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寿终正寝!“衰老”首次成为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2019年06月19日 生物医药

或是娱乐致死的意外降生、或是战乱灾害下种族延续、或是和谐盛世中生的计划,从步入人世间伊始能够躲过夭折和各种意外随机,顺利走完“生老病死”这一遭、最终“寿终正寝”划上一个句号俨然成为全球大多数人的奢望。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9年6月7日新发布的《2018年人口动态统计月报年计(概要)》, “衰老”有史以来首次挤进日本人死因排名前三[1]。

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前两名仍然是稳如泰山的恶性肿瘤与心脏病(不含高血压),2017年因为肺炎骤降而顺势排名第三位的脑血管疾病,却被衰老替代(图1)。从过去十几年来,衰老作为直接原因导致死亡的比例持续攀升,2018年数据中也历史上第一次列入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寿终正寝!衰老 首次成为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图1 日本厚生劳动省2019年6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衰老成为日本第三大死因

每年衡量死亡人数和死亡原因是评估一个国家卫生系统有效性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同时也有助于卫生管理机构确定其今后公共卫生行动的重点。对于一些缺乏该系统的低收入国家,世界卫生组织(WHO)必须从不完整的数据估算具体原因导致的死亡人数。2017年BBC报道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排在前10名的死亡原因分别是:心血管疾病、癌症、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下呼吸道感染、失智症(老年痴呆症)、新生儿死亡、腹泻病、交通事故、肝病(图2)。

寿终正寝!衰老 首次成为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图2 2016年全球前十位死亡原因 (WHO)

纵观全球死亡原因排行榜,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数据可能是一些关于本应容易预防的死亡(图3)。在英国,自杀是20-40岁男子死亡的主要原因。2016年腹泻导致全世界140万人死亡。2016年,伤害夺走了490万人的生命,其中交通事故伤害致死140万人(29%),约四分之三为男性成年和未成年人。2017年约有120万人死于车祸。2017年有630万名15岁以下儿童死亡,其中540万名儿童未满五岁,250万名儿童在出生后第一个月内死亡,即每天有1.5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亡。某些国家每20个新生儿中就有1人活不过满月,在日本这一比例约为千分之一。

寿终正寝!衰老 首次成为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图3 2016年低收入国家前十位死亡原因 (WHO)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条件的改变,死亡模式也随之变化。虽然目前中国还没有建立总人口的国家死亡登记系统,但可以通过卫生部生命登记系统(东部发达地区样本)、全国疾病监测点(DSP)系统以及学者抽样调查报告及相关新闻报道,间接估计全国范围死亡率等信息。

1957年,呼吸系统疾病、急性感染性疾病和结核病是中国人主要死亡原因;到1975年,脑血管疾病、心脏疾病和恶性肿瘤成为前三位死亡原因; 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6》显示,中国人的头号死亡杀手是心血管疾病,目前心血管病(CVD)患病人数约2.9亿,且呈不断持续上升和年轻化趋势(图4)。改革开放以来,损伤和中毒一直是城市和农村居民第四大主要死亡原因,约占所有死亡的5~10%;其中,交通相关损伤、自杀、溺水和高空坠落占损伤死亡的79%;农村损伤死亡率是城市的两倍,男性损伤死亡率为女性的两倍。

寿终正寝!衰老 首次成为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图4 2015 年中国农村和城市居民主要疾病死因构成比 (图出自《中国循环杂志》)

《2018年人口动态统计月报年计(概要)》显示,2018年死亡人口136万2482人,出生91万8397人,总人口数连续第12年减少(2018年减少44万4085人)。死亡人口中,恶性肿瘤占比27.4%(37万3547人),即每3.6人就死于癌症;第二位心脏病(不含高血压)为20万8210人;新晋衰老原因10万9606人;第四位的脑血管疾病则为10万8165人(图5)。

寿终正寝!衰老 首次成为日本三大死因之一

图5 2018年日本主要死亡原因占比

前述死因统计中肺炎的骤降与衰老占比进一步提升,据推测与开具死亡医学证明的医生主观意识变化有关。该诱因可能是2017年4月日本呼吸学会发布的《成人肺炎医疗实践指南2017》。基于该指南,当患者出现吸入性肺炎反复发作、其他原发性疾病恶化至晚期、衰老症状明显等情形时,首次建议不进行积极干预性治疗,更倾向于尊重患者个人意愿和注重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 QOL)的治疗护理,做好临终关怀(Hospice Care)。此前,死亡医学证明中归为肺炎或者吸入性肺炎的患者病例较多,据推测实际上肺炎并非直接死因,只是年老衰弱导致的正常死亡。指南发布后,可能很多医生在原本习惯性会填“吸入性肺炎”的位置更改为“衰老”。

供稿 宋傑 东京大学博士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1.厚生劳动省人口动态调查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