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让老人舒适体面的上门沐浴护理——日本介护保险制度下的社区老年服务

2021年02月01日 医疗保健

好久没有联系的一位叫高野的朋友来电话邀请我去看一看日本居家老人的护理情况。早就得知她一直在家护理90多岁卧床的老母亲。想象着每天24小时护理病人的艰辛和忙碌,我一直不敢去打扰她,而她却说经常邀请朋友来家里小聚。高野安排我在有上门沐浴护理的那天去她家。

很早就听说过一点日本上门洗澡服务的事情,但却没有机会看到实际过程。即使是我身边的老年人,因衰老或健康状况恶化需要接受“介护服务”之前,他们几乎对老年人护理服务的具体内容也不甚了解。因为有“介护保险”制度为走向衰老的人们保驾护航,他们对不可抗拒的生活能力的退化并没有太多的焦虑和不安。

上门沐浴护理

久违的高野满面春风,没有我想象的不堪重负。她带我进了一楼客厅,靠墙的床上躺着她母亲。客厅在太阳的照射下明亮、温暖、整洁,没有我想象的室内杂乱和特殊气味。2年前还能自理的老人经历了2次脑中风之后,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生理上的自我控制和语言沟通能力,靠鼻食(通过鼻中插入胃部的导管注入流质食品)维持生命。她看上去干净、安详,高野说,她一个人白天照顾母亲,每天有护士来查看和医疗护理,每周有一次上门沐浴护理。

title

1)服务人员到达

按照预先约定,由护士、操作员、助手组成的三名专业人员乘移动沐浴车准时来到高野家门口。服务人员按照各自的分工迅速开始工作。

护士进屋给老人量体温和血压,询问家属了解老人的状况。与此同时,另外两人将浴缸安置在病人床边,为提供安全舒适的沐浴服务做着准备。

title

2)沐浴前的准备工作

当天是否能够按计划给老人洗澡,要根据护士对老人健康状况的检查结果判断。如果老人当时状态不好或者不适合全身沐浴,就会临时改成半身沐浴或者是其他方式的身体清洁护理。

title

不一会,两个半截浴缸被组装成一个滴水不漏的浴缸,来自专用车的热水管和通往住家下水道的排水管都连接在浴缸上。为了安全方便操作,也为了病人舒适,浴缸上装了一个可以固定网状担架的钢架,它可以在沐浴过程中调整“床面”的倾斜度。浴缸边沿还罩上海绵套,防止沐浴过程中病人触碰到钢架而损伤皮肤。

title

3)沐浴护理开始

当沐浴用具都准备就绪时,护士已经为老人脱衣完毕并盖上浴巾。操作员把老人的自动床调整到最合适的位置为搬运老人做好准备。所有设备组装和调整、搬运老人的操作步骤全部由“操作员”主导;护士一直是沐浴前后检查和观察老人状态、为老人服务的主要角色;助手是在每个过程中的协助角色。

title

老人被抬到担架网上,通过调整高度让老人的腿部浸入温水浴缸,使身体逐渐适应沐浴状态。

助手与操作员开始给老人洗头,护士开始整理床铺。因为老人身上插有胃管和导尿袋,在搬运和沐浴过程中这些都倍加小心注意。

title

护士为老人洗脸,背部的清洁则是在3人的配合中完成。途中老人睁开一直紧闭的眼睛环顾四周,从她的表情中能看出她非常放松和安详,只有在舒适和没有惧怕和担心的状态下才会有这种表情的自然流露。

title

分别在浴缸两侧的护士和助手轻柔地搓洗着老人的双手和双脚。看着老化的角质夹在肥皂泡沫落入水中,高野几分羡慕地说:“这整个儿是一个保养套餐,我们健康人去专业设施享受这种服务的费用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老人在最后沐浴冲洗的时候居然安详地睡着了。

为了让老人在不失尊严的状态下接受沐浴护理,无论是脱衣穿衣还是搬运以及躺在浴缸的状态,整个过程都没有暴露老人整个身体的瞬间,在工作人员熟练的操作中老人的体面始终被保持着。

4)沐浴结束之后

三人将老人从浴缸上抱起放到床上。护士为老人擦身、穿衣,用电吹风吹干头发,并再一次检查老人的各相健康指标并记入健康管理表上。其他两人负责清洗浴缸和收拾场地。

title

所有的程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彼此的配合是那么协调和默契,他们之间也没有多余的对话询问;既感觉不出忙碌和紧张,操作和搬运种也不会因为场地狭小而有磕磕碰碰的声音。

title

因为洗澡本身也会消耗老人的体力,从沐浴到结束只有10分钟,而工作人员从抵达到离开束所需要时间一般是45分钟左右。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任何水迹,也没有任何杂乱,一切是原来的状态。他们一般每次出行会连续去五个家庭,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去10个家庭,这种工作量不禁让人感到惊讶,更让人佩服。

介护保险制度

也许有人会问,什么样的人能享受这样的服务?

