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2019年06月21日 文化历史

2019年4月30日,随着明仁天皇的退位,平成时代落下帷幕。本文将回顾平成文化的发展脉络,梳理它在连接昭和与新时代的这30年间的发展轨迹。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AKB48女团的公演周开始,举办了首场公演是“Team A:单独演唱会--绝色尤物” (2019年1月12日,东京都内,时事社)

告别昭和的30年

1989年1月,长达64年的昭和时代落下帷幕,平成时代(1989-2019)的序幕自此开启。“平成”是由两个汉字组成,一个是“和平”的“平”,一个是“成为”的“成”。这个名字里暗含着抛却上个时代的所有象征物,开创新气象的愿望。昭和年间,太平洋战争、袭击珍珠港、两次原子弹爆炸、战败后的困窘......日本国民遭受了无数的苦难,另一方面是泡沫经济堆出的盛世繁华和全世界都在吹捧的“Japan as Number One”。

而进入平成时期后,仿佛一夜之间,整个空气都开始平稳了起来。但如今回首一看,这却是一个社会发生了严峻变化的时代。一方面是长达20年的经济下行,另一方面也是少子老龄化和“家里蹲”之类孤独化的两座大山重压之下的30年。如果说昭和是“豪言壮语的时代”,那么平成就可以说是“小型化和合理化的时代”。就连流行偶像也都变得小型化。以邻家哥哥的人设为卖点的J家少年,AKB48的纤细萌妹前田敦子等等,跟以往相比,偶像也走下神坛,来到了粉丝的身边。并且,被誉为“平成歌姬”、娇小妩媚的安室奈美惠也于2018年9月,为自己长达25年的璀璨星路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从“工作”中寻求自我价值的女性

平成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处理昭和留下的“负资产”,为此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例如,以往公共厕所一般都是和式蹲坑,而现在则基本都换成了享誉全球的日本产智能马桶。据传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对智能马桶非常推崇,甚至在白宫里也安装了几台。

此外,以往象征着青春期女高中生的“水手服”也辉煌不再,最近充满知性美的“西装式”校服更受欢迎。平成创造出了“Girls' Culture(少女文化)”的时代。不过另一方面,也出现了把女学生变成流行元素,压榨其商业价值的“JK(女子高中生)经济”和“见怪不怪”现象。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最近充满知性美的“西装式”校服开始受宠(PIXTA)

平成时代,也是许多女性开始意识到跟经济实力相比,恋爱就是浮云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想因为没有经济实力而沦为昭和时代的母亲那样,被家务琐事和单调无趣的婚后生活所束缚。昭和后期流行的电视剧里,爱情和结婚是女性幸福的两大要素,而平成的电视剧不仅仅有爱情,也开始塑造从工作中发现自我价值的女性群像。

在吉卜力工作室和宫崎骏导演制作的动画作品中登场的少女们,就是这类朝气蓬勃的平成女性形象的投影。她们自立自强,厌恶伪善,追求真实,她们面对考验也毫不退却,勇敢地逆风前行。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动画长片《千与千寻的神隐》杀青记者会上的宫崎骏导演。2001年7月10日东京都千代田区帝国酒店(时事社)

从村上春树到《海贼王》

平成文化的代表人物多如繁星。其中之一就是小说家村上春树,虽然每年诺贝尔文学奖都在陪跑名单上,但至今还未抱得大奖归。搞笑艺人又吉直树凭借第一本中篇小说《火花》斩获芥川奖,该作品还被Netflix 影视化,拍成了电视剧。漫才师出道的北野武成为媒体界大咖,摩托车事故后东山再起,华丽转身成为了享誉国际的电影导演。1997年《花火》荣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子奖。之后他又不断展现出多才多艺的一面,最终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获奖声望颇高的村上春树再度陪跑,书迷为之惋惜。2016年10月13日东京都杉并区(时事社)

