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2019年04月22日 文化历史
日本语

明治维新带领日本迈入新社会,这期间诞生了著名的实业家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失去特权的武士

江户时代一直是由武士统治庶民(农民、匠人、商人),但新政府推进了主张所有国民平等的政策(四民平等、四民:士民工商)。这样一来,原本作为统治者的武士就失去了苗字带刀(姓氏和佩刀)和斩舍御免(对平民可先斩后奏)等特权。不过,废藩置县后依然继续给士族(武士)发放俸禄。而且金额占到国家财政的30%,因此,到了明治9年(1876年),政府发授了金禄公债证书(金券),废除了俸禄制。由于光凭证书(金券)的金额无法生活,很多士族开始以证书(金券)为本金做生意,不过大多都以失败而告终,变得穷困潦倒。

因此,对政府政策不满的士族,参加板垣退助等人领导的自由民权运动的人逐渐增加。自由民权运动是一场要求开设国会、制定宪法、实现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政治运动。江户时代无法参与政治事务的农民也加入了民权运动。在这场民意汹涌的民权运动的推动下,政府决定开设国会,并于明治23年(1890年)实施了第一届众议院选举。最终,当选者有一半以上都是平民。另外,到了明治后期,内阁成员中也开始出现农民和匠人等平民出身的人才。就这样,曾经被武士垄断的日本政治伴随着明治维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板垣君遭难之图》板垣1882年在岐阜县发表演说时遭暴徒袭击受伤。当时他曾高呼“板垣虽死,自由不死”,成为名句。(图片:高知市立自由民权纪念馆)

教育就是一切

平民的崛起不单单体现在政界,还包括经济界、官界及教育界等所有领域。因为社会步入了无论任何人,只要有能力就能出人头地的时代。给明治时代的年轻人带来这种希望的,是福泽谕吉。谕吉说:“天不生人上之人,亦不生人下之人”,但为什么还会出现贫富差距和地位差距呢?他认为这是有无学问所造成的差别,谕吉在《劝学篇》中断言,人们生来并无贫富贵贱之分,“唯有勤于学问、知识丰富的人才能富贵,不学无术者则成为贫贱之人”。这句话鼓舞了世人,《劝学篇》的累计销量达到300万部,还有很多人通过借阅和手抄本读到了此书,对日本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福泽谕吉(国立国会图书馆数字资料)

随着四民平等社会的实现,日本出现了仅凭一代人的努力就大获成功的两位实业家。他们是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虽然两人的经营方式对比鲜明,但都一举扩大了业务,对日本的资本主义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岩崎弥太郎波澜万丈的一生

岩崎弥太郎于天保5年(1835年)出生在土佐国(高知县)安艺郡井口村的一个“地下浪人”家庭。地下浪人是指失去藩士身份的武士。因家道中落,先祖卖掉了武士的权利。所以,岩崎家虽然是前武士,但地位居于庄屋(相当于村长)的最下级。而且由于父亲弥次郎非常顽固,有一次遭到了庄屋手下的殴打,身受重伤。气愤的弥太郎赶到奉行所为父亲鸣冤叫屈,但没有人理会他,弥太郎难抑悲愤,在奉行所的墙壁上胡乱涂写,被关进了监狱。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岩崎弥太郎故居(图片:一般社团法人安艺市观光协会)

在狱中,弥太郎跟着同室的一位囚犯学习算术,在后来的经商中派上了用场,人生有时候真是难以莫测。出狱后,弥太郎还结识了土佐藩的参政吉田东洋。当时,弥太郎被勒令闭门反省,而吉田东洋也因受到斥责被暂时幽禁在其附近。吉田东洋发现了弥太郎的才能,将其提拔为下级官吏,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由于算术能力出色等原因,庆应3年(1867年),弥太郎担任了土佐商会(土佐藩长崎办事处)的负责人,主要负责与外国人之间的对外贸易工作。此外,还被任命为坂本龙马的海援队(土佐藩的海运组织,也兼任海军)的会计,弥太郎与龙马意气相投,对其后来的人生态度产生很大的影响。

三菱发展为日本国内最大的海运公司

明治维新后,弥太郎创立了九十九商会,进军海运业,废藩置县后,商会真正从藩独立出来,公司名称变更为三菱。弥太郎对员工们描绘了自己的梦想:“三菱商会要把在国内拥有雄厚实力的外国汽船公司赶出去,并开辟通往世界各地的海上航线”。三菱商会实现跃进的契机是明治政府向台湾出兵。当时外国的汽船公司对此持中立态度,拒绝运送日本士兵和军粮。日本国内的海运公司也担心有风险,没人愿意接受这项工作。只有弥太郎欣然接受了政府的委托。