这种服务的对象是被医生认定评价需要接受护理的老人,介护保险制度保证任何一个满足介护标准的公民都能平等地享有这样的服务。

日本的“介护保险”与“健康保险”(医疗保险)一样,是每一个公民都必须加入的保险体制。年满40岁开始缴纳介护保险金,年满65岁之后如果因为疾病和衰老造成生活障碍,可以在得到医生的护理等级评定之后,申请介护机构提供相应的服务。介护级别从1级到5级,从行动不便到全身瘫痪都能得到相应的服务。对大多数人来说只需要负担费用的10%,剩余由介护保险负担。

介护保险制度力图实现老人设施和社区养老并存,建立全社会共同对需要护理的老年人提供帮助的机制。早在30多年前日本就有了民间上门沐浴护理,2000年开始的“介护保险制度”使这项服务成为介护保险多种项目中的一个,并被标准化。当一个人无法自己洗澡,或者仅靠家人的帮助洗澡仍然很困难,Ta就很难保持身体的清洁和良好的精神状态,需要护理程度越高的人在家洗澡的难度就越大。上门沐浴护理不仅能使利用者保持个人清洁,还可以减轻利用者和家人的负担。这种服务经过20多年保险制度的完善和发展,现在在日本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得到医生诊断和许可的老人,无论穷富和地位高低都能在需要的时候以同样的低廉价格享受本文开头介绍的服务。

title

上门沐浴护理的标准服务设备(来自网络)
*如果是高层楼房,则利用病人家里的热水

护士每天定时检查护理

话题回到高野家里。沐浴工作人员离开不久,每天上门查看老人状况的护士按时来了。她首先查看了沐浴时间的老人健康状况记录,然后为老人做了口腔清洁护理,还使用吸痰器为老人清理了呼吸道。她一边工作一边与家人说起这一天的情况,了解老人的身体变化和家属的各种不安和问题。如果有医疗上的问题,她会及时处理或者是向主管医生报告,由医生及时对应。半个小时后,护士提着工作包离开。

title

护士进行口腔护理和吸痰护理

当所有的检查结束后,老人开始“午餐”。高野说,白天除了三餐鼻食和更换尿布,并不需要一直守候在旁边。室内温度和湿度都通过空调和加湿器保证在最舒适的状态,所以也不需要时常喂水或用棉签湿润嘴唇。过去为了预防卧床病人患褥疮,需要每隔2小时翻身。现在,有专门的人工智能褥垫,自动地改换病人部位和姿势,这样大大地减轻了护理的负担。

高野介绍说,今天看到的各种护理以及老人用的病床、AI床垫、吸痰器等设备都是租借的,鼻食器具等各种维持生命的必须品是买来的,二者都是介护保险范围,所以费用很少。

处于这种状态的老人也可以选择住进专门的老人院。高野说因为有了介乎保险体制下的社区的服务支持,她觉得自己在家里工作的同时也可以照顾好母亲,老人在家里能感受到亲人的温情。母亲从医院转入家庭之前,按照规定,高野还专门在医院接受了作为家人所必须具备的护理操作技能培训。在年轻护士的严厉指导下,高野掌握了照顾长期卧床病人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和注意事项。因为每天有护士上门,任何细微的异常都会被及时发现和处理,母亲没有长期卧床病人容易出现的各种并发症。

title

高野和母亲

去年疫情发生后,少数养老设施发生群体感染,几乎所有养老设施都谢绝家属会面。高野很庆幸母亲是在家里,她也从护理母亲的过程中对自己将来体面地老去有了从容和安心。

有人说,优雅地老去那是文化的境界;体面地老去那是物化的支撑。正是为了实现这样的社会,日本各地都在努力推行的《高龄者保健福祉计划》和《介护保险事业计划》。

文/图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