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日本学生团体要求学费减半,或引发对公共负担教育经费过低问题的讨论

2020年05月11日 高等教育

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父母的收入和自己的打工收入减少或者完全失去收入的大学及专科学校的学生,发起了要求政府将学费和课业费减半的活动。4月30日,两个学生团体“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和“学费一律减半行动”的代表前往文部科学省,向副大臣龟冈伟民递交了要求使用国家预算将学费或课业费减半的请愿书。同日,两团体代表岩崎诗都香(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大学生)和山岸鞠香(要求学费一律减半行动,研究生)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主办的记者发布会上,详细介绍了活动的目的以及大学和专科学校学生们面临的困境。

title

“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代表岩崎诗都香在记者发布会上解释要求课业费一律减半的理由

为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此次的记者发布会也利用视频会议系统举行。岩崎介绍说,2018年9月成立“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是因为对日本高等教育的现状存在很大的疑问,比如日本对教育的公共支援比外国少,一些学生因为打工赚课业费累坏了身体。岩崎公开的图表显示,大学的课业费从1970年代中期开始急剧增加。岩崎介绍新型冠状病毒给大学和专科学校的学生造成的打击时表示,“大学生们面临的困境并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突然造成的。很多原本就只能勉强维持生活的学生因为自己的打工收入和家庭收入骤减,变得像没有支柱的房屋一样”。

title

“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代表岩崎诗都香在记者发布会上公开的资料

岩崎等人4月9日开始实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扩大对学生生活的影响调查”,截至4月27日已从319所大学、短大和专科学校等收集到1,200个回答。调查结果显示,与4月22日统计的中期结果相比,学生们的经济状况在所有调查项目中都变得更加严峻。回答“正考虑退学”或者“有点想退学”的大学和专科学校的学生达到了5分之1(20.3%)。与4月22日的统计结果7.8%相比大幅增加。

“打工收入减少”的学生增至39.8%,“完全失去打工收入”的学生增至28.5%,不仅如此,家庭受到的损失也越来越严重,“父母收入减少”的学生占47.8%,“父母完全失去收入”的学生占6.3%。

“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在4月30日递交给文部科学副大臣龟冈伟民并请其转交给文部科学相萩生田光一的文件中详细报告了上述调查结果,同时再次要求“国家负起责任将国立公立私立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和留学生的课业费一律减半”。除此之外,还要求萩生田文部科学相“对学生因疫情无法打工进行补偿”、“补贴学生上网课产生的费用负担及补偿大学和专科学校网络授课的设备费”等。

文部科学省已经针对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的影响而需要学费等支援的学生推出支援政策。4月开始实施的“高等教育修学支援新制度(减免课业费等、提供给付型奖学金)”是一项针对免征居民税的家庭和达到免征标准的家庭的学生,实施免除或减免课业费和入学金,并提供给付型奖学金(无需偿还)的制度。父母的收入大幅减少的学生和自己的打工收入等减少的学生也可以申请。关于向不符合“免征居民税的家庭和达到免征标准的家庭”这一条件的学生提供的贷款型奖学金(需要偿还),已经在利用该奖学金的学生也可以申请增额。4月30日通过的补充预算中包括7亿日元支援费用。

岩崎对文部科学省的支援政策给予了一定程度的肯定,但同时指出:“光凭这些政策会有很多学生无法得到救助”,她表示:“现在需要的是能快速救助所有困难学生的大规模支援。希望能倾听学生们的声音,实施符合现实情况的支援”。

title

“学费一律减半行动”山岸鞠香代表在记者发布会上介绍活动目的

山岸鞠香担任代表的“学费一律减半行动”始于4月16日,最初只有6人参加。大学已经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停课,为什么还要交学费?该团体把各大学带着这个单纯的疑问分别发起的活动搬到了网络上,目前已经有66所大学的136名大学生和研究生共享信息,正在呼吁政府和政党采取行动。“学费一律减半”活动考虑到学费负担因新生和大学课程等而异,要求将包括课业费、实验费和入学金等在内的总学费减半。网上签名的学生以每天2,000人左右的速度持续增加,现已达到1万4,700人。

