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在线饮酒会——疫情下的日本饮酒社交

2020年07月16日 衣食住行

今年4月上旬新冠肺炎在日本急速扩散时,日本政府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在政府和专家们的呼吁下,人们自觉不出门,各行各业也都采取措回避“三密 (密闭空间、密集人群和密切接触)”,不久,各地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开始减少。

政府的号召通过各种媒体传播到全社会:谁都有被感染的风险,谁都可能成为传播感染源。为了自己和周围的人远离新冠病毒,大家都从日常生活做起。一时间,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注意的各种指导信息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比如在社区和公寓,居民告示栏里张贴了各种宣传告示。

title

远离“三密”
与他人的安全距离2米;常开窗开门换气;室外锻炼要避开人多的时间段;不要多数人聚餐,餐馆用餐要错开并间隔一个座位;交谈时要戴口罩(5分钟的对话相当于一次咳嗽的唾沫量);在电车和电梯里尽量避免交谈。

title

10种方式可以减少80%与他人接触的机会
1)返回故乡以在线视频方式;2)在客人不多的时间段一个人或少人数去超市购物;3)跑步选择人少的公园;4)不是紧急的物品利用网购;5)饮酒会以在线方式;6)看病利用远程诊疗;7)肌肉锻炼或瑜伽在家看录像进行;8)饮餐利用打包或外卖;9)在家办公;10)与他人会话时戴口罩

日本疫情高峰期间,没有强制措施,没有专人检查,没有交通管制,也没有惩罚条例,人们在生活中自觉地遵守各种提醒、并期待社会秩序尽早回复正常。一个多月后,所有地方新增感染人数降低到个位数或零,5月25日紧急状态宣言被解除。

此后,政府和专家们倡导 ‘新的生活方式’。特别时期不聚会、不远行、碰见熟人不交谈,日本本来就不少有大声喧哗的,现在人们变得更安静也更疏远,每个人都害怕被认为没有自觉性,也担心自己成为病毒的传播者。但是,长期困在室内,不与他人交往的生活让很多人厌倦,于是“在线与朋友喝酒”的新社交方式在一部分人群中传播开来。

title

新生活的社交方式之一——在线饮酒会

大众的社交方式——饮酒会

日本的上班族,无论白领或蓝领,成功佼佼者还是怀才不遇者,多多少少都会有与同事或朋友聚会喝酒的经历。人数不多的小聚,或是联络感情的应酬,或是酒逢知己的畅饮,日语都称之为“饮酒会(飲み会)”。即使不善于喝酒的人,如果想与他人化解生疏,与知己推心置腹,与朋友侃大山,此时的场地多半设在居酒屋。

title title title

夜色下的居酒屋

日本的居酒屋文化历史很长,过去一直是男性的社交场所。随着女性社会活动的增加,居酒屋也有了职业女性的一席之地,不过居酒屋的客人依然以男性为主,女性群体更愿意选择安静的餐厅或咖啡厅。饮酒会不以酒足饭饱为目的,是上级和部下之间、同事朋友之间为了加深交流的社交方式。日本居酒屋行业的繁荣也得益于根深蒂固的饮酒会文化。

title

还有站立形式的居酒屋,疫情当下更加应景

笔者的几位日本男性朋友这样介绍居酒屋:如果跟很随意的朋友小聚,或不是太正式的交流,我们会选择居酒屋,而不会去餐厅或咖啡馆(喫茶店)。餐厅和咖啡馆是品味美食茶点或静静谈事的地方,而居酒屋则是不受拘束的谈笑场所。

居酒屋的菜式简单、快速、家常,室内装修和店员的服务都有着粗犷、朴实和热烈的风格,没有太多的装饰的淳朴空间打动客人卸下心理防御的盔甲,以本色融合到周围的气氛之中。大众居酒屋不提供高级料理和精致服务,客人也不必温文尔雅正经危坐,人们以自然的状态消遣着不咸不淡的话题,在畅饮中释放工作和生活的烦恼和压力。

2019年安倍首相在一家居酒屋以非正式性晚餐招待来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被当作号外报道,可见在居酒屋接待国宾给人们带来的意外,因为居酒屋是日本人‘卸妆后’的社交场所,具有更多的私密成分。

title

安倍夫妇非正式招待特朗普夫妇

新冠肺炎的流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紧急事态宣言”期间,居酒屋和其他酒类服务设施被政府劝其暂时歇业。其实在这之前,居酒屋已经变得门庭冷落。但对一些习惯了定期在居酒屋消费的人来说,在家里的自酌自饮完全无法与居酒屋的气氛相提并论,禁足在家的日子让很多人怀念起能约朋友的饮酒会和弥漫着人情味的居酒屋。

随着疫情变化,很多机关企业实施“远程上班”模式,在线会议也随之得到迅速普及。在线会议软件的广泛使用让在线聚会饮酒悄然进入人们的生活,并由此有了“在线饮酒会” (オンのみ/オンライン飲み会)的专门用语。