弥太郎说:“人在一生中肯定会遇到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普通人常常坐失良机。(略)要想抓住这次机会,需要有透彻的见识、敏锐的洞察力和豪迈的胆量”(《岩崎弥太郎传》),他判断,出兵台湾对三菱来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建造在高知县故居前的岩崎弥太郎铜像(图片:一般社团法人安艺市观光协会)

三菱出色地完成了军需任务,弥太郎赢得了明治政府当时最高权力者大久保利通的信任,西南战争的运输工作也被全权委托给了三菱。之后,三菱得到明治政府的大力保护和援助,很快就成为日本国内最大的海运公司。

不过,大久保去世后,三菱所倚靠的参议(内阁成员)大隈重信在明治14年发生的政变中被赶下台。三菱因向大隈提供政治资金而遭到萨长藩阀的憎恨,明治政府开始打击三菱。明治政府利用三井公司等的资本建立了共同运输公司,与三菱展开了竞争。不过,弥太郎并没有屈服,双方围绕汽船的运费和速度展开激烈竞争,甚至一度出现了两败俱伤的危机。感到害怕的明治政府欲合并三菱与共同运输,但弥太郎坚决不同意。然而,就在这场商战打得如火如荼之际,弥太郎却患胃癌去世了,年仅50岁。

弥太郎的弟弟弥之助继承了他的位置。弥之助结束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商战,将海运部门从三菱剥离出去,同意与共同运输合并。弥太郎亲自建立起来的海运业务就这样脱离了岩崎家,不过弥之助通过矿山、造船、地产及银行等多元化业务为日后三菱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后来,三菱发展成为了大型财团。

参与创办500多家公司的涩泽荣一

位于武藏国榛泽郡血洗岛村(今埼玉县深谷市)的涩泽家曾是富农世家,除世代务农外,还从事养蚕、蓝靛染织的制造和销售,以及面向村民的金融业务等。涩泽荣一出生于天保11年(1840年),是涩泽市郎右卫门的长子,自幼聪敏,被父母寄予厚望。荣一尤其喜爱读书,据说其12岁时有一次边走路边看书,不小心掉到沟里,带了一身泥回家。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位于深谷市的涩泽荣一故居(图片:涩泽荣一纪念馆)

幕府末期,受尊王攘夷思想影响,涩泽荣一曾制定计划,打算袭击高崎城,夺取武器,驱逐横滨居住的外国人,不过最终选择了放弃。不久后,荣一在平冈円四郎的介绍下成为一桥庆喜的家臣,庆应3年(1867年),陪同庆喜的弟弟昭武出席了巴黎世博会,并周游欧美各国,学习了当地的文化和制度后回国。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巴黎世博会使节团一行。后排最左侧的是涩泽荣一(图片:涩泽资料馆)

明治维新后,荣一到新政府就职,担任民部省的租税正和大藏省的大藏权大丞等,以经济官员的身份大展身手,为国立银行条例的制定和第一国立银行的成立作出了重大贡献。明治6年(1873年),荣一辞官下海,着手成立了王子制纸公司、大阪纺绩公司、东京海上保险公司及共同运输公司等。他一生参与创办的企业达到500多家,不过创办这么多公司并不是为了自身利益。实际上,荣一很少会持有自己参与创办的公司的股份,公司经营步入正轨后,他便抽身而去。因为他认为,要想对抗列强各国强大的经济实力,需要尽快在日本建立和发展现代产业。所以,为了集结商界的力量,他组织成立了东京商法会议所(现为“日本商工会议所”)等各种经济团体,并亲自担任会长,积极向政府传达了商界的要求。

明治维新:支撑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

作为巴黎世博会使节团的一员访问欧洲期间,涩泽荣一剪掉了发髻,穿上了西装(图片:涩泽资料馆)

荣一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活动范围并没有仅仅局限于商界。

荣一还参与创办了东京高等商业学校、高千穗高等商业学校、大仓高等商业学校、东京高等蚕丝学校及岩仓铁道学校,为近代教育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晩年的荣一退出商界一线,专注于公共社会福利事业,他出任东京市养育院的院长,参与拯救了弱势儿童等,同时还走访欧美各国,从民间的角度促进了和平外交。昭和6年(1931年),荣一以91岁高龄辞世。

岩崎弥太郎和涩泽荣一凭借完全不同的经营手段扩大了业务,为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不过,如果没有推行四民平等政策,估计这两位实业家也不会出现。就这一意义而言,明治维新是彻底改变了日本社会结构的重大转换。

涩泽荣一 和岩崎弥太郎

涩泽荣一(左)和岩崎弥太郎(右)(国立国会图书馆数字收藏资料)

供稿日本网
翻译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