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歌舞伎的网上直播也请观赏”,松本幸四郎挑战新的演出方式

2020年10月05日 文化历史

新冠病毒疫情对日本的传统艺术“歌舞伎”界也产生了严重影响。3月份之后的5个月里,以唯一的歌舞伎专用剧场“歌舞伎座”为首,日本全国所有剧场的公开演出均告暂停,8月份歌舞伎座终于恢复演出,上演了“八月花形歌舞伎”。算上国立剧场,10月份整个日本只有东京的这两个剧场有公开演出。9月15日,被视为歌舞伎界领军人物之一的歌舞伎演员松本幸四郎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了发布会,介绍了自己以及歌舞伎界被迫针对这种困难局面采取的措施。幸四郎结束当天的演出后直接从歌舞伎座赶到记者发布会现场,他介绍了在无法公开演出的那段时间里尝试的新挑战,即利用视频会议系统直播歌舞伎表演,并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希望确立与现场舞台兼容的歌舞伎视频表演形式”。

title

第十代松本幸四郎正在介绍新冠病毒对歌舞伎的影响(日本记者俱乐部)

最后一场三代同时袭名纪念演出中止

松本幸四郎是从江户时代沿袭下来的歌舞伎演员的名号。以“高丽屋”的屋号而闻名。松本幸四郎2018年1月袭名第十代。当天袭名第二代松本白鹦的父亲、上一代松本幸四郎在日本国内连续演出美国音乐剧《梦幻骑士》的主角长达50年,演出次数截至去年10月达到1,300场。他的演出活动不仅仅是在歌舞伎,1970年还在音乐剧的发源地百老汇用英语演出过,收获无数好评。继任者第十代幸四郎也是著名的实力派,凭借参演的电影获得过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男主角奖等,与父亲一样,在歌舞伎以外的领域也非常活跃。

title

右起依次为第二代松本白鹦、第十代松本幸四郎和第八代市川染五郎(2016年12月8日,祖孙三代同时袭名演出兼记者发布会)=供图:松竹

新冠病毒疫情让松本白鹦和幸四郎父子的生活突然发生改变,在歌舞伎座的演出活动“三月大歌舞伎”(原定3月2~3月26日),以及原定于4月11日~4月26日在香川县琴平町金丸座(据说为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剧场)举行的演出“四国琴平歌舞伎大芝居”相继停演。第二代松本白鹦、第十代松本幸四郎和第八代市川染五郎(幸四郎的长男)祖孙三代同时袭名纪念演出于2018年1月和2月在歌舞伎座启动,之后在全国各地开启了同时袭名纪念演出活动。原定于今年4月份举办“四国琴平歌舞伎大芝居”(主推松本白鹦和松本幸四郎的袭名演出)中止,这原本应该是“高丽屋”同时袭名纪念演出的最后一站。

“每天都不知道怎么办好。没有心情为歌舞伎恢复演出做准备,甚至梦到歌舞伎消失了”。在记者发布会上,幸四郎坦率地讲述了突然被夺走演出机会的那段时间的痛苦心情。

title

歌舞伎座(东京都中央区银座)

歌舞伎运营公司松竹首先尝试的是,空场演出“三月大歌舞伎”预定演出的五个剧目并录成视频,在YouTube的松竹频道免费播出。幸四郎在夜场演出的最后一个剧目《伊贺越道中双六 沼津》中扮演十兵卫的角色。其父亲、第二代松本白鹦扮演平作。在这个故事里,一直分开生活的平作和十兵卫实际上是父子。视频是在歌舞伎座录制的,其中有一幕是平作和十兵卫父子二人从舞台上走到观众席。视频拍下了白鹦和幸四郎父子俩走在空无一人的观众席间的画面。

“3月20日结束了为期两天的录制,大幕落下时我感到了演员的无力感。没有舞台的话我可能什么也做不了”。幸四郎讲述了当时的心情。不过他说,离开歌舞伎座时,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心中暗想:“下次再来时要让现场座无虚席”。

