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旅游盛况还能回到疫情之前吗?——伊势神宫之旅感触

2020年10月29日 日本风光

“Go To Travel” (去旅游)

今年7月,日本政府为了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推出了这个刺激旅游的新政,鼓励民众在日本国内旅游,并为游客提供部分住宿费和交通费补贴。为了防止因旅游造成的人群聚集和过密接触引起在旅游途中的新冠肺炎传染,日本政府要求参与实施该项目的旅游服务业企业有义务彻底贯彻防疫措施。

“Go To Travel”的优惠折扣,加上疫情渐渐被抑制在稳定状态,日本各地旅游景点曾一度降到零度的旅游消费热度正慢慢回升。长期禁足和没有娱乐活动的生活让人们十分怀念几个月前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的旅游和美食,仅仅是能够出远门、能够在旅游途中见到其他游客就足以感慨万分。

笔者和家人在9月底有了一次久违的旅游。因为日本每天都还有新发现感染者的疫情报告,我们不敢有太大的旅行计划,就去了离名古屋车程不到3小时的三重县伊势市,那里有著名的伊势神宫。这次旧地重游之行除了加深了对伊势神宫的魅力和当地的地方特色的品味之外,也直接感受到疫情对日本的传统文化和特色服务的冲击。

伊势神宫,日本人心中的故乡

伊势神宫的正式名称是”神宫”,被尊为日本神道最高地位,因为这里祭祀着日本皇室的祖神“天照大御神” (太阳神)。神道是日本自己的民族宗教,奠基于日本自古以来的民间信仰与自然崇拜,其特点是将世间万物中令人敬畏及崇拜的均视为神,从山、海之类的自然界物体或现象、祖灵、传统神话中的神祇与英雄、乃至各种幽灵等皆有神灵,“八百万诸神”的全体大神便是“天照大御神”。

title

今年9月参拜神宫的人们           疫情前参拜内宫的情景

神宫的祭祀按照古代传统一直传承至今。一年中按规定的日期和时间内举行的恒例祭有1600次,因皇室或国家大事还会举行临时祭。1年前平成天皇退位,令和天皇诞生,新旧天皇都分别到伊势神宫进行了向祖神报告的仪式。

伊势神宫以内宫和外宫为中心,还有大小125个神道建筑群,它们被称为唯一的神明建筑。1300前开始,神宫主要建筑每隔20年都会重新建造。迁宫传统不仅保留了日本自古以来的建筑结构和式样,20年一次的盛大仪式所需要的神道器具的制造工艺也在这个过程中被完整地传承下来。因此,伊势神宫被看作是最早的和风建筑完美原型。

title

大大小小的神道建筑

具有2000年历史的内宫和1500年历史的外宫作为日本神道最崇高的圣地,自古以来日本人就视伊势为“心灵的故乡”而深深向往。伊势当地也以丰富的自然风光,迷人的历史文化,美味的食材以及淳朴的热情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朝拜信徒,由此伊势成为日本旅游业的发源地。

300多年前的江户时代,伊势神宫周边区域已经有了游客参拜之后歇息、娱乐和购物的热闹街区——御拔町(おはらい町)至今还保留着江户时代的建筑风格和商铺繁荣风貌。石板铺成的800米道路两旁各种传统手工艺品、礼品、小吃商家毗邻相连,在御拔町中间还有一个占地12000㎡的福恩小街(おかげ横丁),是从江户到明治时代伊势有代表性的建筑群,它们是古老建筑被移筑在这里而形成的。每天上演的传统大鼓演奏、纸戏剧表演再现了过去人们喜闻乐见的过节气氛,包括三重县的传统口味、土特产、历史、习俗和人文都可以在这里综合体验。疫情之前,这条街和伊势神宫一样,总是充满着人头攒动的国内外游客。无论是神宫里面还是御拔町和福恩小街都有很多值得细细品味的内容,未能在一次行程中尽兴的人们还会多次再来伊势,为了参拜而至的信徒就更会多次再访。

title

疫情前的御拔町

被改变的传统和服务

我们在伊势神宫附近预定了一家历史悠久、口碑不错的日式旅馆,偏高的价格在国家补贴的折扣之后显得魅力十足,享受这家旅馆的服务也成为这次旅行的期待之一。

记得以前去神宫的路上早早就被路旁停车向导的人指挥停在需要步行十来分钟的地方,这次却一路畅通地开进了神宫门口的停车场。这里本来是旅游团大巴的停车场。我们不仅看不到旅游团,相距3公里的外宫到内宫的连线巴士停止运营,取而代之的是周围“出租车 外宫→内宫 1280日元”的牌子。

title

内宫入口处 疫情之前              今年9月

宇治桥前面的鸟居是内宫的标志,高耸如云的鸟居象征着这里最高的神宫地位。宇治桥上曾经总是熙来攘往的人流,现在三三两两的参拜者倒是让宇治桥和河流两岸的全貌一览无余。鸟居是神宫附属建筑,代表神域的入口,用于区分神栖息的神域和人类居住的世俗界。在进入正式鸟居的旁边建有“手水舎”。很早的时候,人们参拜神宫必须先到河中洗净身体。时代的进化以及河水的污染,河流被象征性的手水舍取代,参拜者在这里洗手漱口净身后再前往神社参拜。

title

神宫的手水舍和水槽上的勺子(来自伊势神宫官网)

