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将开启国会议员与学术界共同制定政策

2020年07月08日 宏观政策与科学奖

此前可以说完全没有关系的日本立法机构开始与学术界之间进行对话。日本工程院对欧美主要国家的现状进行了调查和研究,并根据调研结果整理了建议,以此为契机,6月25日在众议院议员会馆的会议室举行了首场研讨会。参加研讨会的国会议员和科学家都指出了向政治家提供科学建议的重要性,并就今后在科学家代表机构与立法机构之间建立稳定的对话渠道一事达成了一致。日本工程院将于7月内成立“政策共创推进委员会”,开始具体活动。

title

在日本众议院议员会馆,日本工程院举办了研讨会

研讨会上公布了“旨在实现国会议员与科学家共同制定政策的建议”,该建议所依据的基础是日本工程院的永野博顾问(前专务理事)主导实施的 “关于立法机构与学术界的知识信息共享的调查和试行研究” 调查。调查人员与英国、德国、法国、瑞士及奥地利的科学院及其相关机构和议会议员等进行了面谈,同时结合美国和欧盟(EU)的相关文献调查结果,明确了日本与这些地区之间的巨大差异。

在欧美主要国家,以学术和艺术领域的指导者为会员,不仅是在学术和艺术领域,还面向社会举行活动的“Academy”的权威和影响力非常大。科学领域的个人和团体统称为“Academia”(学术界)。从2019年4月开始历时1年多的调查和研究再次明确了一点,那就是相当于国外科学院的日本机构与欧美主要国家大不相同,而且Academy和Academia这两个词在日本也没有得到充分的理解和广泛使用。

建议中提到,在日本,被政府命名为科学院机构是日本学士院(Japan Academy of Science)。只有被公认取得了杰出学术成就的科学家才能成为会员,这一点与主要国家的科学院相似。不过,日本学士院完全没有开展建言献策的活动,与立法机构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而与主要国家的科学院相似,实际作为日本的科学家代表机构开展活动的是日本学术会议(Science Council of Japan)。建议中指出,“(日本学术会议的)会员不一定是学术界的代表性科学家”。其他主要国家的科学院全都采取终身会员制,而日本学术会议的任期为6年,建议中指出这一点,认为日本学术会议的会员只是“就任时符合任命条件的专家”。

与日本学士院不同,《日本学术会议法》将日本学术会议定义为“向政府提出建议和劝告的机构”。不过,政府委托日本学术会议就某个课题进行回答的频率一年最多只有一次。日本学术会议提出过很多“建议”和“声明”。但这些都是单方面提出的,不属于政府要求回答的科学咨询。也就是说,日本学术会议作为科学咨询机构,并没有被行政机构寄予厚望。另外,针对立法机构也没有规定任何任务,实际上也没有任何联系。建议中写道,日本学术会议是隶属于内阁府的行政机构,基于这种特性,也“无法肯定地称其为国际标准的科学院”。因为欧美主要国家的科学院是独立于政府的机构。日本学术会议自身也认识到了这一现实,其内部领导有时会自嘲地说:“(日本学术会议)是既没有权限,也没有(像日本学士院那样的)权威的机构。”

“科学领域的代表性机构日本学士院和日本学术会议都没有与议会建立起组织联系。因此,目前一直是通过科学家和专家个人或者行政机构向国会议员提供科学信息,并没有能直接将学术界存在的各种观点系统地传达给议会的渠道。”建议中指出,尤其关注学术界与立法机构,也即科学界与国会议员之间完全没有对话和合作的问题。

那么作为调查对象的欧美主要国家情况如何呢?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的各项职能中有一项就是“为政策制定者提供科学建议”。德国的代表性科学院利奥波迪纳国家科学院的职能之一也是提供政策建议。法国、瑞士和奥地利也一样,各个科学院都建立了提供政策建议的体制。在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作为国家科学院组成了联盟,积极提供政策建议。这些科学院的特点是,提供建议的对象并不局限于行政机构,还有立法机构(议会)。独立于政府也是欧美主要国家的科学院的一个重要共同点,基于调查研究结果,站在独立于政府和议会的中立立场上提出的科学建议的方式也深受国民信赖。

title

日本众议院议员伊佐进一在研讨会上发言

日本工程院6月25日在众议院议员会馆主办了题为“政治家与研究人员合作会发生什么?(国会议员与学术界的关系构建)”的研讨会,众议院议员伊佐进一(公明党)和大野敬太郎(自民党)两名国会议员参加了研讨会。两人大学均毕业于工学部,共同点是均强烈感受到了国会议员与科学家团体进行对话和合作的必要性。伊佐议员大学毕业后曾在科学技术厅和文部科学省负责科学技术政策,大野议员先后在富士通研究所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客座研究员,之后与伊佐议员一样,于2012年成为众议院议员。

