间营造出超脱世俗的飘逸和人生无常的伤感,让人陷入难以言表的悲情之中。夜念佛是人们对佛陀和祖先亡灵的告慰,“南无阿弥陀佛”之声也是他们向祖先报告现在的生活境况并表达感谢。夜念佛让人们似乎有了置身于最接近故人时空的体感。

title

在平胜寺前向佛陀汇报乡村这一年的生活 (华丰影视提供)

普现法师说:“平胜寺是每个檀家祭奠自己祖先的地方。信奉佛教的人们都知道,人的生命来自于所有存在的支撑。这种支撑不仅仅来自于现在,而且也来自于过去的人们,因此祭拜和感谢先人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

夜念佛之后,人们开始跳盆踊。绫渡的盆踊舞不同于常见的盆踊,没有音乐、没有鼓声,只是跟随领唱的调子,舞者用木屐踏出节奏,边跳边前行。每年这个时期,在外地生活和工作的绫渡人会回到故乡参加夜念佛和盆踊舞。队列里还可以看到动作不太协调的舞者,她们是绫渡人的媳妇。年幼的孩子们也跟着父母在队列中模仿着或欢声乱串着。绫渡人每年踏在先人走过的道路以舞步延续着三百多年历史的夜念佛和盆踊舞文化。

title title

在平胜寺的院子里跳起盆踊 (华丰影视提供)

每年因夜念佛慕名来到平胜寺的人络绎不绝,很多绫渡町之外的人为了参加夜念佛之后的盆踊而在这之前专门学习绫渡的盆踊舞;为了拍出夜念佛的意境,执着的摄影爱好者每年也如期而至。

title

夜念佛的队列和静候在田间的摄影者们(照片出自网络)

过去,从爱知县到岐阜县的山区地带都有夜念佛的风俗,绫渡附近方圆十多个村庄每年夏天盂兰盆节时也都举行夜念佛和盆踊舞。而现在只有绫渡町的人们还保留着这个传统。绫渡町共有26户人家,仅百人前后的住民与平胜寺共同成为传承国家重要无形民俗文化财产的载体。

寺院和信仰在日常生活之中

在日本,寺院不仅是宗教法事活动的地方,也是地域居民日常集会的场所。平胜寺每月有一次“百万遍”念佛的传统活动。上午,绫渡的居民们聚集在观音堂聆听法师讲佛之后开始念佛。

title

普现法师在观音堂说佛 (平胜寺提供)

title title

百万遍的念佛形式——全体共同数念一个大佛珠(平胜寺提供)

然后,大家用自带的食材一起做饭菜。午餐时大家谈论着关心的话题和身边发生的事情,以此互通信息交流情感。在平胜寺的主导下,人们以这样的方式获得心灵安抚,并加深与他人的了解,当地共同体的信任连带关系也因此得到巩固。

title

住民一起午餐交流 (平胜寺提供)

此外,持有各种忧愁烦恼的人,苦于思索生命意义和寻找人生方向的人能从普现法师的教化中获得一些启示和释怀。为了让任何人都能够毫顾虑地来寺院参拜和轻松停留,寺院的念佛堂、观音堂从来都不锁门,普现法师夫妇也随时对应想交谈的来人。

平胜寺每月发行一份寺报《两忘》,这是普现法师任方丈32年来以来一直坚持的活动之一。他通过报告当月开展的活动和通知下个月的宗教活动信息,把寺报变成了平胜寺与当地居民紧密地连接纽带。每个月寺报做好之后,佐藤夫人(普现法师的妻子)挨家挨户地送报,借此机会与这家人聊上几句。如果发生什么问题,通常都能从简单的问候闲谈中了解到。佐藤夫人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不大的麻烦都会在三言两语中解决。如果是一时不能解决的问题,就会由普现法师出面对应。

title

《两忘》2020年12月寺报

对于当地人来说,对佛教的信仰是他们的精神寄托,供奉神灵的平胜寺是他们的心灵归宿,方丈则是在日常从内面给与他们心灵支撑和终极关怀的导师。佛教的告诫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对世间一切恶行皆不要去做,而对于世间的一切善行都应当积极努力地去奉行,自己以此让心灵得到净化。普现法师说,“经过许多佛教徒思考和实践积累而成的人生观就是佛教。我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各种佛教活动用釈迦尊師的教导教化人们。”

