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让我好好抱抱你

2021年02月26日 中小学教育

(一)日本的“佛系”抗疫

这几天东京横滨一带阳光特别好,日里走在路上总是春风习习,令人感到无限惬意。早春的腊梅之后,各种颜色的梅花暗香涌动,街头巷尾花坛里的水仙花、油菜花、风信子花们也不甘寂寞地争奇斗艳。

title

东京的梅花

春天真的来了,毫不理会疫情的存在。

截至到2月22日为止,全世界新冠感染者数已经达到1.11亿人,虽然有6,270万人得到了恢复,但也有246万人失去了生命。这场浩劫,依然在继续。

日本由于长时间的被动抗疫,使得疫情根治显得遥遥无期;为搞活经济实施了“Go to travel”这种旅游补助政策后,疫情重灾区从东京一带扩展到了全国各地。去年10月份起全国感染者数激增,一度从日增百人以下变成日增七千以上。截止今天,日本国内感染者数已达42万5,597例,死亡者数为7,474人。针对这种状况,政府从1月8日开始再次实施了“紧急事态措施”,目前这种状态在包括东京在内的10个县(相当于省)仍在继续,并暂定持续至3月7日。

日本的“紧急事态措施”主要是要求餐饮店缩短营业时间,要求在晚间8点前停止营业。其次是请求人们尽量不要外出,再者就是要求尽可能实施居家办公。至于大型活动,也“请求”大家在限制一定人数等条件下开展。

刚刚开始实施的1月前后似乎有一定的可视效果,但随着感染者数从日增七千降到目前的日增数百以后,人们似乎又开始了从前的日常。从东京新宿、涩谷下班回家的电车上又变得座无虚席,毫无“空间”可言;公园里低年级的孩子和家长们也许是为了避免在室内见面而纷纷来到公园,孩子们捉迷藏的捉迷藏,跳绳的跳绳,打球的打球,好一片热闹,看不出哪里有疫情;餐饮店只能营业到晚8点,那就白天出来喝酒,隔窗看看餐饮店里,总有一些不要命也要喝酒的豪杰。

title

公园里的孩子们

从进入“紧急事态措施”期间后,日本的感染人数的确下降了,但数据表明每天的核酸检验人数也在呈比例下降。很好,不检测就不知道,这个国家的文化之一是大家心有灵犀心照不宣,谁也不把纸捅破,不需要英雄主义,要沉没大家一起来就好了。

常有人问,新冠也好,地震也好,福岛核辐射也好,日本人不怕么?

当然怕。怕怎么办?怕也没有用,那就大家一起安静地挺到能挺得住的那一天吧。

听天由命,消极人生,在短暂的人生中悠哉游哉地珍惜,也许,这就是这个“佛系”社会日本。

(二)小学生嘀嘀的抗疫生活

可是,在这个佛系社会中,小学生们似乎没有那么消极。至少我家嘀嘀是这样的。

与第一次“紧急事态宣言”有所不同,日本的第二次“紧急事态措施”中排除了中小学停课。因此,小学生们依然可以在疫情下每天高兴地去上学。

嘀嘀每天早晨除了背书包戴口罩以外,还要拎着一个小水壶去上学。因为疫情下大家不能像以往那样在公用饮水器前排队共饮了。

课间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一到下课便飞奔去操场,而要确认一下墙壁上的日程表,全校6个学年分成3个部分每天轮流使用操场和图书馆,以避免操场或图书馆人员密度太大。

但这些似乎毫不影响嘀嘀的心情。只要能上学,和大家一起生活,嘀嘀就感到开心。

不能利用操场和图书馆的日子,嘀嘀和班里同学想着办法让自己开心,喜安静的同学会在座位上看书,但嘀嘀和一群足球队的小子们坐不住,便搞起过家家。他们扮成便利店店长假装面试员工,还假装便利店小偷,假装警察等等,他们自己找乐子,只有大人们猜不到的,没有孩子们想不到的。嘀嘀睡觉前跟我说这一段的时候,还自己高兴地哈哈大笑,可见他白天和小伙伴们有多么开心。

中午嘀嘀的学校也和所有日本小学一样,在教室里吃食堂阿姨们亲手制作的午餐,日本称作“给食”。中午值日生换上白大褂、戴上白帽子和口罩,到食堂去把大家的午饭领到教室,然后分给班级的每个同学后,孩子们和班主任老师一起在教室用餐。