导演是枝裕和与河濑直美从小津安二郞和黑泽明手中拿过接力棒,成为国际电影节的常客。2004年,在是枝导演的《无人知晓》中担纲男主、年仅13岁的柳乐优弥,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封帝,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戛纳影帝。是枝导演的另一部力作《小偷家族》,也在2018年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是枝裕和导演凭借《小偷家族》荣获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展示奖杯。2018年5月(日本网编辑部)

在动漫领域,《名侦探柯南》、以路飞为主人公的《海贼王》等人气漫画纷纷动画化,TV版和剧场版也空前火爆。《海贼王》还被收入进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成为单一作品销量最高的漫画,截止到2019年3月,全球累积销量超4.5亿本。此外,去年上映的第22部剧场版《名侦探柯南 零的执行人》票房收入也突破92亿日元,完美诠释了7岁小学生侦探的绝高人气。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尾田荣一郎为支援熊本地震复兴而创作的人气漫画《海贼王》插画(提供:熊本县/时事社)

不爱泡妞爱游戏的“平成男子”

说到平成男子,绝对不能忘记他们对游戏的深情。1989年4月,日本刚刚进入平成时代,任天堂就发布了“Game Boy”游戏机,在游戏系列中也人气超群,一直到任天堂DS游戏机问世,其人气才被这个后继者赶超。不过,风光无限的任天堂双雄依然不敌索尼的“PS”游戏机。1994年上市的第一代PS机,销量超1亿台,而游戏玩家继续追捧的PS2更是卖出了1.5亿台,一举刷新纪录。

游戏从各种意义来说,都影响了平成男子的人格形成。他们感兴趣的对象都是屏幕中的二次元世界,反而极度抗拒在三次元跟真人发生直接接触。所以平成时代生育率骤降并不奇怪,男性的未婚率也远高于女性。有人预测2035年日本会有一半人不结婚,但有了俄罗斯方块、精灵宝可梦GO、超级玛丽、街霸系列这类可以宅在家里自娱自乐的神器,就算是单身狗一条,也不会感到孤独了吧。

秋元康操盘下的偶像时代

有着“媒体操盘手”之称的秋元康,也对平成男子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是昭和时代现象级女性偶像团体“小猫俱乐部”的创立者。摸准时代脉搏,挖掘出女学生巨大的市场潜力的秋元康,在1985年制作了一个晚间节目,将在该节目出镜的14岁到19岁的少女组成了一个“俱乐部”。

平成流行文化:对昭和的漫长之告别

日本音乐版权协会“2013年JASRAC A奖”颁奖典礼后,接受采访的AKB48成员小嶋阳菜(左)、渡边麻友(中)与音乐制作人秋元康。2013年5月22日东京都涩谷区(时事社)

到了2005年,秋元康在“可以去见面的偶像”宗旨下,创立了AKB48女团。他还开设了AKB48剧场,作为AKB的活动据点,并让成员之间相互竞争,争取C位。这个女团与以往偶像团体的最大差别在于跟粉丝之间的距离。表演结束后,粉丝可以跟偶像近距离接触,运气好的话,还能跟偶像握手。

此后AKB48不断发展壮大,现在,除了日本之外,秋元康还在亚洲全境推广这种女团模式,计划在2019年内成立印度女团。另一方面,宅男们也开始应援“地下偶像”。地下偶像是在特定场所活动的小众“偶像”群体。她们会跟粉丝分享自己白天在女仆咖啡屋打工的经历,或聊些诸如每天只吃拉面过活的日常话题,对于粉丝而言,她们像邻居小妹一样亲切,都是未经雕琢的璞玉。

从漫长的告别开始新的旅途

从多种意义来说,平成就是力图抹去昭和印迹的时代。但是动作却是矜持的,时而又有些感伤,就像打了一场拖拖拉拉的离婚官司一样,是一场耗时耗力的离别大戏。“令和”的新时代,是否会跟昭和彻底划清界限,又会出现怎样的新文化,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庄司Kaori
本文转载自日本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