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京奥运会前瞻:“简化举办”也难消疑虑,探索新型“庆典”

2020年11月16日 衣食住行

延期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离明年7月23日开幕还有一整年。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继续蔓延,已经有人在讨论停办的可能性,东京奥组委基于抗疫对策和财政问题提出了“简化举办”的方案。但是,各种复杂因素交织,还看不到具体举措。本来,现在应该是举国沉浸在奥运气氛中,但现实却仍然阴云密布,前途未卜。

title

设置在东京国立代代木竞技场的奥运五环标志。

电视转播权阻碍缩小奥运会开幕式规模

为了控制奥运会规模膨胀这一长期课题,人们一直在商讨压缩竞技项目和参赛人数。东京奥运会当初也曾提出举办“紧凑型奥运会”,但最终未能缩小规模,预计比赛项目仍达到33大类339个项目,反而有可能成为史上竞技项目最多的一届奥运会。

6月下旬,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组委针对各个国际体育组织(IF)提出了缩减经费的方案。虽然尚未公布详细计划,但缩减对象预计包括以下内容:缩短奥运圣火传递日程,缩减开闭幕式的表演性节目和参加人数,压缩运动员在奥运村居住的天数,压缩观众人数等。

但是,在现实中却障碍重重。

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7月6日对媒体明确表示,由于电视转播权的关系,难以缩小开幕式规模或缩短开幕式时间。据说,如果简化了开幕式,电视节目编排就会出现空档,已支付巨额转播授权费的电视台将以与合同内容不符为由,索求违约金。那样的话,倒霉的东京奥组委就不得不支付违约金来补偿电视台了。

为了规避抗疫对策中的“密集人群”问题,就有必要减少观众人数。届时会有很多赞助商和商业相关人士前来观战,但如果比赛没有观众或观众减少,在媒体上的报道就会减少,这将对企业的宣传活动造成负面影响。奥运圣火传递活动也有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赞助,东京奥组委无法随意决定缩短圣火传递的日程和路线。

目前与奥组委签约的赞助商合同,一大半将于2020年12月底到期。接下来预计要开始谈判是否延续合同,在这个时间节点很难开口提出对赞助商不利的条件。

但如果观众人数不确定,其他运营工作也难以确定。比如赛场临时设施的搭建、保安及志愿者的配备、观众的交通运输计划、出入境管理、反恐对策等等。而如果要改变这些计划方针,势必会影响费用预算。在“商业奥运”膨胀的不利前提之下,不可否认筹备工作是非常被动的。

title

东京国立代代木竞技场

抗疫对策暴露出预算不足问题

去年底公布的东京奥运会经费总支出为1.35兆日元。其中,东京奥组委承担6030亿日元(在270亿日元筹备费用之外),东京都负担5970亿日元,日本政府承担1500亿日元。随着奥运会延期,预计要追加数千亿日元的费用。

而东京奥组委的门票收入大概是900亿日元。但在没有观众或观众减少的情况下,还必须把门票收入的减少部分也列入预算之中。已经确定的是,如果东京奥组委产生赤字,将由东京都来补偿;还是不够的话,就由日本政府托底支出。

但是,东京都的“钱包”即财政调整基金,由于抗疫已经使用了九成多,据说只剩下807亿日元。日本政府用在抗疫上的支出也同样巨额增长。

如果无法有效压缩举办经费,那么东京奥运会的财政问题会成为一场灾难。那样,日本国民有可能需要长期用税金来支付奥运“债务”。

众议院解散的传言越来越现实

在政界,不稳定因素正在酝酿之中。有人预测安倍晋三首相将于秋季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安倍政权由于森友·加计问题、赏樱会、放弃延长检察官退休年龄等问题,再加上最近自民党议员河井克行、河井案里夫妻俩被捕事件,正处于困境之中。

如果停办奥运会,对安倍政权的打击之大不可估量。那么,还不如在在野党尚未准备好参加选举之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现在这个传言越来越有可能成为现实。由于这一动作将关系到政权的人事变动,可以说已经成为预测奥运会是否举办的重大关注点。

回头来看,本届奥运会从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安倍首相主导的政治色彩。在确定由东京举办奥运会的国际奥委会大会上,安倍首相发表演讲称福岛核辐射已经“完全在掌控之下”;在4年前的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安倍首相亲自扮演成任天堂游戏角色“超级马里奥”出现在现场表演环节。

