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富士通率先布局“新常态”工作方式带来的思考

2020年07月10日 日本企业

新冠肺炎大流行推动社会变革的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远程办公常态化。

2020年2月25日,日本总务省网站发文向社会号召:为防止新冠病毒扩散,从减少跟患者或感染者接触机会的观点出发,希望尽可能积极地采用远程工作方式。以这一时间点为标志,各企业响应总务省的号召,纷纷转向远程办公。

其实,日本政府为提高人口减少与高龄化社会的劳动生产率,早在2018年5月31日就在众议院通过了所谓的“工作方式改革相关法案”, 同年6月29日通过参议院的审议,在2019年4月正式开始实行。

title

远程办公图例,来源:厚生労働省「テレワークではじめる働き方改革」

该法案的目的是:纠正长时间劳动;实现多样灵活的工作方式;确保不受雇用形式限制的公正待遇而采取的措施。其中“多样灵活的工作方式”就包括远程办公。

但是,迅速地导入远程办公,对非IT企业以及技术力量受限的中小企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厚生劳动省通过LINE官方账号实施的“针对新冠病毒对策的全国调查”的结果显示,4月12日~ 13日的远程办公导入率全国平均只有27%。虽然比政府宣布紧急事态前大幅增加,但离政府的目标70%还很远。而且,各自治体的都道府县也有很大的差距,东京都远程办公率最高为52%,但也有很多县还不到5%。

虽然改订的“工作方式改革法案”对采用远程办公的中小企业发放补助金,但是,也有中小企业表示不知道该如何引进远程办公环境。为了实施远程办公,必须从改变就业规则,制定在家办公制度,以及实施远程办公的机制着手。

这涉及技术、制度与文化几方面的问题。技术上要实现所有员工都可以迅速、安全地共享组织内部的信息,实现与面对面交流同样水准的沟通。制度上包括考勤、考核的实施,文化方面有典型的“印章”的影响。

虽然使用云服务变得越来越普遍,信息从纸质文件演化到数据存储到服务器的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突然有一天说,“从明天起让大家都能共享云服务里存储的数据!” 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乃至即使是日立与富士通这样的IT巨头也为突然堵塞的VPN以及信息交流而苦恼。

短短的几个月里,这些IT企业首先解决了本公司向远程办公转移过程中所遇到的难题,然后将这些经验转变为面向客户服务的素材,IT企业从新冠疫情危机中捕捉到了新的业绩增长机会。

其中对“新常态”身体力行走在最前沿的当属富士通。

title

富士通公布的远程办公新常态

富士通于7月6日宣布,将针对新冠疫情后的“新常态”,改革其工作方式,减少办公室面积50%,在约8万名日本国内集团员工中,除生产基地及客户常驻人员外,其他员工基本上都从事远程办公。从7月份开始,将向全体职员支付每月5000日元的通讯费和光热费等补贴。同时,废除了通勤月票费用的支付,变为上班时的实报实销,以削减经营费用。

日立从2020年3月26日起,东京都内的事业所开始在家办公。虽然从1999年5月开始日立就导入了在家办公制度,但是整个公司在家办公,在导入该制度以后的15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日本IBM为帮助客户企业迈向新常态时代,提出了“强化与核心客户的关系”、“削减成本”、“加速省人化”、“强化风险态势”等4项目标。并且,为了实现这4个目标,筛选出了7项战略主题。微软的BOX数据共享服务,在日本的客户达到了6000家,在全球则达到10万家。其他与居家办公有关的品牌如Zoom,思科的Webex,微软的Teams等都风生水起。

日本著名电商Mercari与mercaripay从2020年2月19日开始,原则上在家办公,以确保员工的安全。经过几个月的实践,该集团制订了一个“新常态工作方式”,决定从2020年7月1日开始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试验,由个人和团队根据具体情况,自由选择是否远程办公,上班时间,以及上班频率等等。

总部设在澳大利亚的技术公司阿特拉先(Atlassian),在全球布置了12处办公室,2月起日本法人的职工开始在家工作,3月上旬起分布在全球的4000名职工全部在家工作。

但是,富士通的一系列决定将疫情中不得不采取的对策予以了制度化,这对整个日本社会的影响将是非常巨大的。日本是一个雁型社会,有人挑头,就会有追随者。大公司将办公室减半的话,东京都内的写字楼市场前景堪忧。通勤者减少对舒缓上班高峰有益,但势必影响城市轨道交通运营企业的业绩。

笔者更关注的是从长远角度看,全面远程办公是否影响企业的创新。在互相不见面的情况下,开发与设计的灵感与交流是否可以维持。从个人的经验来看,在家办公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错觉在困扰,开会时虽然都是从各自的住所上线,但“感觉”好像不去上班的只有自己,屏幕上的对方却都在对面的一个会议室里。至今的几个月里,基本是过去工作的延续,跟“熟人”打交道。如何结识新面孔,拓展交流圈,尚未可知。

调查公司Unipos在4月24~27日以网络调查的形式,对实施全国远程办公的上市企业的333名管理人员和553名20岁以上的一般职员进行了“远程办公长期化的组织课题”意识问卷调查。其结果是,远程办公的一般职员里的40%承认“团队生产效率降低”。

推动全面远程办公的“新常态”,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社会实验,由此变革带来的影响尚难预测。新常态不仅影响企业的业绩,也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如果仅仅是着眼于削减经费的话,是否会事与愿违呢?

供稿: 戴维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