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安倍后任,是击溃“石破”的“菅”新冠对策政权

2020年09月09日 文化历史

在安倍首相表示将辞职的同时,自民党内挑选后任党首和首相的动向正迅速发展。以干事长二阶俊博为首的班子正有条不紊地主导着挑选工作;而民众呼声很高、本人也意望积极的原干事长石破茂却遭遇彻底封杀。

title

图片:左,官房长官菅义伟;右,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时事通信社)

安倍和麻生都讨厌石破茂

日本的政治不会因为“政策”而动。即使看似在围绕政策展开争论,但实际上只是假把式而已。日本的政治会因为“喜欢”或“讨厌”而动。也会因为是否对各路政治家、政党,或是派阀“有利”或者“不利”而动。对于日本这个国家和国民是好是坏,并不会成为决定政治行动的根本因素。

安倍晋三非常讨厌石破茂。麻生太郎也讨厌石破茂。两人都曾在担任首相时期有过被石破茂“逼宫”的屈辱经历。麻生和安倍对人的好恶都表现得情绪激烈。尤其是安倍,即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绝对不会原谅任何轻视过自己的人。在为时任外相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担任秘书的时代,曾被当时的官僚欺负得够呛。这就是安倍讨厌财务(大藏)省官僚的根源所在。

他比较信任过去没有太多接触的经济产业省和警察厅的官僚,于是这批人在首相官邸把持着大权。其中的大佬级人物,就是经产省出身、从总理秘书升格到助理的今井尚哉。同时,警察厅出身的官房副长官杉田和博也掌控着各个中央部门的官僚人事权,威慑力巨大。安倍绝不会放过自己讨厌的人,哪怕只是接触过一次。而针对自己欣赏的人才,就算是离职之后,也会照顾到底。因此,安倍身边的官员全都会变成应声虫,负责采访安倍的媒体记者则会变成权势者的御用文人。

一直期盼卷土重来的菅义伟

2007年,安倍因溃疡性结肠炎宿疾辞去总理职务后,从事务所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聊几句”,于是我们两人单独去了赤坂的一家小餐馆。我猜当时他刚从庆应医院出院。他没有说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只是一脸憔悴的样子在听我说话。“因病下台是挺难过的,但今后应该作为一名政治家,踏踏实实地做出成绩,这样肯定能闯出一条路”——我记得大致是这么鼓励他的。

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后来他又重回总理之位,甚至成为了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大臣。而在那时,菅义伟已经下定决心,要凭借安倍再次一决胜负。“以那种方式下台的政治家不可能再当总理了。最好别折腾了”——菅义伟断然否定了我的这番话,表示“你不了解安倍那近乎可怕的领导能力和魅力”。

我看了他的第二次“离任新闻发布会”电视转播,觉得安倍第一次在发布会上使用了自己的语言。他没有采用在眼前“提词器”展示的讲稿 ,说话没有虚张声势的感觉。一位看了转播的自民党大佬级议员评论称,“看来,他之前在国会答辩时的粗暴表现的确是由溃疡性结肠炎发作的燥郁状态造成的”。

机关算尽的第二次下台大戏

尽管这次看似是突然表态辞职,但无论是辞职时机,还是后来的选举继任党首程序,都可谓是机关算尽。两度入院检查时间过长,导致政界议论纷纷,“安倍溃疡性结肠炎复发”“恐将年内下台”之类的传闻甚嚣尘上。现在唯一能够影响政局的媒体——《周刊文春》报道称,“安倍病情复发,后续将是菅新冠暂定政权”。但即便如此,多数人还是认为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在于说明安倍的身体情况和新冠疫情对策。

安倍是独自决定辞职的。从目前来看,不像是和别人商量过的样子。2020年9月到10月之间,由于要出席纽约联合国大会、调整内阁人事、召开秋季临时国会,还有防控新冠疫情等原因,所以日程安排是空白的。这段时间要加入更换总理的所有必要日程安排。这样一来,就不用通过党员投票和国会议员投票相结合的自民党大会来选举后任党首,只需要举行相当于自民党大会的两院议员全体会议+都道府县代表投票即可。那么,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要求举行党员投票的呼声或许就会消失。

突然宣布辞职这样的冲击,可以平静安倍首相心中“反正绝对不会同意石破茂接任”这个怨念。他最开始想到的是岸田文雄。但如果党首选举变成事实上的“石破×岸田”的对决格局,那么岸田很可能会失利。绝对能够战胜石破茂的候选人,也就是“将要继续同新冠疫情战斗的总理”,非菅义伟莫属。若是菅义伟当选,那就相当于安倍政权的延续,他很熟悉疫情防控对策,而且在直到明年秋季的安倍任期内,可以保持疫情防控对策的连续性,算是师出有名。

维持安倍政权政治基础的换头政权

本应成为岸田后盾的古贺诚感到岸田还是欠点火候。另一方面,古贺跟菅义伟的关系发展迅速。而且菅义伟与二阶俊博的关系也不错。没有派阀的菅义伟恰恰拥有不属于任何派阀的优势。如果麻生、岸田和竹下派都附和安倍所属的派阀——细田派,那么很快就会诞生菅政权。如果只是一年的话,也能得到岸田的理解和支持。

问题在于总是跟菅义伟格格不入的麻生太郎会怎么做。让麻生感到头痛的根源是派内的河野太郎。如果河野太郎要参选,那么麻生派就会分裂。如果菅义伟参选,那么因为牵涉到神奈川县(菅义伟和河野太郎都是在神奈川县当选的议员),河野也比较容易放弃参选。

最终的战略就是,原封不动地维持目前安倍政权的政治基础,只是换个老大。菅义伟在秋田县念完高中后来到东京,进入一家纸箱厂工作,两年后读了法政大学的夜校。后来大学方面将他引荐给了毕业于法政大学的政治家、时任众议长的中村梅吉,此后进入了同属中曾根派的小此木彦三郎事务所。后来菅义伟开始全面扶持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铃木也念过法政大学的夜校。这种细腻的人际关系正是菅义伟的本质,政治手法与其师梶山静六如出一辙。

正因为如此,让这位将安倍再次扶上总理之位,作为官房长官一直支持着宪政史上最长政权的菅义伟来接手安倍政权也出于同理。

菅义伟的人生充满了当下非常少见的田中角荣神话般的魅力。在精英出身的政治家占多数的背景下,菅义伟这种历经磨练后出人头地的故事或许更能打动大众。

不过,同是东北人的我也担心是否真的没问题。菅义伟老家在秋田县靠近山形县的地方,好像与山形县出身的我在声音和说话方式上都非常相似。以前我们曾在电视上对谈过,据说如果不看图像的话,根本分不出来哪句话是谁说的。

一年以内会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任期也将在明年9月届满。“暂定政权”转为正式政权并没有那么困难。如果在解散众议院后举行的大选中获胜,那么不需要任何操作,就会自动变为正式政权。(敬称略)

作者: 田势康弘
文章转载日 日本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