“学费一律减半行动”除了要求利用国家预算“不分国立还是公立,也无关课程、学年和国籍,所有学费均一律减半”外,还要求“补贴大学等因新型冠状病毒对策而增加的费用”。因为大学和专科学校为上网课而进行的设施投资及教职员的加班费等费用增加。山岸代表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的活动是因为日本的学费太高而发起的。很多学生过去靠父母的收入、自己的打工收入和助学贷款等勉强在大学里学习。然而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现在已经无计可施”,要求了解经济困难的大学生和专科学校学生们的现状。

山岸还关注了疫情对计划读大学的高中生的影响。由于需要交入学金,高中生面临的困难比大学和专科学校的学生还要大。奋战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一线的医生和护士等医务人员因为每年都有来自医学部、护理学部和医疗类专科学校等的一定数量的毕业生加入才勉强维持正常运转。如果大学等的高学费一直持续下去,医学部、护理学部和医疗类专科学校等的入学者可能会减少,进而会导致医务人员的数量减少。山岸对此表达了强烈的危机感,认为高学费可能会给日本社会造成沉重的打击。

关于补充预算中针对家庭收入急剧减少的学生追加的7亿日元支援费用,山岸列举了加拿大政府通过的6,900亿日元学生援助预算,批判日本的支援费用太低。

从山岸和岩崎的发言中可以看出,这两个团体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扩大而开始的活动可能会引发人们对日本在教育方面的公共资金投入过少的讨论。实际上,山岸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不仅是国家,希望学生、教职员以及整个社会都能思考关于高等教育的问题”。 岩崎也肯定地说:“日本的大学并没有成为公共教育机构”,同时严厉地批评道,“只有能负担起高学费的人才能读大学,大学变成了为自己的利益投资的场所”。另外,岩崎强烈担心“日本的学术界(学术研究世界)将来全是一些经济富裕的人”。

日本早就被指出对教育的公共财政支出非常少,也就是说自费负担非常重。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09年就公布了日本教育支出中的自费负担比例比OECD成员国的平均值高出一倍以上的报告。在OECD成员国中,教育的自费负担比例比日本高的只有韩国。OECD指出,日本的特点是,学前教育(幼儿园等上小学前的家庭外机构提供的教育)和高等教育(大学、研究生院、短期大学、高等专科学校等)的自费负担尤其重(公共财政支出少)。OECD的报告显示,日本在高等教育中的自费负担比例达到67.8%,远远高于OECD的平均值27.4%。

那么现在情况如何呢?OECD的最新报告《教育概览 2019年版》这样描述日本的高等教育。数字基于2016年的支出情况。

“高等教育阶段的教育支出53%由家庭负担,17%由其他私人机构提供,公共财政支出仅占31%,是OECD成员国中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长期以来,日本高等教育的高昂课业费一直备受关注。国立和公立大学本科课程一年的课业费在2017~2018年度平均为5,200美元,私立大学达到8,800美元。很多学生在毕业时已经负债累累,平均负债额为28,300美元”

总而言之,日本对高等教育的公共财政支出比例在OECD成员国中依然是最低水平,一半以上的教育费由家庭负担。

title

图片来自OECD的《教育概览 2019年版》。与2010年相比,2016年日本的一般政府总支出增加,但公共财政教育支出及其在一般政府支出中的占比均减少。

《教育概览 2019年版》显示,2016年日本对初等至高等教育的公共财政支出在GDP(国民总生产)中占4%,比OECD成员国的平均值低0.9个百分点,对初等至高等教育的支出在一般政府总支出中的占比也只有7.8%,比OECD成员国的平均值低3个百分点。而且,公共财政教育支出在一般政府总支出中的占比低于2010年的8.4%。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记者俱乐部发布会报告“因‘新型冠状病毒’而面临经济困境的学生 ‘高等教育无偿化项目FREE’代表岩崎诗都香、‘要求学费一律减半行动’代表山岸鞠香
记者发布会YouTube视频
文部科学省“面向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影响需要学费等支援的学生
文部科学省“2020年度文部科学省补充预算(草案)
OECD《教育概览 2019年版》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