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2019年07月18日 文化历史

日本的大学校园里,存在着很多公开或半公开的战争遗迹。比如庆应义塾大学的日吉校区里有旧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司令部,东京学艺大学附近有旧日本陆军技术研究所的境界石,成蹊大学里有地下防空洞遗址,东京家政大学板桥校区一带是旧日本陆军东京第二造兵厂;国际基督教大学本馆的前身就是中岛飞机三鹰研究所,明治大学里有旧日本陆军的登户研究所等。

而将这些战争遗迹,直接作为和平教育纪念馆的,目前日本大学中还只有明治大学一家。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1991年,长野县赤穗高等学校的几名学生,将课外活动的研究课题锁定到一个神秘的所在——登户研究所。他们打小就零零碎碎的从周围大人的口中得知,在二战即将结束前,长野县内曾经迁移过来一个名为“登户研究所”的旧陆军机构,而这个机构是跟“特务”、“杀人光线”、“伪钞”、“生化武器”、“气球炸弹”等词汇捆绑在一起的。这唤起了年轻人强烈的好奇心,于是开始自主调查,并计划在学校的文化祭上展出。当时,担任课外活动顾问的,是一名负责教会计账目的教师木下健藏。在学生们的请求下,他也参与了调查。

通过翻阅战前的新闻,学生们得知,当地出过一名叫伴繁雄的将校,因为在登户研究所里表现出色,曾获得日本首相兼陆军大臣东条英机的嘉奖。于是,木下老师就骑着自行车一趟趟外出寻访,终于找到了伴繁雄的住址。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日本战败后,陆军省军务课曾下达“特殊研究处理要纲”,命令研究所销毁全部资料。再加上相关人员在战后选择了沉默,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历史真相都没能浮出水面。伴繁雄本人也在战败时发誓,绝对不会泄露研究所里的秘密,就连对妻子都不曾说过。但当这些高中生们一遍一遍地找上门,诚恳地提问,他的心灵防备也渐渐被攻破。

“日本真的和美国打过仗吗?”“日本真的侵略过其他国家吗?”这些无知的不能再无知的问题让伴繁雄感到震惊与担忧,一种比泄露自己的秘密更为严峻可怕的担忧。日本的战争教育太失败了!对历史事实的传达太欠缺了!

在这种心情的驱使下,伴繁雄找到并说服自己从前的同事、下属,自发地搜集证言,汇集成了一本自传——《陆军登户研究所的真实》。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二战结束后,庆应义塾大学和北里研究所、川崎国民学校都相继利用过登户研究所的建筑物做过课堂。1959年,庆应义塾大学又将这片土地转让给了明治大学。因为建筑严重老朽,几经拆换重建,目前校内只剩下一块巨大的动物慰灵碑,以及很容易被忽略的有着旧陆军标志的消火栓。曾经做过生化实验的36号楼,被明治大学辟出来建立了和平教育登户研究所资料馆。

在资料馆里,可以看到当时日本为了扰乱中国的经济,制造了价值45亿日元的伪钞,其中有30亿实际流入了上海。民国时代纸币的制造,综合了英国和美国的印钞技术,所以该研究所在制作民国伪钞的同时,也制作出了英领地的伪钞和美元伪钞。日本特务为了潜入苏联得到情报,还利用研究所伪造过一批护照。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明治大学教授、和平教育登户研究所资料馆馆长山田朗对笔者介绍,“现在的日本年轻人,都是不知道战争的一代人,甚至连他们的爷爷奶奶都可能没经历过战争,所以没机会了解战争,也没机会听到有关战争的话题。但在他们学习的这片明治大学生田校区的土地上,却真实地存在过一段战争的历史。这也是明治大学建立这个资料馆的用意所在,希望日本的年轻人能有机会学习、了解战争的历史,认识到战争不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过去。他们所在的这个校区里,曾经就是秘密战争的舞台。”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但据笔者了解,明治大学的每100名学生里,大概只有1到2人进过资料馆,反不及其他大学历史系的学生来得多。在生田校区上课的,都是理工科专业的大学生。特定环境下,理工科人才极容易陷入只追求研究成果,忽略伦理和人道的情况,就像研制出被奥姆真理教用于制造地铁恐怖事件的沙林一样。

伴繁雄也在自传中透露过,“刚开始做实验还有排斥情绪,但逐渐就习惯了,甚至变成了一种兴趣,如果药效明显,就感到很高兴,完全没有杀死人的罪恶感。”

明治大学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和平教育纪念馆

事实上,科学技术、生化技术的发展与进步同战争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有“是战争推动了科技进步”的说法。登户研究所虽然已经是过去式,但谁也无法确定未来不会再度出现。在国家荣誉面前,人性有着不受控的复杂。一旦政治上或者经济上给科研工作者施压,必将会影响其自由度和自主性。

科技进步不仅关乎个人荣誉和国家繁荣,更应该以人类文明的延续为基础。在亚洲各国纷纷高举“科技兴国”大旗的今天,明治大学和平教育登户研究所资料馆的存在,应该被更多人知道和了解。

供稿 庄舟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