在线饮酒会

简单地说,在线饮酒会就是在不同地方的人按约定的时间在电脑前摆好各自准备的酒类饮料以及下酒小吃,隔着电脑画面与伙伴边吃边聊。

title

在线饮酒会

一位活跃在NPO领域的日本朋友介绍道,禁足后,各种机构和团体以当前局势为题的远程在线讨论活动多了起来。若是在平时,大家都要从各地赶往会议地点,结束后免不了一起去居酒屋小聚,举杯犒劳之外抒发一下当天活动的感想。疫情阻断了异地移动,网上讨论的便利反倒让会议变得频繁起来,而正题会议后需要一些轻松的话题,或者是核心成员还要继续深化内容,非正式性的谈话在酒类的催化中气氛就会变得活跃,话题也会变得丰富多彩。

这位朋友的妻子是一位职业女性。新冠肺炎流行开始之后,待在家里的夫妇俩因为不同的在线会议和各自的朋友圈交流而有了连续不断的在线饮酒会。朋友自嘲地说,客厅充满谈笑,两个人却是各自面对电脑的交流和互不相干的话题,不同时机地对着电脑开怀举杯的情景实在有点滑稽。尽管这样的方式提高了与他人沟通的效率,方便且环保,但是彼此间的紧密感和满足感不如线下交流,面对面的谈笑中能够多方位捕捉到对方更多生动的信息,交流会更为自然和深入。

在日本,线上会议和视频沟通并不是疫情之后才有的,最早的Skype和现在的Line(类似于中国的微信)等早就为人们提供了沟通的便利,远程会议软件Zoom一年多前就已经进入日本。人们只是使用这些工具用于沟通,却没借助它们进行在线饮酒。人们更愿意以自己的感官从相互斟酒和交谈中获得刺激,在被情绪推动的气氛中延续或深化话题。也可以说,在一起喝酒是想借助于酒水与他人在轻松的气氛中实现精神火花的撞击和内心世界的交融。

title

笔者家里常备的酒类和饮料

有过多次牵头和参加在线饮酒会经历的朋友对在线饮酒会的社会现象有如下解释。

日本社会习惯‘表里不同面孔’的处事方式,很多人以‘对外的面孔’在日常中掩饰着自己本来的脾气和想法,由此积累了烦恼和压力。饮酒会就是与能够彼此信赖和包容的知己聚在一起,以‘卸妆后的真实面孔’彼此诉说和倾听,由此得到认同、抚慰和鼓舞。

男人的饮酒会,女人的聚餐会,对一部分人来说就是和谈得来的人在一起吐槽,诸如对职场和工作,对家庭和社会,对政府和局势……,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话题。尽管吐槽是在排放负能量,但不利于心理健康的负面情绪的宣泄无疑具有心理呵护的效果,大概这样才能将他们平时无懈可击的彬彬有礼和笑容可掬所产生的紧张感释放出来。

疫情期间无处喝酒聚会的状况、日本特有的饮酒社交文化、远程办公带来的远程会议软件的普及这三种元素的相遇,诞生了“在线饮酒会”,它最初在使用远程会议软件的人们中流行,现在已经渗透到与远程办公无关的多种群体,在使用Zoom的人群中,它也被称为“Zoom饮酒会”。

线上线下共存的新型饮酒社交

“紧急状态宣言”解除一个月之后,东京的新增感染人数开始回潮,6月下旬起,以年轻人为主的感染者增加,尤其是东京夜间娱乐商业区的从业者比例较大。7月以后,朋友聚餐、家庭和职场内感染案例较为突出,截至7月10日,东京每天新感染人数都在刷新疫情发生后的高峰纪录,日本上下都在唯恐疫情从东京蔓延到其他地区,同时也在关注东京何时再次进入紧急状态。

title

截至7月11日的东京日增感染人数(图片:NHK)

政府再次强调,疫情之前的一些生活方式伴随着感染重返的风险,号召国民开始新的生活方式。如何保留原来生活方式的魅力,同时又能减少接触感染的可能性,这种与新冠病毒共存的新生活方式的摸索和坚持显得更有必要。

在线饮酒会以不必在意疫情的魅力吸引着乐于相聚饮酒的人们,同时一些不善于在他人面前袒露的人也乐于接受这样的社交,它尤其受到一些年轻人和需要兼顾家庭的女性的欢迎。

title title

首先,聚会牵头者不需要预约店家,参加者也不必特意外出,家里就是‘居酒屋’,不用担心外出被新冠感染的风险。其次,在线饮酒的气氛比较松散,自己家里随意自由许多,还节省了为打扮外表和往返花费的时间,让那些忙于家务和带孩子的人也增加了社交的机会。为此的开支由自己调整也是很多人容易参与的原因之一。

在线饮酒会社交方式的出现对居酒屋行业无疑是很大的冲击,但是真正喜欢在真实空间下的面对面交流并享受饮酒会气氛的人还是会期待约上三五知己在居酒屋一醉方休的日子,毕竟居酒屋的空间和下酒菜的味道以及与朋友在一起的开心不是远程在线聚会所能完全取代的。

在线饮酒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饮酒社交方式,这也是与新冠病毒共存的新生活方式的表现之一。其实,它给日本的饮酒社交带来了多样化,让人们有了更多社交方式的选择。

文: 欧陽蔚怡【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照片与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由作者提供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