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蚕种祭话今昔(下)牵动朝野千年的一根蚕丝

2020年11月18日 文化历史

公元195年,秦始皇第12代传人“功满王”东渡日本,向当时的仲哀天皇献上了珍贵的蚕种,由此拉开了日本养蚕丝织业的序幕。位于山口县下关市长府宫内町的忌宫神社被认为是“功满王”献上蚕种之地。因此,每年3月28日,忌宫神社都会举办一场规模盛大的“蚕种祭”,以此来纪念蚕种东渡及养蚕业对日本的贡献。作者有幸于2016年亲临现场,考察了祭典活动。

当代织女

位属山口县下关市的忌宫神社作为日本最初迎来蚕种之地的象征,在日本养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昭和8年(1933年),当地政府和养蚕织锦行业、工商业各界与关注地方发展的乡绅、知名人士、教育界、文化界联手,发出了以史为鉴、振兴风土、传承文化、光大传统、共建蚕种发源纪念碑的呼吁。不久,他们便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积极回应,征集的捐款数额超出了原定设想目标的一倍。于是,他们选取一块曾经用于建造历史名城大阪城的巨石,打造出了“蚕种渡来之地”壮观石碑,树立在忌宫神社,并将春暖花开的3月28日指定为纪念蚕种东渡的祭日,通称“蚕种祭”,每年都在纪念碑前举行祭祀活动,以传世代。

title

忌宫神社内的“蚕种渡来之地”石碑

石碑成为当地的一道特有风景,同时也凝聚了古往今来上下求索的人流。人们的向往和追求无形之中孕育出一份心声:编织源远流长的精神之绊,链接广泛深入的联动。于是,忌宫神社的老主管便统领人们将美好的祝愿化作现实,这就是集世代民众同心参与的“蚕种祭”

1980年3月28日,首届祭祀活动开始启动。他们在石碑前栽下三棵桑树,还从附近的村落请出依然遵循古时习俗,使用千年传代的织机织布染色的农妇现场表演。现在,自祭祀之初便参加表演的两代织女都已作古,她们的弟子、六十几岁的堀裕惠女士继承了这一事业,每年的3月28日都在祭祀场地进行义务表演。

title

蚕种祭现场

title

蚕种祭奠上的“重头戏”——再现古老的传统织机以及古代纺织情景

title

展示用古老的传统织机织出的丝绸

title

供奉给蚕神的祭物

title

招待参加蚕种祭到场人员的特制蚕茧形糕饼和桑叶形茶具

皇室与养蚕

在石碑近旁的宝藏殿内,我发现了一件珍贵的收藏品:贞明皇后亲手养育的蚕茧。

title

贞明皇后养育的蚕茧

贞明皇后(1884年7月25日~1951年5月17日)是当今上皇的曾祖母,大正天皇之妻。“贞明”二字出典《易经》, “日月道贞明”。贞明皇后人如其名,精诚祈求和平,终生关注并亲自参与养蚕等传统妇德活动,并且真切地为惨遭战争之苦的百姓而痛心疾首。

日本皇室与养蚕业渊源极深。《日本书纪》中明确记载:雄略天皇引导皇后“采桑养蚕”。也有日本史学家指出,由皇后主持参与的祭祀养蚕仪式始于8世纪初的日本皇宫。而后虽出现了断续,当今皇室每年都要举行的祭蚕和养蚕的各项仪式则开启于明治时期,明治天皇的皇后、昭宪皇太后是近代以来第一位主持该仪式的日本皇后。

title

香淳皇后养蚕情景

明治维新前后,丝绸是日本最主要的对外出口商品,养蚕丝织业一度占据了日本出口贸易的头鳌。为了鼓励养蚕丝织业的发展,日本皇室决定效仿中国,每年举行鼓励男耕女织的仪典,祭蚕和养蚕的各项仪式由此复苏绽彩。自此,历代皇后开始“亲蚕”,亲自参与从养蚕到收获蚕茧后的抽丝等全套过程,还参与丝织品的设计与应用。比如制成艺术品等赠给外国贵宾,修补日本世传重要文物等等。昭和时代后期,曾一度出现停止皇室饲养名为小石丸的日本本土品种的说法,由于当时的皇后、当今的上皇后美智子的坚持,不仅小石丸蚕品种得以传承,祭桑和养蚕等仪式也得以完善延续。

title

当今上皇后养蚕情景

title

记录当今上皇后养蚕的书籍及书中介绍的养蚕日程

title title title

使用小石丸蚕制作的织锦用来修复正仓院的文物

明仁天皇在位期间,美智子皇后在红叶山养蚕所饲养着约12~15万条蚕。这些蚕所生产的生丝被用于修复自8世纪以来皇室在奈良正仓院保存的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2014年,日本在巴黎举办了一场名为“蚕绊——皇室养蚕与古代丝锦以及日法丝绸交流”的展会,介绍了皇后的养蚕成果以及日本的养蚕制丝历史文化。该展会的纪念文集中,开门见山的指出:养蚕的发祥地源于中国。

今年5月26日,雅子皇后接过了美知子上皇后的事业,开始了新任皇后的“始蚕”事业。爱子公主制作的蚕桑手工也在电视上得以披露。6月18日NHK教育台和6月21日日本电视台重播了新皇后母子的蚕桑之情,坐在电视旁的我便拍下了几张相关照片。

title

雅子皇后养蚕情景

title

爱子公主在观察蚕的生长情况

title

电视画面中的图片为爱子公主拍摄的蚕桑绣球手工

蚕丝的现代应用

日本民间的养蚕和织染技术可以追溯到3世纪。尔后,在东渡日本的大陆技工的指导下,养蚕丝织业不断地发展起来。近代以后,随着规模化养殖的普及及科技的发展,日本已很少看到传统的人工养蚕了。但在先进技术的支持下,除了传统的纺织业,蚕茧有了更大的应用空间,活跃在化妆品、食品、医药等多个领域。代表性商品有蚕丝面膜、横滨丝滑杏仁巧克力等。

当今世界,除了日本和中国,还有印度、泰国等五十多个国家还或多或少地延续着养蚕事业。其中,有八个国家的产丝量总和占全世界比例的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分别是中国、日本、印度、巴基斯坦、泰国、巴西、越南和朝鲜。其中生产量最多的是中国。

养蚕业源远流长,然而随着时代进步,机械化的普及,传统的养蚕业越来越难保持可持续性发展。这是一大课题,也是传承蚕桑文化所面临的严峻考验。希望始于蚕桑的智慧燃升一带一路,拓展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图。(全文完)

注:本文首发于2020年11月6日《人民中国》,经作者修改后重发于“客观日本”。

文/图片:王敏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