设计、导演并演出了首场收费的网络直播歌舞伎

幸四郎随即开始挑战歌舞伎史上的首场在线直播。这次尝试利用了新冠病毒疫情扩大后,全球很多人都开始使用的视频会议系统“ZOOM”,并模拟ZOOM的发音,将这场演出命名为“图梦歌舞伎 忠臣藏”( 图梦在日文中与英文ZOOM的发音相近)。该想法最初是松竹的员工提出的,得到了幸四郎的认可,最终幸四郎发挥了核心作用,不仅承担设计和导演工作,还亲自演出。演出可以通过经营票务销售和现场娱乐业务的e+公司的付费直播服务“Streaming+”观看。其最大特点。幸四郎表示是重点致力于让观众体验“与现场观看舞台表演一样”的真实感。虽然是在没有观众的剧场里,但与正常舞台演出的“日场”一样,从上午11点开始演出,并进行视频直播。对于想晚一点观看的观众,观看时间也仅限于第二天晚上的11点之前。

title

在“图梦歌舞伎 忠臣藏”第一场直播中扮演高师直的松本幸四郎(供图:松竹)

演出的剧目是歌舞伎名作《假名手本忠臣藏》。讲述的是大星由良之助等47位旧家臣一同讨伐羞辱了自家主人盐冶判官并导致被赐切腹的高师直的故事,这是非常著名的剧目。全剧共十一幕,幸四郎将其设计为分5次播出的新作。6月27日演出了由“大序到第三幕”构成的第一回,幸四郎扮演包括高师直在内的3个角色。特点是现场直播演员的实际表演,但可以实现舞台演出无法实现的表现方式。通过拼接使用“ZOOM”的远程画面等创意,提供了很多在舞台演出中无法看到的场景,如果是在剧场,观众只能从一个方向观看演出。而在直播中,幸四郎一人分饰两角,演绎了高师直与另一个重要人物加古川本藏相对而视的场景,以及被羞辱的盐冶判官怒视面目可憎的高师直的场景。据介绍,第一天就有1,100人观看直播。

title

在“图梦歌舞伎 忠臣藏”第二回的直播中扮演大星由良之助(左,实时画面)和盐谷判官(右,录制视频)两个角色的松本幸四郎(供图:松竹)

“图梦歌舞伎 忠臣藏”每周更新一次,6月27日播出第一回,7月25日播出了第五回。第二回的剧情里,也有幸四郎扮演的大星由良之助在盐谷判官(同样由幸四郎扮演)切腹时陪在一旁的场景。大星由良之助是直播时实际演出的实时影像,盐谷判官则是提前录好的视频。票价只有第一回根据讨伐敌人的47名旧家臣的人数定为4,700日元(含税),从7月4日播出的第二回到7月25日播出的第五回均为3,700日元。每回约有1,100人观看。

在记者发布会上,幸四郎就此次的尝试表示:“图梦歌舞伎是受新冠病毒影响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做出的尝试。我认为,文化之所以能称为文化,是因为它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通过在已成为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网络播出,表明歌舞伎这种形式也是可以存在于网络上的”。

幸四郎充满热情地表示:“关于下次要录制的歌舞伎,还打算制作表演歌舞伎的电视剧。希望通过扩展舞台以外的演出空间,能在歌舞伎演员之间听到‘我下个月要参加图梦(ZOOM)歌舞伎演出’这样的对话”。他还列举了网络播出的优点,即“可以随时观看”,同时表示:“观众在日常生活中特意抽出时间到歌舞伎座观看演出有完全不同的乐趣。比如为了那一天特意穿上和服,在幕间休息时购买纪念品。或者在歌舞伎座内的著名料理店享用美食。我觉得观众不会因为有了网络直播就不去看现场演出”,对兼顾舞台表演和网络直播表现出了信心。

title

“九月大歌舞伎”第一场演出开演前的歌舞伎座正门入口(9月21日)

歌舞伎座时隔5个月恢复演出

8月份,歌舞伎座时隔5个月重新开放,虽然作为疫情防控对策,将观众人数限制为定员的一半。“八月花形歌舞伎”(8月1日~26日)破例采取四场制,每场都是大道具负责人的工作完成后,再换小道具负责人进去布置舞台,等这些都完成后,演员再入场,以避免彼此之间碰面。对观众也采取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限制,要求观众佩戴口罩,可以鼓掌,但禁止在演出过程中大声呼喊演员屋号进行喝彩的行为。另外,还取消了正常的昼夜两场制的幕间休息时间,因此观众没时间在走廊谈笑或者购物。

