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群众演员”

2019年10月28日 文化历史

常有短暂来日本的外国游客说,这个国家特出片儿,随手一拍就是有情趣的场景。私以为,这跟日本人很会“演出”有关。

“演出”,在日语里,除了登台表演外,还有特殊的剧场效果的意思。加上日本这个国家四季特色鲜明,的确是一个天然的电影布景。

曾经荡舟嵯峨岚山,在小船快到折返点时,清凉的山风和悠远的笛声同时扑面,撩动了衣襟,也撩动了心绪。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 群众演员

人在船上,举目四顾。一个黑发女子,坐在右岸突起的乱石上,半闭着眼睛陶陶然吹奏横笛。蓝衣绿裙,与左岸岚山那夏末秋初的青绿斑斓是如此的相近。

流水潺潺,竹林沙沙,仿佛都在同横笛合奏,就连刚刚还喧嚣热闹的游客和小贩们的声音也瞬间消失了。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 群众演员

消失是不可能的。大概大家都同我一样,为了更好的听到这合奏,闭上了嘴,停下了动作,就只是静静的企图抓住这一刻。这一刻岁月长,天地宽,见山不是山。

一曲结束,女子自顾自的提着裙摆离开。那些桥上的众人啊,甚至连她的身影都没能瞥见,更至始至终不知道笛声来自何方。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 群众演员

据船家说,这女子只偶然在周末出现,如果是天气好的下午,能对着河面吹上一阵子。“大概是住在附近的人吧”。

迤迤然而至,飘飘然而去,这自发性的“演出”啊,哪怕再去多少次京都,都恐难重现这一刻的效果,这戏剧性的效果。山上风吹笙鹤声,山前人望翠云屏。

我这一生,怕是都忘不掉那天的风、笛、水、舟、人与心境。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 群众演员

舞伎、艺伎,是永远令人憧憬的存在。尽管早过了年岁(舞伎在15岁到20岁左右),但硬是厚着脸皮在祇园体验了一番。选择服装时,直觉地挑了一个碧蓝碧蓝白花开半的西阵锦,工作人员给搭配的是深红色带金线竖纹的腰带,全长有5米多,色彩对比很是强烈。

经历了水化妆、半假发、一笔襟足、羽二重后,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在踏上木屐前,还被耳提面令的教育了一番。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 群众演员

“身为舞伎,外出不可以拿自己的私人行李,不可以在外面进食,不可以购物,不可以携带相机手机和钱币,不可以与男性同行,不可以……”言下之意是,当你穿上了这套行头,你就必须扮演这个身份,像真正的舞伎一样约束言行举止。

一上街,两侧的店家就像见到真正的舞伎一样,跟我打招呼,仿佛是在温和的提醒,“你要认真演下去哦”。几位闲逛着的日本摄影爱好者,也是先来征得允许,再退开两步的距离拍摄,拍好后还会鞠躬致谢,以对待真正的舞伎的形式,来配合你的“演出”。

在日本乐得做一名 群众演员

其实,穿着浴衣去参加市町村的乡土祭,樱花树下席地而坐小酌漫谈,红叶胜地买包热腾腾的炒栗子,每天的餐桌上灵活搭配各色豆皿,饮茶的时候铺上一方茶巾……这些都是“演出”,是为了不辜负此时此刻此景所作出的一种与周围环境、气氛、人文的互动。

我很乐于在日本这样一个天然的电影布景里,成为一名“群众演员”,平静且丰富。

文图 庄舟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