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大阪大学确定可用于选择肝癌疗法的新标志物,有望预测恶性程度和药物疗效

2021年01月08日 生物医药

本文根据大阪大学成果发布编译整理而成

肝癌的发病与因患者而异的多种癌症基因异常有关(肿瘤间异质性),大阪大学研究生院医学系研究科的明神悠太医生、小玉尚宏助教和竹原彻郎教授(消化系统内科学)等人组成的研究团队在假设这些癌症基因的差异会对癌症的恶性程度和药物疗效产生影响的基础上,通过培养新的小鼠模型,成功确定了新的生物标志物ST6GAL1。

研究团队开发了体内再现癌症基因的肿瘤间异质性的小鼠筛选模型,发现FGF19高表达肝癌对分子靶向治疗药物乐伐替尼高度敏感。另外还确认,受FGF19基因控制的ST6GAL1的血清浓度有助于检测预后不良的FGF19高表达肝癌以及确定对乐伐替尼高度敏感的肝癌(图1)。该研究成果表明,血清中的ST6GAL1浓度有望作为生物标志物使用,用来确定恶性程度较高的肝癌,或者选择适合肝癌药物疗法的最佳药物。

title

图1:研究发现,受FGF19基因控制的ST6GAL1的血清浓度,可作为检测预后不良的FGF19高表达肝癌及选择治疗药物的生物标志物

研究团队假设癌症基因差异引起的肿瘤间异质性会影响癌症的恶性程度和药物疗法的治疗效果,根据这个假设展开了研究。首先确立了将多种癌症基因一次性导入肝细胞中的方法,并利用该方法成功培养了新的小鼠模型,这种小鼠模型能发生癌症基因被随机激活的高肿瘤间异质性肝癌。然后用乐伐替尼对该小鼠模型实施治疗,发现表达FGF19基因的肿瘤比例与未治疗组相比明显减少,FGF19高表达肝癌对乐伐替尼高度敏感(图2)。

title

图2:通过再现肿瘤间异质性的小鼠模型,确定了FGF19基因与肝癌对乐伐替尼的敏感性有关

接下来用肝癌细胞系进行蛋白质组分析,确定了受FGF19表达控制的分泌蛋白ST6GAL1(图3(a))。另外,通过对肝癌外科切除病例进行研究还发现,可以利用血清ST6GAL1筛选预后不良的FGF19高表达肝癌(图3(b))。此外,根据血清中的ST6GAL1浓度对患者进行分层发现,在ST6GAL1高值组,乐伐替尼治疗组的预后明显比索拉非尼治疗组延长(图3(c))。以上结果表明,血清ST6GAL1浓度有望作为确定高恶性程度肝癌及选择适合肝癌药物疗法的最佳药物的生物标志物。

title

图3:血清ST6GAL1可作为预测肝癌预后和药物疗法效果的生物标志物使用

论文信息
题目:ST6GAL1 is a novel serum biomarker for lenvatinib-susceptible FGF19-drive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期刊: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DOI:10.1158/1078-0432.CCR-20-3382

日语发布资料
编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