幸四郎演出的是第四场《与话情浮名横栉 源氏店》,这个剧目只要是超过一定年龄的日本人没有人会不知道。幸四郎扮演主角“Kirare与三郎”。幸四郎说:“我第一次上场前悄悄看了眼观众席,观众里没有一个人讲话,全都安静地一动不动。甚至有点吓人”。但我从花道(从观众席通往舞台的通道)出现时,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甚至盖过了三味线的声音,直到走到舞台上掌声才停下来。“由于表演的是不情愿地被带走的场景,必须慢慢地在花道上走。但掌声太热烈了,以至于我迫不及待地想说出走到舞台上之后要说的第一句著名台词。最终提前说出了‘阿富,好久不见啊’的台词”。幸四郎笑着回顾了第一天的意外经历。

把喝彩时呼喊的“高丽屋!”变成文字

幸四郎还介绍了另一件从未经历过的事。花道是歌舞伎特有的舞台构造,是一条贯穿了观众席直通舞台的通道,供演员从舞台后方的入口登场,以及从舞台上穿过花道退到观众席后方时使用。掌声经久不息的那一幕是幸四郎从观众席后方的入口登场,然后慢慢走到舞台上的这段时间。幸四郎在花道上出现后,一位年长的男性观众转向他,举起一张很大的纸。上面写着“高丽屋”几个字。由于现场禁止喝彩,这位观众准备了写着幸四郎屋号的纸来代替喝彩。幸四郎回忆当时的心情说:“感觉像听到了真正的喝彩声一样,很感动”。

受新冠病毒影响,舞台上的演出方式也被迫做出了很大的变更。因为被要求“不能直接牵手”、“不能面对面讲话”等。幸四郎透露:“说实话,改变演出形式让人觉得很不安”。但同时又表示:“这是在当前这种特殊时期演出歌舞伎而不得不做的改变”,还介绍了率先采取新表演方式的场景。在《与话情浮名横栉 源氏店》中,正常结尾时与三郎和阿富是抱在一起的,但为了防控新冠病毒感染,现在不能这样表演。“改成了把手巾抛给阿富,然后缠到阿富手上的方式。”

在种种限制之下,歌舞伎座9月份也公开演出了“九月大歌舞伎”(9月1日~26日),10月份还预定演出“十月大歌舞伎”(10月2日~27日)。另外,国立剧场也决定推出“10月歌舞伎公演”(10月4日~27日)。幸四郎预定参加国立剧场的演出。除此之外,名古屋市的御园座也预定举行“锦秋御园座歌舞伎”(10月3~18日)演出等,歌舞伎界正在慢慢恢复正常。

幸四郎表达自己的决心说:“歌舞伎在400多年的历史中,经历过不安和恐惧的时代。因为被需要,所以才坚持到现在。确保其现在仍然被需要,是我们歌舞伎演员的使命。我们将努力思考如何才能在1年12个月的时间里始终为大家呈现歌舞伎表演,并为此积极行动起来”。

title

松本幸四郎在限制了出席人数的记者发布会现场接受提问(日本记者俱乐部)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记者俱乐部“‘新冠病毒’下的歌舞伎 第十代松本幸四郎
记者发布会“YouTube视频
松本幸四郎官网
歌舞伎官网“歌舞伎美人”“【角色分配补记】图梦歌舞伎‘忠臣藏’,详情确定
歌舞伎官网“歌舞伎美人”“演出信息详情 八月大歌舞伎

【相关报道】
2020年06月04日“【新型肺炎】日本演出及体育行业损失严重,估计将达6900亿日元
2017年07月31日“传统艺术能否继续生存?——歌舞伎的振兴和普及
2016年10月24日“歌舞伎8代目中村芝翫在浅草寺举行袭名游行
2016年05月27日“超歌舞伎将传统艺术与最新技术相融合 吸引了众多年轻观众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