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冲绳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Peter Gruss校长:基础研究投资很重要,对革新性技术需要长期研究资金

2022年11月18日 高等教育

日本有必要解决整个创新价值链的课题。为此,必须增加基础研究在公共支出中的GDP占比,将资金投入给人才而非项目的高信任基金”(High Trust Funding)方向倾斜。自然指数大学排名世界第10位(日本第1位)的冲绳科学技术研究生院大学(OIST)的校长Peter Gruss在公益社团法人科学技术国际交流中心的CST国际沙龙上发出了呼吁。

title

冲绳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Peter Gruss校长(照片:《科学新闻社》)

尽管日本是世界第三经济大国,但在WIP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全球创新指数中的创新国家排行榜上仅排名第13位,落后于韩国等国家。对教育及研究、博士学位持有者的人力资源方面的公共支出较低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日本的实际GDP增长率自1950年代以来持续下降。麦肯锡公司的一份报告指出,日本产业界的研发部门尽管研发费用处于世界顶级水平,但并没有取得世界顶级的成果。

创新生态系统由人才、资金、技术、风险投资、大学、企业、基金机构等组成,但只要其中一部分停止机能,整个生态系统就不能发挥功能。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元素是基础研究。科学发现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为世界提供了食物,并让人们获得了关于地球和宇宙的知识。基础研究能让人类面对未来的课题做好准备。

事实上,从OECD(经合组织)国家国民人均GDP增长率的推移可以看出,经济增长是由无数个创新带来的,但很难预测何时会出现哪种创新。

让我们来看一个投资基础研究促进经济增长的例子。美国在人类基因组项目上投入了33亿美元的联邦政府研究经费,直接为15.2万人提供了就业岗位,再加上相关产业,就业岗位达到85万人,年经济效益为2650亿美元,为联邦政府增加了52亿美元的直接税收。

第一代iPod技术是由DARPA、DoE、CERN、NIH、NSF等开发出来的,iPhone也不例外。美国专利中引用的论文有73.3%来源于分布在海内外、由公共资金运营的研究机构。

也就是说,革命性创新如果没有长期的政府政府资金作为研究的资金,是无法实现的。

日本要提高创新能力,研究就必须有卓越性。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通过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研究人员并给予他们完全的自主权来确保研究的卓越性。为了应对新兴科学,必要时会设立新的研究单元,并在早期就赋予年轻的研究团队领导人以独立性。高信任基金(研究所提供的研究资金)允许他们在5年内自由进行创造性的实验和研究, 5年后通过严格的评估,如果没有成果则终止项目,如果有成果就继续研究。研究有着长期稳定的机构资金(2005-2015年每年增加5%,2015-2030年每年增加3%)。其结果就是,该研究所有23人获得了诺贝尔奖。

日本的研究人员并不逊色其他国家。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环境,无法发挥出高水平的竞争力。尤其重要的是高信任基金。在竞争性研究资金项目比例较高的国家,投入资金转化为论文的效率较低,日本排在第19位,落后于许多国家。OIST的教授有80~85%的研究经费来自大学,使得他们能够在安定的环境中开展研究。

为了增加高信任基金,就必须增加对基础研究的投资。OECD的统计显示,日本的基础研究支出占GDP的比重为0.4%,低于韩国的0.7%、瑞士的1.32%和以色列的0.49%。在其他国家增加政府研发支出的情况下,日本的支出自2001年以来一直持平。大学的研究开发支出相比其他国家也较少,即使10万亿日元的基金开始运作,从整体来看投资也不会有大幅增加。

要想改革国立大学的结构和功能,研究生院应该有一部分全英文化,让青年人尽早独立,所有教授职位都面向国际公开招聘,是否聘用也由国际委员会决定。资金援助项目应该参考ERC(欧洲研究委员会)的做法,同时强化高信任基金。此外,为激活初创企业,应加大对风险投资和高科技初创企业的奖励力度。

日文:《科学新闻》
翻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