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2020年03月04日 生物医药
新型肺炎 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林道君(左)与黄博文(右),普普通通的两名日本语言学校留学生

1月27日发起线上筹款。29日防护服运到语言学校宿舍。2月3日,送到了物流指定地东京仓库。2月8日,湖北孝感市疾控中心(孝感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收到捐赠物资。

两只“菜鸟”发起捐赠

林道君与黄博文,是两个就读于日本语言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作为学生,在一无人脉背景,二无社会资源的情况下,凭借着年轻人的热情,借助互联网,在一群善良人们的帮助下,花费约2周时间,将760套防护服捐赠指定目的地湖北孝感市疾控中心,实现了当初的愿望:为湖北疫情做点什么。

2019年末,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在武汉迅速蔓延。此时,林道君与黄博文虽然人在日本,但通过互联网和国内的亲朋,他们多少能够感受到了国内紧张的氛围。用林道君的话讲:我没想到之后武汉会封城,当时觉得,中国有抗击非典的经验,应该没太大问题。

但事态发展太快。林道君与黄博文两人商量后,觉得应该为武汉疫情做点什么。他们都是2018年来日本留学的。94年出生的林道君,来自中国海南琼海,在国内完成本科教育。而黄博文则是零零后,来自杭州,他高中毕业后来日本留学。

两人之前从未做过类似的事情,地道的“菜鸟”两只。无知者无畏,说干就干。两人做了大致的分工:林道君总指挥,黄博文负责具体采购。

1月26日,他们通过网络先预定了数百套防护服。27日,开始在网上发起捐款“支援湖北:只需要捐出一件Vans T”。黄博文说:“日本比较好,信誉社会,预订时不需要交订金,给了一个‘订单’号码”。

新型肺炎 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左图:各国防护服标准对照表(黄博文做的笔记),右图:一次性防护服Vans T(资料图片)

至于防护服缘何指定捐赠湖北孝感市疾控中心,林道君解释说:开始做的时候没觉得很难,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关卡”。只是想先筹钱,寄回国,并没有具体的捐赠城市目标。当初并没有锁定捐赠地。只是先发起了线上筹款,而最终捐给孝感市疾控中心,纯属缘分。“我们是在网上看到湖北孝感一个医生发出的求救信息:说他们需要防护服。在网络我们看到那里的医生一件一次性的防护服会‘反复穿’,觉得这样很危险,所以才确定了捐赠地为孝感市疾控中心。”

防护服型号比较多,要求严格,而两人都不具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按照当初的分工,黄博文负责采购,也就是由他来负责选定防护服。“其实,我挺喜欢做这个的。采购过程中,我了解到很多防护服是不能用于湖北疫情的。在日本不可能买到‘国标’(中国国家标准)的产品,日本有些防护服是按照日本标准,有些则是美国标准。我通过网络查找和收集资料,对照标准,最终选定了符合医用标准的防护服。”说起采购防护服的经验黄博文如数家珍。

林道君本科是学日语的。他找了自己在国内的一些大学同学,组成了临时“翻译小组”,负责将各类日文证明翻译成中文,便于中国国内接收方能够读懂。

经过多方努力,在网络爱心人士的支助下,由林道君和黄博文发起的支援疫情筹款,最终筹到了近6万元人民币(购买了760套防护服)。有超过200人参加了此次捐助。“我的老师也捐款了呢!还有一些人是多次捐款。”虽然事情已过去了近一个月,但说这番话时,林道君还是难抑内心的激动。

新型肺炎 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部分爱心人士的捐款名单(林道君、黄博文制作)

艰难找“物流”

29日,防护服到货。两人是学生,所以几百套防护服只好暂时存放到了两人所在的语言学校学生宿舍。“这么多东西如何运回国内呢?非常时期,物流环节是最麻烦的,其麻烦程度超出了我们之初的想象。其中,最麻烦的一个环节是需要准备好多文件。其次,是要找能够飞湖北的飞机。”这是他们共同的感受。