title

坐禅

title

诵经

title

每天的佛教修行

寺院依靠当地住民的支持发挥着它的功能,寺院和僧侣则对住民提供精神支撑。寺院与地域社会在历史上就一直保持着这种相互依赖的密切关系。

致力于佛教研究和传播

普现法师定期在佛教讲座演讲,听众不仅来自绫渡和周边地区,也有来自丰田市甚至大都市名古屋市,此时普现法师的身份毋宁说是作为佛教研究学者更为恰当。

title

佛教讲座

40多年前,他从计算机开发工程师转变成僧侣,经过十多年修行,他以“有坐禅修行的环境,可以耕种农田,有学习佛教的时间”这三个标准选择了人口稀少、地处偏僻的绫渡町成为平胜寺的方丈。除了日常寺院事务之外,他以禅修、农耕、佛学研究作为生活内容,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发现新的人生目标。

title

被群山环抱的绫渡町(华丰影视提供)

title

寺院边上普现法师和夫人种植的庄家(作图平胜寺提供,右图华丰影视提供)

到平胜寺后时间上有了一些从容,普现法师想深入学习中国唐朝的佛教,并对有关中国的事情都产生兴趣。1996年他开始去中文教室学习中文,可是进步不大。一位朋友对他说,“要想把洞挖深,先得把坑挖大。你学不好中文,是因为你对中国全貌的不了解”。他开始自问“我为什么要学中文?”。后来他了解到中部地区的爱知大学关于中国研究方面历史最久最有实力,而且离平胜寺并不是特别远。2006年4月,在他57岁的时候成为爱知大学现代中国学部的一名本科生,与不到20岁的年轻人同窗学习。

爱知大学与南开大学建有互派留学生的校际关系,所有与中国相关专业的大学2年级学生都要到南开大学留学4个月。2007年,58岁的佐藤一道(普现法师的姓名)与约200名同学一起住进了南开大学的“爱大会馆”。尽管他年长40岁,但并没有在学习上输给年轻人,他的考试成绩总是排在前面。他还因为特殊身份得到中方特别许可,留学期间走访了天津、北京、湖南等地的寺院。他说这四个月的留学生活是人生中学习收获最大的一段经历。

title

2007年在南开大学留学期间佐藤一道与中文老师和日本同学 (平胜寺提供)

title

南开大学授予的“留学生汉语演讲比赛二等奖”和“国学知识大赛(留学生组)”三等奖 (平胜寺提供)

其实,他从大学2年级到毕业,因成绩优秀一直享受50%学费的奖励。61岁大学毕业时,佐藤一道还作为唯一的毕业生代表在毕业典礼上至答谢词。

title

大学仅授予两名成绩优秀毕业生“东亚同文书院纪念基金荣誉奖”,佐藤一道是其中之一(平胜寺提供)

接着他升学到爱知大学研究生院,研究课题是中国近现代史。在学期间被发现患有癌症,因治疗休学一年。在他66岁的时候,又以全科皆优的成绩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四年后,受到当时教授的推荐,年满70的他于2019年至今,作为爱知大学国际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继续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无论是作为本科生还是硕士生以及客座研究员,佐藤一道无疑是爱知大学史上一位特殊的校友。

对于这些经历他说,“多亏了我妻子,我才得以作为寺院方丈的同时还去爱知大学上学。另外,去中国留学也是因为有了我的妻子和平胜寺檀家们的理解和支持。当时我能够做到的事情到了现在72岁时就不太可能了。我现在很高兴能够因为有各种缘分的帮助而进行有关中国的研究。”

普现法师十分敬仰中国唐朝时代的禅宗。上个世纪末,他拜访了湖南衡阳的南台寺——从唐朝时期就与日本佛教有着密切的交流,对日本禅宗佛教影响深远的禅宗寺院。普现法师在南台寺拜见了高僧宝昙法师。对于当时的情景,普现法师回忆道:“宝昙长老是我所遇到的最具有唐朝禅师精神的老师,他过着清贫的生活,对佛教的思考和修养却很丰富高深。宝昙长老亲手送给我一本他的著作《羊肠小径一僧来》,我把他作为自己的榜样”。

绫渡人都知道普现法师非常喜欢中国,他对中国历史的通晓也让认识他的中国人汗颜和敬佩。这里还没有讲到普现法师在当地传播中国文化、促进两国民众理解的故事,笔者将在以后的机会继续介绍普现法师和他周围的日本民众。

文/图(除标注外均为作者所拍):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