今年疫情中,他直接与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通过电话谈判,恳请将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时间“延期到明年夏天”。安倍作为自民党总裁的任期到2021年9月结束。在政界,许多人都认为安倍会用东京奥运会来装点自己的引退终点。

而与之相对的是,东京都民众对奥运会的关心程度有下降趋向。在前不久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宇都宫健儿和山本太郎这两位候选人都主张停办奥运会,小野太辅候选人主张延期到4年后举办,立花孝志候选人则主张延期到4年后或2年后举办。虽然由于现任知事小池百合子以压倒性优势连任,这个话题未能成为左右选举结果的争论点。但在各大报的舆论调查中,希望明年夏季举办奥运会的东京都民众不到半数,“奥运热”明显处于低潮。国际奥委会应该很在意这一点吧。

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委员长约翰·科茨负责监督东京奥运会的筹办情况。他5月下旬在澳大利亚对当地报纸表示,预计“今年10月将确定是否”在明年夏天举办东京奥运会。这则新闻让日方相关人士大为震惊。

科茨发言之后日本突然提出的简化举办方案,显示出日方的焦虑不安。在确定奥运会延期时,安倍首相公开宣称一年后将以“完整形态”举办东京奥运会。但是,确定停办奥运会的权限掌握在国际奥委会手中。为了不让国际奥委会单方面决定停办奥运会,日方提出了简化举办方案,相当于将“球”踢给了国际奥委会,可以说是为了赢得与各方探讨的时间。

title

延期前的奥运倒计时

运动员相继宣布退役

由于奥运会延期,出现了原本有可能在今年奥运会上表现出色的实力选手相继宣布退役的事态。

27岁的福冈坚树原本预计参加七人制橄榄球赛,但为了追寻自己成为医生的人生目标而宣布退役。他在去年的橄榄球世界杯上作为日本队主要得分手表现活跃,但他似乎已经做出判断,自己无法再等一年。

日本女排国家队队员新锅理沙(29岁)也表示,“对于自己来说这一年太长了。在一年后还能否有比现在更好的状态去打比赛,我已经没有了自信”,因此决定退役。她是8年前伦敦奥运会的铜牌得主之一,但据说最近一直苦于伤病。

外村哲也曾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蹦床项目第四名的好成绩。他也放弃参加东京奥运会。35岁的他发表声明称,“我一直以接近身心和技术的极限在比赛,加上这次疫情导致比赛环境调整,我判断延后一年再退役是非常不可能的”。

原奥运担当相、东京奥组委副会长远藤利明表示,“明年3月”是判断最终是否举办的合适时机。这和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委员长科茨的看法颇有差距。在目标不明确的空悬状态下,选手们的心态始终无法稳定。

title

2019年东京车站前的东京奥运倒计时

巴赫主席表示“减少观众也是可以探讨的一种方案”

现在无法预期疫情何时结束,人们还担心今年秋冬季节疫情重新爆发流行。而从全球来看,美国、巴西等国的感染者还在不断增加,解除世界各国入境日本的限制还远不是时候。

国际社会已经开始研发新冠疫苗。最近,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共同研发的疫苗预计可以制造20亿支。日本也计划进口疫苗原液用于大规模增产。到明年夏天疫苗接种能普及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核酸检测、抗体检测、抗原检测等组合检测方式能在多大程度上被充分运用,将成为判断奥运会能否举办的依据之一。

但是,如果疫苗研发赶不及,那么还必须围绕观众问题来做决断。考虑到入境限制和检疫问题,规定观众仅限于居住在日本的人士,也可能成为选项之一。

7月17日国际奥委会召开大会。巴赫主席在会后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减少观众也是应该探讨的一种方案”。虽然巴赫主席对于没有观众的空场比赛和缩小开幕式规模持否定态度,但这个想法符合人称“现实主义者”的巴赫的风格,减少观众举办奥运会似乎已在他的考虑之中。

奥运会原本是通过体育竞技来庆祝和平运动的一个庆典活动。就算身在运动场上的人不太多,但其根本价值和作用是不变的。

如果要简化举办,那么可以探索用IT技术把全世界连接起来,通过在线方式举办新型“庆典”的办法。不过,现在世界确实还具备“庆祝”奥运的氛围。什么时候眼前的疫情乌云才能散去,多少露出一点曙光呢?现在还根本无法展望。

(日文原文公开于7月22日)
作者:泷口隆司
照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本文由 日本网 授权转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nippon.com所有,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均请事先联系日本网获得授权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