之初,两人也曾找过当地慈善总会、红十字会等机构,但由于各种因素,均无法保证定向捐赠孝感市疾控中心。中间,也曾考虑通过快递公司自费运送,但因为当时武汉已经封路,没有通行证普通快递公司无法直接进入,只好作罢。

林道君和黄博文始终坚持自己的初衷:那就是这批捐赠物资一定要保证送至孝感市疾控中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们找到了一家公司,当时也在做慈善,对方爽快地答应下来:将他们的防护服一并免费空运至国内。

2月8日,湖北孝感市疾控中心收到了林道君和黄博文两人自发组织捐赠的760套防护服。

新型肺炎 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林道君(左)与黄博文(右)清点、搬运捐赠物资。卸货、搬运很多都是两人自己完成的

每个参与者都是善良的人

两只“菜鸟”留学生,在毫无人脉资源的情况下,居然把这件事情做成了。

回过头来看,林道君和黄博文感慨万千。

“有锻炼,有收获,但也有遗憾。”林道君为此次捐赠活动做了总结。问他今后是否还会做此类公益活动,他语气坚定:有机会一定会再做的。虽然麻烦,但很值得,也很有意义。 “经常听到有人吐槽:现在这个世界坏人越来越多,好人越来越少。其实,不尽然。比如我们这次做的这件事,就是将许多好人聚合在一起。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参与者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之前你之所以有偏见,认为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坏人’,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那些所谓的‘好人’。每个参与者都是善良的人。如果人人都能够这样想,大家就不会对这个世界失望了。”说这番话时我能够深切地感受他内心的激动。

接下来,他还列举了疫情发生早期,日本人给予中国武汉无偿援助的例子。“日本人给我们的捐赠,在捐赠物资上有很多细节的处理,引用了许多中国古代诗歌: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很唯美,引起了国人的情感共鸣。看起来他们很用心。日本人发出的人道主义关怀比我想象中的要高。

来自海南琼海的林道君,很健谈:我们认识日本这个民族不够充分,日本相对来讲,是个很宽容的国家。中国疫情发生之初,世界上某些国家人开始歧视中国人。但在日本没有。比如我去超市买菜,很多素不相识,不同年龄阶段的日本人都会跟我过来打个招呼:现在中国疫情严重,你们要保重身体……让我们重新开始认识日本人。

作为学生,林道君和黄博文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告诉我:还是有点小遗憾。 “如果我们早点行动,可能会做更多的事情。还有就是一开始能够直接对接到‘大资本’,能够筹到更多的钱,那么可能我们的效率会更高。还有就是以后做这类事情会细致分工。一个人身兼数职影响高效,而且耗费精力。另外就是,群里国内的一个志愿者因为感染去世,所以作为志愿者也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新型肺炎 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累垮了的黄博文

接着林道君的话题,黄博文也做了分享。他说:通过这次捐赠,自己的独立性变强了。“同情心”大家都有,疫情发生后,大多数人可能都会通过微信、支付宝什么的去捐钱:20元、100元……但我们却选择做了一些实质性的事情:筹钱、买防护服,直接捐赠,这个相对更难,更麻烦,但也是最切实的。

最后我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今后发生疫情是否仍会选择做公益。他没有丝毫犹豫:一定会参加的啊!但最好世界没有疫情!(笑)

希望可以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我们捐赠的一套防服,看似微不足道,只能保护一个人一天,但那个医生一天却可以救治好几十个人,这些病人及早康复的话,这个社会就会变得更好。而社会变得更好就是一种“可能性。做公益、做慈善,不一定要是多大的善举,可能就是无意中帮助的一个人,做的一件小事,但却能够给社会带来善。这便是创造了一种可能性。”

今年4月开始,黄博文将进入多摩美术大学本科深造,而林道君将进入研究生院学习,目前他已经拿到了早稻田大学和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新型肺炎 760套防护服捐赠记:两名留学生,干出大事情

2月8日,湖北孝感市疾控中心人员收到捐赠物资

供稿:陈小牧
图片:林道君、黄博文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