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儿玉龙彦:推断日本的感染人数是公开的10倍以上,交叉免疫让日本人对新冠病毒呈现的免疫力较高

2020年07月13日 生物医药

采用可有效判断是否感染的精密抗体检测法的新冠病毒对策项目负责人、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儿玉龙彦7月3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记者发布会,明确否定了仅单纯增加PCR检测即可的观点,强调急需结合精密的抗体检测和PCR抗原检测发现无症状感染者以及对无症状感染者实施彻底的检测。

title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东京大学先端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癌症与代谢项目组长儿玉龙彦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办的记者会上(图片截取自记者会YouTube视频)

东京大学先端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癌症与代谢项目组长儿玉目前还担任由庆应义塾大学、京都府立医科大学、大阪大学、东京都医学综合研究所、东京大学先端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和东京大学同位素综合中心6家机构组成的“新冠病毒血清IgM和IgG抗体定量大量检测项目”的咨询会议代表。该项目的首要目的是确认抗体检测能的有效性以及发现容易重症化的患者。此外还将对新冠病毒的感染扩大情况实施流行病学调查,推进旨在预防院内感染和老年人设施聚集性感染的检测。另外,该项目还帮助全国医疗机构构筑增加检测数量的体制,为政府限制国民行动提供基础资料等。

在记者会上,儿玉根据对东京都的医疗机构此前提供的血液样本,以及福岛县医院的医务人员及世田谷区的老年人设施提供的检测样本实施精密抗体检测的结果,介绍了目前已经明确的科学发现。

每天可完成500份抗体自动检测

抗体浓度较高的人大多都感染过新冠病毒,因此抗体检测可以推测整个社会中有多少人被感染过。儿玉首先强调了该项目所利用的新精密抗体检测的优点。抗体检测的一大缺点是精度不高,通过利用磁场取代以往的离心分离技术,大幅提高了精度。还可以利用化学发光现象进行定量检测。此外,由于可进行自动检测,每天能检测500份样本,实现了大量检测。此前模棱两可的判断标准也获得了明确,树立了准确判断有无抗体的基准值。

项目组推测,日本的感染人数应该是此前PCR检测呈阳性人数(近2万人)的10倍以上。在获得医院伦理委员会的许可后,项目组对5月1日、2日和26日在东京都内医疗机构采取的1,000份剩余血液样本实施了检测,发现7例呈阳性。受福岛县立医科大学教授坪仓正治的委托实施的检测还表明,医务人员被感染的危险比普通人高。

受坪仓教授的委托实施检测的是福岛县内医院的680名医务人员。利用以往的简易试剂盒进行的检测出现高达58名(相当于8.5%)阳性,坪仓教授觉得结果可疑,因此委托该项目重新进行检测。精密抗体检测的结果显示,最终只有6人为阳性。虽然医务人员的感染率比普通人高,但利用简易试剂盒进行检测时需要注意假阳性问题。

对新冠病毒具有免疫力的可能性

项目组还发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即日本人可能对新冠病毒具有免疫力。由此可以区分即使发病也是轻症的人和重症化风险较高的感染者。一般来说,如果是普通病毒,初次感染时体内名为IgM的抗体会先增加,但很快就消失,稍后会出现名为IgG的其他抗体。尽管出现得比较晚,不过与IgM不同,IgG虽然会逐渐减少,但能长期持续存在。而再次感染病毒时则与初次感染时相反,IgG比IgM先增加。

但在精密抗体检测中发现,即便是初次感染新冠病毒,IgG也会比IgM先增加,这是再次感染普通病毒时才会出现的情况。这表明,对于2019年年底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日本人“很可能有某种感染记忆”。儿玉通过 “交叉免疫”现象解释了原因。交叉免疫是指,针对一种病毒发生的免疫反应有时也会对其他病毒出现。

title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儿玉龙彦在记者会上公开的资料

以中国南部为中心,东亚沿海地区的国家多年来一直有病毒传播的记录。比如感冒冠状病毒、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等传染病。新冠病毒与这些病毒属于同一个家族。“有某种感染记忆”是指日本人曾经感染过感冒冠状病毒、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或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等传染病中的一种,因此对新冠病毒呈现免疫力的可能性较高。与欧美各国相比,中国、新加坡、台湾、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和地区的感染人数及死亡人数较少,对此也出现了各种猜测。精密抗体检测的结果显示,免疫交叉很可能与东亚地区的低死亡率有关。与此前的猜测不同,项目组认为这是有科学依据的解释。

