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博士的窘境:获得“卓越”称号依然没有稳定工作,2019年度仅15%获得稳定职位

2020年10月29日 高等教育

“不知道2020年度能否找到合适的职位”。在地方的国立大学担任短期特任教师的A先生(35岁左右)有点担心地说。他2019年度申请了日本政府的卓越研究员项目,成功成为候选人。

title

博士学位取得者是研究的主力(筑波大学9月份学位授予仪式)=图片由筑波大学提供

卓越研究员项目始于2016年度,日本政府旨在通过第三方机构认证“拥有世界一流的研究能力,有望开拓新的研究领域和技术领域等”的年轻研究人员,便于他们寻找愿意接收年轻研究人员就职的大学和企业等,如果双方顺利签约,政府则将在2年里提供最高1200万日元的研究经费补贴等。

title

该项目的目的是通过不设任期的终身职位,将优秀的年轻研究人才引导到一个稳定且可以独立开展研究的环境中。A先生2019年度申请了3个职位,但都没有被录用。候选人资格保留到2020年底,他目前仍在继续寻找合适的职位。

大多数“卓越”候选人都没能获得稳定的职位。2019年度有329名候选人,但仅提供了130个职位,而最终被录用的候选人只有48位,约占整体的15%。

虽然是被政府认定为有前景的研究人员,但仍未获得稳定职位,这些年轻人中流传着一个词,叫“卓越浪人”。文部科学省的负责人表示:“提供的职位在减少,而且接收方与候选人之间的需求不匹配”。虽然设置了中间斡旋的机构等,但不清楚是否发挥出了作用。

title

博士学位取得者是科学研究的主力。为激发研究现场的活力,日本政府在1996~2000年度的第1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提出了“万人博士后(博士研究员)”的目标。增加了博士学位取得者和短期雇佣的年轻研究人员。

不过,由于国立大学法人化,正式职位没有增加,企业对博士学位取得者的聘用也没有扩大。导致研究人员只能辗转于临时的短期不稳定研究岗位,变成了“千年博士后”,也被称为“高学历在职贫穷者”。

日本文部科学省2020年9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全国共有1万5591名博士后(2018年度的速报版)。最近10年减少了13%。文部科学省的关系人士表示:“目前千年博士后问题已经解决”,不过,博士学位取得者自2006年度达到顶峰后一直呈减少趋势。博士后问题得到改善主要是因为博士学位取得者人数的减少,由此研究人员就业环境的供求关系得到了缓解而致。

熟悉博士后问题的一般社团法人“科学政策与社会研究室”的榎木英介代表理事表示:“现在很多年轻研究人员仍处于不稳定的就业状态。获得博士学位后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很多人因此放弃读博,这种现象正在削弱日本的科学研究能力”。

这种说法是有数据支持的。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的调查显示,硕士毕业后选择就业而非读博的人大多数都认为“(读博)看不到生活的经济前景”。在针对大学教师的定点调查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拥有卓越能力的人才没有攻读博士学位”。

大学的专职教师逐渐老龄化。90年代40岁以下的教师占30%以上,而2016年度降到了23.3%。相反,50岁以上的教师达到46.5%,而且这个比例持续升高。

虽然日本政府一直在敦促大学雇用年轻人,但大学也有自己的难处,比如运营费补助金减少,无法增加职位,因此情况基本没有得到改善。大学的退休年龄延长,难以促进教师的“新陈代谢”也是原因之一。

因此,日本政府2019年度决定向年轻教师占比较高的大学分配更多的运营费补助金。由于财政困难,很多大学即使有教师退休也不补充新教师,但也有一些大学开始做出改变。

年轻人才占比较低的岩手大学准备了面向年轻人才的特别预算,2020年度设立“特别助教”制度,聘用了4个人。将让他们积累经验和成就,为将来成为大学教师做准备。山梨大学设法为各个学部都准备了人事经费,鼓励学部雇用年轻人来代替退休人员。

另外,还迫切需要增加在民间企业活跃的年轻人才。与欧美相比,日本企业不太愿意雇用博士学位取得者。从事产学合作支援等的epiST(东京·新宿)公司的上村崇社长表示:“虽然还未得到准确的评估,但随着AI(人工智能)等的普及,可以开发尖端技术的博士人才的雇用将扩大”。

该公司2020年5月开设了为博士人才和企业牵线搭桥的网站“hakushi.careers”。原则上只受理评估专业性的Job型雇用。网络广告公司Digital Advertising Consortium(DAC,东京·涩谷)2017年首次雇用了博士学位取得者。负责人介绍说:“广告客户的课题越来越复杂,需要雇用高级人才”。

负责数据解析的川崎达平当初在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研究神经科学,取得博士学位后进入DAC工作。“阅读最新的论文并试验等过程与做研究是相同的”(川崎)

为制定2021年度开始实施的科学技术创新基本计划,日本政府把“让博士学位取得者在学术界和产业界都能发挥应有价值的社会”定位为理想的社会形态。日本与博士人才持续增加的美国和中国等国家之间的差距不大扩大。为防止肩负未来研究重任的年轻人才在日本消失,产学官需要共同创造适合年轻人才发展的环境。

日文:《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10月19日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