在研讨会上,伊佐议员说:“科学与万事万物有关,政治与世间万事万物有关。科学家与政治家之间没有对话是很严重的事。”他强调,必须缩短政治与学术界之间的距离。大野议员表示:“在企业从事研究开发时,我觉得不能利用政治。应该有很多科学家都想通过研究内容争胜负。但科学家拥有政治素养极为重要。”他对科学家参与政治表示了极大的期待。

title

众议院议员大野敬太郎在研讨会上发言

伊佐议员说:“总感觉与行政机构有关系的科学家很多都是政府需要的人。这种情况也应该改变。”他指出,需要改变行政机构与科学家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促成行政机构与学术界的合作这种日本独特的结构。这种观点是基于以下现状得出的,即由于目前立法机构与学术界之间没有联系,需要科学建议时,只能委托行政机构推荐能提供建议的科学家。因为委托政府推荐的话,政府只会推荐自己喜欢的科学家。

关于这一点,大野议员也发表了相同的意见。“由学术界来推荐合适的科学家是最好不过的。现状是立法机构并不清楚各个领域的代表性科学家是谁。”他强调立法机构与学术界之间需要建立不同于现状的关系,目前只有行政机构选出的科学家在为行政机构提供建议。

曾在被科学家视为科学技术政策指挥塔的“日本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担任常勤专家议员的科学技术振兴机构顾问、东京工业大学前校长相泽益男,以及日本农业与食品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机构理事长、三菱电机公司前副社长久间和生,分别回顾了主导制定科学技术政策的困难。两位议员提出需要提高研究人员的政策素养和国会议员的科学素养,对此,久间对日本国民的科学技术素养较低也表示担心,提醒大家关注如何提高国民素养的课题。

title

日本工程院顾问永野博(右)代表主办方在研讨会上发言

研讨会结束后,日本工程院顾问永野博代表主办方发表了讲话。他说:“很高兴与各位年轻的理工科出身的国会议员意识到了共同的问题。提高研究人员的政策素养和国会议员的科学素养并非易事,但这是应对气候变化和传染病,以及利用IT(信息技术)和AI(人工智能)解决社会课题时不可或缺的。即使只有5%或10%的国会议员对此表示理解,日本的政策制定系统就肯定会改变。”

另外永野还透露,日本工程院将成立“政策共创推进委员会”,努力实现让科学家与政治家相互提供建议,共同制定政策的模式。

日本工程院不同于日本学士院和日本学术会议,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团体。其会员(正式会员821人,客座会员31人,赞助会员47人)是“在学术界、产业界和政府机构等,为工学、科学技术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领域广泛做出过突出贡献,拥有远见卓识的指导型人才”。现任会长是同时还担任日本化学会会长和政府规制改革推进会议议长等的三菱化学公司董事长小林喜光。日本工程院提出的使命是,“促进工学和科学技术整体的进步并进一步维持其与人类和社会的关系,从而为日本乃至全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做贡献”。

title

向文部科学大臣柴山昌彦(右起第二人)介绍紧急建议内容的日本工程院会长阿部博之(左起第二人)。左为专务理事永野博(以上均为2019年5月7日当时的职务,地点为文部科学省)

现任名誉会长的前会长阿部博之(综合科学技术会议前专家议员,日本东北大学前校长)在任时积极为政府提供了建议,曾于2017年5月和2019年4月两次整理题为“遏止日本的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的紧急建议,提交给了文部科学大臣和内阁府特命(科学技术政策)担当大臣,并相互交流了意见。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工程院官网
日本工程院2019年紧急建议“遏制日本的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
日本工程院紧急建议“遏制日本的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

【相关报道】
2019年05月10日“日本工程院发布紧急建议,遏止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
2017年08月02日“专访日本工学学会阿部会长:请教遏止科技能力下滑的对策
2018年06月27日“日本学术会议的社会影响力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