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2019年06月14日 文化历史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是形容花的颜色;“奇花独立树枝头,玉骨冰肌眼底收”,是描绘花的形态;“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是托物言志、借花喻人。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在日本银座的松屋百货里,Mami Flower Design School举办的第20届花艺展览,就是通过花之颜色、花之形态、花之语言来表现“日本之美”。

Mami Flower Design School的创始人川崎真美子,是二战后日本第二位赴美留学的女学生。首位是日本前首相犬养毅的孙女犬养道子。大学毕业后回到日本做过一段时间《产经新闻》的记者,后又于1961年前往美国学习一年的西洋花艺,翌年在东京都大田区开办学校,成为西洋花艺在东洋的启蒙人。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花艺在日本发展壮大只有50多年的时间,所以与日本三雅道之一的花道相比,没有家元制,在表现形式上也不受制约和束缚,形式更为自由活泼。

川崎女士88岁高龄,近年鲜少露面。但她作为日本女记者的前驱之一,始终是笔者关注的对象。本次能看到她的作品真是喜出望外。她从花之语言出发,以阿倍仲麻吕的《望乡诗》为灵感,设计出了三笠山顶皎月圆的场景。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日本在1985年、2003年、2012年都出版过阿倍仲麻吕传。松田铁也的《长安之月 宁乐之月 不得归的仲麻吕》、粂田和夫《天之月船 阿倍仲麻吕传》、加藤隆三木的《唐风和月 阿倍仲麻吕传》。书名总与月相关。

阿倍仲麻吕在1300多年前作为遣唐使,于樱花盛放之际乘船出发,到达大唐时已是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他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考取进士功名,得到唐玄宗赏识,获赐中国名晁衡,并以诗会友,与李白、王维、储光羲等人成为至交。

734年,因为久别故土,双亲年迈,他提出归国请求。不想唐玄宗极力挽留,未能成行。752年,日本第11次派出遣唐使来到长安,他再一次提出申请,转年终于获批归国。大唐天子还为其专门赠诗《送日本使》。好友王维也赋诗《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

再生风波。阿倍仲麻吕所乘之船在途中遭遇风暴,被吹至越南驩州海岸。登陆后又惨遇横祸,全船170多人被杀,只得十几人突出重围。噩耗传至帝都,所有人都以为阿倍仲麻吕也不幸遇难,李白听闻后写下著名的《哭晁卿衡》。“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辗转漂泊。阿倍仲麻吕用了两年时间千辛万苦的回到长安,看到李白的诗后百感交集,“卅年长安住,归不到蓬壶。一片望乡情,尽付水天处。魂兮归来了,感君痛苦吾。我更为君哭,不得长安住。”

命运多舛。就在他回长安不久便爆发了“安史之乱”,随玄宗同去川蜀避难。770年,73岁的他在长安逝世,自踏上大唐王土后,54年间望洋兴叹,至死不得重归日本。梦里,故园花草应如旧。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川崎真美子的作品

站在川崎女士的花艺作品前,笔者感怀阿倍仲麻吕际遇的同时,也敬服川崎女士的学识造诣与花艺独到,似乎还窥得了一点她不如归去的暮年心迹。

如今,她已将西洋花艺在东洋的发展传播,交给了两个儿子川崎景太和川崎景介负责。川崎景太就跟笔者介绍说,“其实,日本的三雅道,都是男人的世界。在明治维新之前,香道、花道、茶道都是武士道修行很重要的一部分。”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川崎景太的作品

过去的日本人认为,只有英勇善战的人才配得上鲜花。日本茶室里都有一个“床之间”,那是茶室里格局最高的地方。“床之间”比榻榻米要高出一点,装饰着挂轴与时令鲜花,必须是一家之长和权贵的客人才可以坐在“床之间”的前面,从而使得鲜花与强者相得益彰。

明治维新不仅是日本历史的一大转折点,也是日本三雅道的一大转折点,由于教育转向,人们的传统意识也发生改变,摆弄鲜花和以茶代客都成为了女性文化,而男性就只能修建盆景,并且被灌输了能喝酒才是真汉子的思想。

一场花艺展览,竟也收获了这许多新鲜的知识点。思想的触手伸向了更远。

日本花艺展上的诗与技,美与男

供稿 庄舟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