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让家庭老年护理者的身心得到调剂与放松——日本养老保险的支援服务

2021年02月16日 医疗保健

年过八旬老人看护妻子的记录

最近收到一位88岁的老年朋友森田先生寄来的随笔录《老婆的一生》,最后的章节是“认知症—老年夫妇的末路”。文章记录了夫人被诊断为“认知症”(即老年痴呆、阿尔玛兹海默症)之后的10年中他的烦恼、思索和奋斗过程。

title

森田和夫人高中同班,他们俩的结合成为同学中最为轰动的话题。因为夫人不仅姿容娇美,还是同代人中少有的出色职业女性。来自学友的羡慕让森田文章的字里行间毫不掩饰地流露着对夫人的敬意和自豪,晴耕雨读是他们老年生活的梦想。打理家门口的菜地,定期外出参加各种讨论社会和人生的社会活动,与朋友交流各自编写的文章,一年数次与老朋友们相约旅游,参加同学聚会等,形影不离相濡以沫是他们退休后的生活模式。

然而,夫人在60多岁时开始有了记忆力明显衰退和外出迷路等症状,10年前被诊断为“中期认知症”。随着夫人不能做饭、自己穿衣困难、与他人沟通障碍等症状的出现,年过70岁的森田开始承担所有家务并照料夫人,森田家的生活模式也被无情地打乱了。限于当时对“认知症”的了解还很有限,没有太多可以借鉴的先例,森田也无法想象到认知症患者的病情发展状况,但他说不会把夫人送到老年福利设施,并决意要守候夫人到最后。

不久,夫人成了一个越来越需要生活照顾和看管的老小孩,稍不留神就不见踪影,她还会在家里“善意地”制造出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这让70多岁的森田惶惶不可终日,感受到了自己能力的极限。朋友们建议他让夫人去老人日托护理设施。此时,森田才想到使用介乎保险服务(延申阅读:让老人舒适体面的上门沐浴护理——日本介护保险制度下的社区老年服务),他开始向社区介护服务机构寻求居家护理的援助。

日间托付服务

日本老年人的居家护理支援服务主要有上门护理服务、日间托付服务、短期住宿托付服务等类型。上门护理服务包括为老年人上门做饭喂食、洗澡换衣、打扫卫生等服务。日间托付服务(日托)是指老人白天在社区日托设施度过。早上有专车到家门口迎接,设施提供健康检查、午餐、洗澡和娱乐等服务,有的设施还有功能训练和康复训练,傍晚设施专车把老人送回家。短期住宿托付服务是将需要护理的老年人托付给可以住宿的养老护理设施,家人可以有几天完全自由的生活。

title

日托设施一天的生活内容

经过一番了解,在社区日托设施的建议下,森田开始让夫人去适应日托生活。当时夫人还有一定的认知能力,她一刻也不愿离开丈夫。社区专职人员和护理经理曾上门劝说夫人不要让丈夫太累。日托从隔几天去一次起步,夫人的恐惧减少之后每周三天,后来固定为除了星期天,夫人每天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都在日托所度过。森田白天有了喘息的时间,他可以做些家务,外出与朋友会面,去书店购书,外出处理事情,坐下来写写文章等等,更多的是花时间打理菜地果园,从大地回馈的蔬菜花果中获得安慰。

title

森田大多数时间都在菜地里劳动

title

森田(画面前端)抽时间与朋友见面交流

认知症患者的认知能力不可逆转的衰退,导致失忆、失智、失能是必然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夫人从日常生活能力的下降、失禁、与他人沟通障碍等慢慢发展到自理能力和沟通能力的基本丧失。尽管森田每周只有星期日要全天照顾夫人,但是每天傍晚夫人回家后的衣食照顾依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疲于看护的日子越来越严峻,他不得不退出持续多年的社会活动,减少外出也让他与外界的交往骤然减少。

森田在文中写道:“每天,我要做所有的家务,还要照顾老伴。最大的负担是整天都要留意老伴大小便的排泄问题。到了后来,几乎每天都要替她从里到外清洗脏污的身体和衣服。想到眼前的她是曾经与我同甘苦共患难的老伴,就不禁伤感得眼眶发红,鼻子发酸。这些都是我早先没有想象到的无情现实。作为护理者,无论是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负担。在日托所家属会的交流中,护理的家人们也都有同感。长期处于这种状态下,护理者的受害意识和疲劳都会加重,夫妻之爱、亲人之情慢慢变成厌恶也不足为奇。对我来说,人生的未来是看不到出口的黑暗。”

