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洋第一车站的血色往事,两位首相的人生终点

2020年11月20日 文化历史

车站是个迷人的地方,有人在这里别离,有人在这里相聚,每天都在上演着一幕幕的迷你剧。

东京站是全日本列车班次最多的车站,大正时代的红砖建筑,被称为“东洋第一站”,动工于日俄战争结束后的1908年,竣工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的1914年,启动仪式是跟日英德青岛战役的陆军司令——神尾光臣的班师回朝欢迎会一同举办的。

1935年末代皇帝溥仪来日,昭和天皇在东京站迎接;1938年希特勒青年团来日,于东京站前列队敬礼;1943年500万日本兵从东京站出征,投入太平洋战争……东京站的历史,记录了这一场场的战争,并且目睹了车站变为流血舞台的一幕幕。

title

东京站,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红砖建筑

这里,曾经发生过两起影响日本历史走向的首相谋杀案。

第一起,发生在东京站丸之内南口的改札口外,被谋杀的是日本第19任首相原敬。

原敬反对大隈重信内阁提出的对华二十一条,禁止向北方政府贷款和出口武器,主张促进中国南北政府统一。 在就任首相后,他多次拒绝接受华族爵位,被日本民众称为“平民宰相”。

1921年11月4日,原敬为出席第二天在京都举行的立宪政友会,前往东京站,在众人的围送中走向改札口。这时,一名青年冲出人群,手中短刀刺穿他的右肺直达心脏。

半小时后,原敬的夫人浅和内阁成员陆续赶到,而原敬已经咽气。浅夫人没有落泪,强撑着为丈夫清洗伤口,整理仪容,不让任何人插手。

浅夫人,原本是位穷街陋巷里的下等艺伎。原敬与外交家中井弘的女儿贞子分居后,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雇用一辆人力车把浅夫人接到了私邸。尽管没有正式的婚礼,但直到原敬去世,浅夫人都是私邸里唯一的女主人。

原敬遇害后,浅夫人还去找过立宪政友会的前任总裁西园寺公望,商量如何处理丈夫留下的财产,最后是将财产全部交给了继任总裁。九清华出身,一向眼界极高的西园寺也不得不说:“一般女人成了寡妇,就会变得蛮不讲理,浅夫人,真是位了不起的女性。”

首相殉职,当是国丧。但原敬很早就写下遗书,“在东京不办任何形式的送别会,遗骸送往盛冈的大慈寺埋葬,墓碑上除名字外,不许刻地位阶级勋章。”

在原敬下葬那天,浅夫人对丈夫的挚友中村省三说:“中村君,请您务必记住这墓的深度,我将来入土时,也一定要挖的和这一样深,不要让我入土后还上上下下地去找他。”原敬逝世两周年,他的墓旁添了一座新坟,正是浅夫人。

title

盛冈大慈寺里,左为原浅夫人墓,右为原敬墓。

第二起谋杀案,发生在东京站八重洲中央口的改札口内,遇害的是第27任首相滨口雄幸。

1930年11月14日,滨口雄幸正准备乘车前往冈山县,被右翼组织爱国社的一名社员近距离枪击,骨盆粉碎,子弹贯穿肠道。但他意识清醒,还安慰赶来救助的医生,“不要紧,不要紧,为国捐躯乃男子本怀”。

在遭遇谋杀前,滨口雄幸不顾日本军部的威胁,签订了伦敦海军条约,大力裁减日本军备。在当时的大日本宪法里,天皇是陆海军统帅,而滨口雄幸作为首相,在没有天皇的授意下,便着手裁减军备,被认为是侵犯了天皇的“统帅权”。

内阁里不断有人进言,此举势必刺激尊奉天皇的右翼组织,首相周边应强化警卫,但滨口雄幸认为这是财政浪费,不予批准。自原敬被谋杀后,首相利用东京站必须戒严,禁止一般乘客靠近,可是人称“雄狮宰相”的滨口雄幸,偏是个顽固、寡言又说一不二的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出行,影响到其他乘客,下令取消戒严。这些,都给了刺客靠近的机会。

title

东京站,八重洲中央口内,滨口雄幸遇害处

在遇害前,滨口雄幸任命井上准之助做大藏大臣,发誓与其合力重振国家经济。他语重心长的对井上准之助说,“这个差事,是要豁出命来干的,我已经准备好了把这条命献给国家,希望你也能有这样的觉悟。”

一语成谶!在滨口雄幸下葬的四个月后,井上准之助就被血盟团成员谋杀,身中三弹,与滨口雄幸同眠于青山灵园。

如今的东京站内,地上和地下各设有一个太平间。因为在这个舞台上,还是会有突如其来的疾病、事故、自杀…… 这里既是起点,也是终点。

文/照片 庄舟
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