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阪大发现测定心理压力的血液指标物,明确精神压力的大小

2019年09月04日 生物医药

大阪大学校园生活健康支援中心的中西香织助教和泷原圭子教授等研究组,发现了当感觉心理压力增大时血液中浓度也会随之增高的物质—阿尔法克洛素(α-Klotho)[1]。该物质有望被作为客观测定心理压力大小的指标物质(Biomarker)。

该研究成果已经发表在2019年7月19日的《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Medicine》上[文献1]。

压力一词在日本生活中出镜频率极高,类似于中国的“上火”一词,很多疾病症状或亚健康表现都常被归咎于压力(图1)。大家普遍认同慢性压力是会导致精神类疾病、心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疾病、代谢综合症等各种健康问题的风险因子,慢性压力也被认为是现代社会一个极为重要的普遍问题。

但由于范畴过于宽泛和模糊,对其程度的表述极具主观性。虽然日立公司出了一套“疲劳压力监测器”,但只能监测呈现身体的一些体征指标;也有学者试图通过测定头发、指甲或者唾液中的皮质醇来侧面反应压力状况;到目前为止,获知精神压力程度的方式主要还是通过对病人的问卷调查。

阪大发现测定心理压力的血液指标物,明确精神压力的大小

图1:影响身心平衡的五种压力 (图出自日立疲劳压力监测器官网)

研究组在搜索能够客观表示压力程度的实际物质时,关注到了之前重点被作为与动脉硬化、皮肤皱缩等衰老有关的因子研究的克洛素。该研究组之前已经报告过与慢性压力密切相关的抽烟习惯会引起血液中α-克洛素浓度升高(Scientific Reports, 2015)。本次研究主要着眼于心理压力及生活习惯与α-克洛素之间的关联情况。

克洛素是1997年由当时在日本国立研究开发法人国立精神神经医疗研究中心神经研究所的黑尾诚教授(目前为自治医科大学医学部教授)发现,是一种具有β-葡萄糖醛酸苷酶活性的跨膜蛋白,被推测与衰老有关,命名自希腊神话命运三女神中的克洛托(Klotho / Clotho)。克洛素的调控机理目前仍不明朗,已知克洛素血液中的浓度会随年龄增长而降低,克洛素缺乏的小鼠会出现早衰症状,加速动脉血管硬化进程;过度表达的小鼠则平均寿命较正常小鼠延长二三成。除了延寿,克洛素基因突变也被认为与提高认知功能有关。

中西香织研究组以100名四十到七十岁间没有潜在疾病的非吸烟男性为调查对象,进行了身体测量、血液检查及血中α-克洛素浓度测定、生活习惯问诊,同时采用凯斯勒心理压力量表(The 6-item Kessler Psychological Distress Scale,Kessler 6, K6)问询了调查对象的精神压力状况。K6是由美国凯斯勒等开发用于筛查抑郁症和焦虑症等精神障碍,并用作包括心理压力在内某种心理问题程度的指标,6个项目总得分越高,心理问题就越严重。

结果显示,那些表示压力过大或者睡眠严重不足的人,和其他人比起来α-克洛素浓度高出约20-30%,具有显著生物学意义(图2)。而且,评估主观上心理压力程度的K6得分和客观上血液中α-克洛素浓度呈现相同趋势。由此可见,血中α-克洛素浓度升高可用于预测心理压力的增大。

阪大发现测定心理压力的血液指标物,明确精神压力的大小

图2 血中α-克洛素浓度与心理压力和睡眠质量相关度

慢性压力虽然是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但目前对心理压力一直没有定量测定指标。中西香织表示,“很多人在直到倒下之前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压力有多大,希望能通过建立一套科学客观的测定方法,创造一个更为健康和谐的社会”。

供稿 宋傑 东京大学博士
图除特别注释外均取自日文新闻发布稿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文献:
1. Kaori Nakanishi, Makoto Nishida, Manabu Taneike, Ryohei Yamamoto, Hiroyoshi Adachi, Toshiki Moriyama, Keiko Yamauchi-Takihara. Implication of alpha-Klotho as the predictive factor of stress.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Medicine. 2019.07.19

相关链接:
1. 大阪大学官方新闻稿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