“1年半前,老伴的症状已经到了“护理4级”(最高5级),经过多次短期居住的适应过程,她终于在排队等待的1年之后住进了特殊养老院。在那里有专业人员的照顾,一切就变得平静和安泰。我也从对老伴未来的不安和无情的日常生活负担的双重压力中解放出来。介护保险制度让我看到了患有认知症老人的人生终点,如果现在老伴还在家里由我照顾的话,60年婚姻生活中温暖的记忆都会烟消云散,我大概只有哀鸣。因为无法承受现实的残酷,说不定会双双走上绝路。日本的每个公民都有健康保险、养老金保险和介护保险,这三种社会保险制度可以说是我们普通百姓的财产,是我们能够安度晚年的基本保障。”

title

森田夫人入住的老年福祉施設“岩崎爱之乡” (图片出自岩崎爱之乡官网)

老人一旦住进“特殊养老院”,就可以享受全方位的护理服务直到生命终点。老人护理设施是日本介护保险制度中不同于居家护理的另一种形式,只有被认定为丧失了自理能力的老人才有资格入住。但是大多数设施终年满员,无法满足需要的状态促使日本更积极推广社区居家养老。

让护理者得到喘息的短期休假

在上一篇文章:“让老人舒适体面的上门沐浴护理——日本介护保险制度下的社区老年服务”中,笔者介绍了名叫高野的朋友居家护理97岁卧床老母亲的情景。前些天高野来邮件说,要利用介护保险的“护理者短期休假”制度去温泉疗养几天,这期间,母亲“临时住院”。我第一次听说“护理者短期休假”制度,她解释说,这是介护保险对居家护理家人的服务。她利用这个服务是为了调节一下生活,让自己得到放松和休息,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休假了。

title

高野(右)选择了在家里护理卧床的母亲

几个月前,高野利用“护理者短期休假”,从整日照顾母亲的状态中解放出来,一个人有了十天的九州环游。去一直向往的地方看看,吃一些早就听说的当地美味,享受无拘无束的自在,然后买了很多土特产礼物分给家人和朋友,向大家津津乐道地讲述沿途见闻……。这种过去常有的光景从开始在家护理母亲之后就发生了改变,在母亲病床护理和在自己书房工作,就成了她每天的生活节奏,家里的楼上楼下成了她的世界。如果有外出的特别需要,也会时时惦记着家里,不敢在外面耽搁太久。

高野的状态是大多数居家护理老人家庭的写照。照料病人饮食、服药、排泄、洗澡和医疗性护理,这些全部由家人承担,其负担也一直被认为是居家护理的弊端。护理者除了24小时日夜护理病人之外,还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现实让他们没有时间继续自己的兴趣爱好,娱乐和休息时间的减少也容易导致内心焦虑和心理压力。长时间的体力和精神重负使护理者感到承受能力的极限,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都受到影响。

上期介绍的日本的介护保险制度提供的家庭上门医疗和专业性护理援助大大提高了护理质量,减轻了家人的护理负担,由此使居家护理的方式渗透在全国的社区和家庭。随着介护保险服务的充实,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居家护理。为了使受护理的老人能够长期在熟悉的社区安心地过着家庭生活,减轻家庭护理者的负担也成为了推广居家护理的主要课题。

title

介护保险提供的居家护理服务内容:上门护理和医疗服务,日托和短期居住服务,负担设备租借和购买的部分费用。这些服务可以单独利用,也可以混合利用

实际上介护保险制度包含的服务不仅仅是针对需要护理的老人,同时也包括对护理者提供精神关爱和支持,前述的上门护理服务和日托服务都是为了减轻护理者的日常负担。此外,承担护理的家人还可以在一年中有3至4次“护理者短期休假”。经过与接纳老人短期护理设施的协调,护理家庭和设施的空床状况恰好温和时,可以把老人托付给专门设施照料,家人则可以有10天到2周的休假计划放心地去旅游、聚会、探亲、充电学习等,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这样的定期休假可以使护理者的精神压力得到释放,身心疲劳得到恢复,这样才能使居家护理在和谐的家庭气氛中长时间地持续下去。

无论是特殊养老院还是“临时住院”或“临时入住”,基本护理的8~9成费用都由介护保险支付,因此,很多像高野这样的居家护理家人会积极利用“护理者短期休假”,既让自己有休息的机会,同时也使自己不会因为护理老人而失去太多生活的乐趣和与社会的联系。照顾认知症妻子的森田也表示在护理经理提议下多次让夫人短期入住老人看护设施,他利用这个休假并不是为了外出,而是为了在家里可以放心拥有不必任何牵挂的夜晚。

结束了一周休假的高野送来了她在长野温泉修养时的照片。她说,充分休息之后体力得到了恢复,可以愉快地投入对母亲护理的同时,也开始期待下一次休假。作为资深电影评论家,她每年3月都要参加定期在大阪举办的电影节。有了介护保险的休假制度,她今年也可以照常参加,同样也不会因为照顾母亲而退出工作第一线。

title

高野在温泉疗养,暂时不用牵挂卧床的母亲

日本政府正在推进全面提供居家养老综合性社区服务的建设,终极目标是为老年人保持尊严并自立生活提供社会支持的前提下,让他们尽可能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以熟悉的方式继续生活,直到生命的尽头。

文/图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