每天三菜一汤加牛奶,午餐时间无疑是嘀嘀最快乐的时间。只要没有他偏食不爱吃的东西,嘀嘀总是吃得最快,然后按规定可以再盛一次自己喜欢吃的菜。但前提是一定要将第一次领到的饭菜吃干净。为了再吃一碗他喜欢的肉肉什么的,嘀嘀总是一边作呕一边强吞下自己偏食不爱吃的食物。这一点,我简直服了他。

当然,嘀嘀并没有我说得那么没有节操,对于蘑菇、萝卜和黄瓜,嘀嘀是誓死不从的。

嘀嘀爱上学,还有一个当仁不让的重要理由,就是放学后可以和同学一起约好去公园玩耍。只要能和同学玩耍,嘀嘀可以不计较家里没有准备零食。拿个足球,骑上他的学童自行车,一溜烟功夫就消失到公园去了。傍晚5点钟是嘀嘀回家的门限,为了能多玩儿1分钟,他总是为了赶时间跑得气喘吁吁,红着个小胖脸回家,尽管辛苦,也满心乐意。

可惜前几天有一件令嘀嘀有些难过的事。因为有一位很要好的同班同学就要到美国去了。同学的爸爸本来就在美国工作,前段时间因为美国疫情异常严重,所以小朋友和妈妈先回日本来了。但一直和爸爸分开生活总不是长久之计,这次小朋友家人决定还是回到爸爸工作的纽约去生活。

嘀嘀不无担心地说:“美国好像疫情很严重啊”,过了一会儿,又说,“但我不会说的”。看似没心没脑没肺只知道吃和玩儿的嘀嘀,不舍得与同学分开,又有些为同学担心呢。

那一天,据说他们全班同学一起下课后去了平时那个公园,大家一起进行最后一次玩耍,权当为去美国的小朋友开了饯行会。小朋友为了感谢大家,则为大家准备了纪念礼物――每人一支铅笔,铅笔装在纸袋里,纸袋表面用日语写着“谢谢你”。

title

傍晚了,孩子依然在公园玩耍

(三)高中生们的苦闷

“佛系”抗疫下,高中生咯咯便没这么无忧无虑了。

每天不到七点,咯咯就要拿着便当离开家,换乘一个小时电车后下车还要步行15分钟去上学。早晨的电车据说和疫情前没有区别,仍然拥挤得很。

到了学校后还要遵守很多疫情下的详细要求。比如同学间说话要做到最小限度,要求没有必要时尽量不说话。各校园活动部也从每天活动而被改为每周1~3次,从前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行的各种校际比赛当然被取消,每年冬季学校组织的滑雪活动也因疫情而泡汤。更不用说夏季合宿、校园文化节、短期留学、毕业旅行等等,几乎所有属于青春属于校园生活的东西几乎荡然无存。高中生们身体渐渐成长为大人,但精神状态却处于“不完全燃烧状态”,同学间、师生间也没有了活动中自然发生的笑容、交流、拍手甚至拥抱,大家隔着口罩处于一种半隔膜状态。

title

久违的球场

咯咯有些日子表示晚间睡不好觉,胃口也不舒服。看到笑容从他脸上消失,每天有些沉沦的样子,我曾问过他是不是学校里出现了什么问题。哥哥说问题倒是没有,只是觉得去学校没有意思。为此我也曾担心过一段时间。

前两天多家媒体报道了日本国立成育医疗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30%高中生出现了“情绪低落”、“没有食欲、体重减少”、“睡不着觉”等忧郁症状。其中还有16%的学生出现拔毛发等自伤行为,6%的人表示“每天都在想不如死掉算了”。该研究中心表示,这一数据高达如此水准尚属调查以来第一次,由此可见“佛系”抗疫下导致疫情旷日持久,对于高中生们已经产生了病毒以外的不良影响。

该研究中心指出,(学生们)“出现心理压力等问题后往往不知该向谁倾诉,也不了解压力该如何消除,因此希望家长教师等周围人能够及时察觉并接受和理解孩子们的苦闷”。在调查中当问到学生们具体有哪些不安情绪时,有人表示“担心学业因疫情拖延而跟不上应考水准”,也有人表示“社会上很多人的防疫措施并不得当,因此每天乘电车上学感到恐惧”,更有人表示“疫情开始后有人说别人坏话,开始歧视别人”,“被新冠束缚,感觉完全没有了自由”等等,可见年轻善感的孩子们除了来自病毒自身的恐惧以外,还有来自疫情下各种社会问题的烦恼、忧虑和苦闷。