当我们走进手水舍时看到立在手水舍旁的提示板和水槽四周自动流水装置,因新冠水槽上的取水勺子被撤除了。所有来人都感到惊讶,也表示理解。日本人从小参拜神社就会学着参拜前的洗手:“首先用杓子取一瓢水,洗完左手,右手之后,再将水倒在手里漱口,再洗一次左手之后,以杓子中剩下的水来清洗杓子”,这已经是人们参拜神社的基本常识。

title

现在的“自来水”似的洗手净身完全没有了仪式感

如果因为避免接触传染而不再有取勺子洗手步骤的话,不仅外国人再也无法感知日本人朝拜神灵仪式感的一部分,更无法从这种仪式中感受日本人与神灵靠近的内心过程。不用多久,日本人也会习惯“自来水”洗手,放在水盘上的勺子的风情将会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

如果说神宫的手水舍让人感到一些失落的话,参拜结束后御拔町的街景更让人体会到新冠流行给旅游行业的冲击。这条街紧靠神宫,伊势神宫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日本人对神宫的敬仰会使客人源源不断地涌向这里消费——大概疫情之前谁都会这样想。凡是去过伊势神宫的人都会联想到御拔町摩肩接踵水泄不通的场面,而今却是路人寥寥无几。

title title

修学旅行而来的中学生

title

因为不是周末和节假日或许更显得客人稀少,偶尔看到的一群修学旅行的学生们的欢笑抹去了一点街道的冷清。大多数店铺都是店员期待客人入店的神情,每个店门口都摆着消毒液和“请带口罩,消毒手指”的提示牌倒是特别显眼。

title

店门口的手指消毒佩戴口罩的提示

我们中午进入一家当体特产的海鲜食堂,这家店子看上去应该是很受欢迎的规模,味道和价格都很让我们惊喜,同时也对诺大的店堂只有很少的客人而担心店主的生意。

title

餐桌之间或是有隔板,或是拉开了距离。餐桌上都有提示保持社交距离的牌子

结束观光来到旅馆,设施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般设置的酒精消毒处让人感到经营方为了让客人放心所采取的严密措施。每到一处都被提醒手指消毒戴口罩,在享受旅馆特有的日本传统服务的时候,我们曾经习惯的旅馆服务内容和形式都发生了变化。

title

旅馆门口的消毒装置            餐厅门口的脚踏消毒装置

title

电梯口的消毒液和提醒戴口罩的牌子。墙上的提示牌说明乘电梯人数有限制。电梯内也有保持距离的脚印标识,而且连站立方向都给表示出来,希望客人背对而站

泡温泉是旅馆的魅力之一。来到温泉浴室入口处,首先看到“限制进入浴室人数”的牌子,可以同时使用人数减少到可容纳人数的1/3。更衣室插有钥匙的更衣柜之间是被锁上的更衣柜,柜门上贴满了“使用人数有限,请相互谦让使用”,“请注意保持社交距离(1m以上)”。旅馆通过这种方式控制使用人数并提醒顾客不要密切接触。

title

温泉享受结束后化妆间里免费使用的各种护肤护发用品既是对客人的服务,也是为了让客人试用后在旅馆礼品店购买心仪商品的常用推销方式。但是,这些全都看不到了,引入眼帘的只是写有“电吹风被撤走,请使用自己房间里的用品”的告知牌,小包装的男女护肤品护发用品都被放到客人房间的洗面台上。

title

为了方便客人,也为了促使客人的额外消费,以往在客人房间都会放一些收费的点心、饮料或酒类。现在的客房里除了客人数量的茶袋和咖啡之外,冰箱里只有人头数的矿泉水。

用餐时看到餐桌上放着一个对折的纸夹,服务员说,这是用来放口罩的,可以防止用餐时客人的口罩被烫菜弄脏。疫情让很多方便的物品消失了,却诞生了这样一个温馨服务,由此可以感受到旅馆服务为提供贴心服务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title

餐后寻找牙签却没有在视线里看到,结果是找到服务员才得到几根有包装的牙签。牙签瓶(盒)的方式也被认为是很不安全的了。过去在各种地方用餐可以看到放牙签器具样式繁多,风格各异,店家们通过小用具的独具匠心不仅让客人感受到他们的贴心服务,同时也能够品味到店家独自的雅趣,这也是老铺旅馆的魅力之一。

在这种特殊时期,服务方式的变化给客人带来一些不适和不便,客人们都能够理解和体谅,但是也不能否认日本的传统服务的魅力也因此而失去了很多雅致和情趣,这些不能不让人感到怅然和遗憾。新冠病毒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次旅行感受到的传统文化和服务行业的变化非常直接地告诉人们,疫情不去,就再也回不到之前的状态了。

文/图: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