有望识别重症化风险高的感染者

根据精密抗体检测结果明确的另一个重要事实是,有望区分会重症化感染者和不会重症化的感染者。因为通过检测发现,感染初期IgM增加的感染者容易重症化。同时还发现,无症状感染者既有抗体阳性者也有抗体阴性者,因此查清这些人的先天免疫和细胞免疫是如何参与免疫的,将成为开发疫苗和治疗药物的关键。

儿玉强调,今后需要根据目前取得的这些发现,尽快建立结合精密抗体检测和PCR抗原检测的检测体制。他肯定地表示:“让未感染者相互保持距离的对策没有任何作用”,明确否定了仅单纯实施大量PCR检测即可的观点。因为根据感染者的发病时间和检测时间的不同,PCR检测存在有时检测不出感染的缺点。抗体检测必须在已经发病一段时间后才能准确进行判断,不过发病2周后的检测能力胜过PCR检测。

首先,IgG抗体和IgM抗体都呈阳性的人要实施PCR检测和抗原检测,根据结果使用Avigan等药物进行治疗。而IgG抗体呈阳性但IgM抗体呈阴性,且2周左右都没有出现症状的人只需观察即可。儿玉建议抓紧构筑针对这些无症状感染者的检测体制。

title

“村上财团”创始人村上世彰在记者会上(图片截取自记者会YouTube视频)

基于科学依据制定对策

为儿玉等人推进的“新冠病毒血清IgM和IgG抗体的定量大量检测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团体之一“村上财团”的创始人村上世彰也出席了记者会。“为何日本的PCR检测这么少?国内的实际感染人数到底是多少?支援该项目前我有很多疑问。希望此前公布的死亡40万人的预测等也能按照日本的真实数据进行讨论”。村上表达了对日本的新冠病毒对策的疑问和不满,同时,除新冠病毒感染造成的直接死亡人数外,村上担心自杀死亡人数也会增加。他解释说,因为自杀人数代表一个国家的幸福度。

1990年代末,日本每年的自杀死亡人数超过3万人,之后持续减少,但雷曼危机后再次增至2万5,000人,2019年终于降回了2万人以下。失业率每升高1%,自杀人数就会增加3,000~4,000人。在列举这些数字后,村上表示:“我想知道提供哪些支援可以避免自杀人数增加”。

title

儿玉龙彦和村上世彰在记者会上(图片截取自记者会YouTube视频)

儿玉也表示:“不考虑免疫机制是无法通过模拟预测有多少人被感染的。没有免疫机制的理论就无法确定模拟参数。另外,还需要通过实际数据修正参数”,指出基于科学依据进行应对非常重要。

此外,儿玉还严厉批评了大学封闭附属医院以外的设施,不协助实施PCR检测等应对措施。例如,仅东京大学就拥有每天能实施10万份PCR检测的装置和技术人员,但完全没有利用,儿玉认为这是很重大的失策。另外他还透露,推进“新冠病毒血清IgM和IgG抗体的定量大量检测项目”也受到了来自大学方面的各种阻挠。

“发生危机时站出来,本是科学家应有的姿态。躲在后面不会有任何解决办法。新冠病毒对策需要集结检测、控制、信息处理和检测处理等多个领域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否则连准确的数据都收集不到”,儿玉敦促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积极行动起来。此外他还批评政府没有公开专家会议的会议记录,认为“公开讨论内容接受批评,才是科学家应有的姿态”。

关于今后的措施,儿玉指出,需要在学校和企业的定期体检中增加精密抗体检测项目,对感染者较多的地区以及医院、老年人设施、警察署、邮局、从事废弃物处理和物流相关业务等的设施及行业进行重点检测。另外他指出,武汉和北京的感染是从食品市场传播出来的,德国的感染源也出现在肉类加工厂,所以需要重视经由食物和饮食引起的感染。他这样说的依据是,新冠病毒在肠道中也会增加,通过排便感染的风险也比较高。不仅是感染患者喷出的飞沫能引起感染,儿玉还呼吁重点注意夏季的饮食、接触和如厕等引起的感染。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记者俱乐部发布会报告
新冠病毒”东京大学先端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癌症与代谢项目组长儿玉龙彦(东京大学名誉教授)
记者发布会“YouTube视频
东京大学同位素综合中心“新冠病毒血清IgM和IgG抗体的定量大量检测项目——内容介绍与研究参加指南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