咯咯最要好的朋友泽君前几天也突然发来短信,说有可能要去看心理医生,目前因有考试,所以心理咨询将定在3月以后。

泽君曾是补习班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与咯咯是竞争对手又是好朋友,现在在另外一所非常优秀的高中学习。收到短信后不难看出咯咯受到了小小的冲击,毕竟是最好的朋友,也毕竟咯咯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我鼓励咯咯回复泽君: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可以随时洗耳恭听,也愿意一起分担。因为我觉得这时候泽君也许最需要的是找人倾诉。

泽君看到咯咯的回复后,表示希望考完试后能一起去吃一次烤肉。

衷心希望泽君能够克服这次困难,也希望咯咯能在泽君这次困难中与他一起克服。

(四)让我好好抱抱你

高中时期是一段特殊的敏感时期,即使没有疫情,也会因身心成长而导致各种现实性的难以契合。这段时期他们象茁壮成长的小树,因为成长的猛烈而在精神上往往需要处理太多信息,也因此而容易处于不安定状态。他们除了身体需要锻炼而得到成长,更要在这一时期学习知识来应对竞争和未来挑战。他们还要在人群和社会中寻求自我,要应对有关前途未卜的不安和迷茫,也要在生活中处理同学、师生、男女间以及父母间的各种人际关系,他们已经很难了。

现在,持久的疫情下需要本身处于特殊时期的这些高中生们来进行一种“非正常”的生活,无疑对于年轻的高中生们来说实在有些苛刻。

咯咯在初中时曾经是校网球队的骨干,进入高中后也是校队的中心成员。但是,近来他看起来像一个渴望拥抱渴望爱的落寞的孩子。有一天在一次随便聊天中,他告诉我在初中时球队伙伴们经常会开心大笑,赢了球会互相拥抱,平时也会聚在一起山南海北地侃,而现在进入高中以后便赶上疫情,活动极端地减少,加上随时要有一种克制心态,因此感到大家彼此总是隔着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很少有机会像从前那样发自内心地欢笑,更没有机会与大家有肢体接触、拍手拥抱什么等等。

听他这样说,我不禁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说一群高中生把疫情结束后自己希望做的事写在了纸上。有人写道“想和伙伴们一起为一些无聊的事情去大声欢笑”,有人写道“想摘掉口罩,好好化妆”,也有人写道“想和大家一起去参加毕业旅行”,还有人干脆用英语写道“我想你”,有一个学生写的内容,则让我看后不禁流泪,他写道:“我想好好抱抱你!”

title

“我要紧紧地拥抱你! 做好思想准备~”

是啊,我想好好抱抱你!这不是青春的呼唤么?不是青春应有的样子么?

比赛赢了,大家热烈地抱在了一起欢呼;比赛输了,大家悔恨地抱在一起痛哭。我们常见的青春最该有的样子,现在看不到了。高中生们纯粹的火热的青春,本应是跃动的闪耀的青春,本应是光亮的美好的青春,现在在疫情下变得隔膜而陌生,变得有距离而冰冷,变得模糊,变得畏惧。

他们的年龄不再允许他们像小学生那样天真烂漫地求拥抱,但他们的内心何尝不渴望他人的爱,不渴望他人的拥抱,不渴望真情交流和心灵激荡?

疫情越冗长,越变成一种扼杀人性式的慢性折磨,它让孩子们的脸上渐失笑容,让年轻人的心日渐干涸。

看着咯咯们的样子,我衷心盼望随着春天的到来,随着安全疫苗的推广和实施,能够早日消灭疫情,从而结束各种隔断和分裂,结束歧视和忧郁,好让年轻人能够早日找回那颗快乐向上的心,能够尽情地朝着青春的光芒,尽情发挥,尽情潇洒,尽情拥抱和爱恋!

同时,我也更想说,“孩子们,不要怕!要勇敢,要坚强,要坚持到最后胜利”。

要知道人类自古与病毒和疫情做过无数次战斗,我们始终胜利地走过来了。所以在疫情面前,我们除了要谨慎当心,更要坚信、坚强和大无畏!有了坚信和勇气,我们才能在黑暗中看到光明,找到快乐!

2020年2月23日成稿
文/图片:王景贤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