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为不上学的学生直播授课,寝屋川市借新冠疫情推行新措施

2020年08月13日 中小学教育

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寝屋川市开始面向中小学生直播授课,还打算将直播授课的适用范围扩大到因各种原因不愿意去学校的学生中——该市市长广濑庆辅8月6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记者发布会,介绍了这项新举措。因新冠病毒疫情扩大,日本的大学和高中上网课的情况增加,但寝屋川市的举措有一个特点,即还为那些不愿意到学校或长期休病假的学生提供支援。广濑市长表示:“通过让学生们按照自己的节奏适应课堂氛围,希望能帮助他们将来到学校上课”。

title

寝屋川市市长广濑庆辅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介绍新冠病毒对策(记者会视频截屏)

寝屋川市位于大阪市的东北方向,距离大阪市中心约15公里,作为在大阪市工作人员的“生活城”取得了迅猛发展。1960年人口只有5万人,15年后迅速增至5倍的25万人,创下了日本第一的人口增长率记录。之后人口开始减少,现在为23万人。目前面临的一大课题是改变老年人居多的人口结构。为吸引年轻人迁入,该市采取了很多对策,比如18岁以下可以享受免费医疗等。广濑市长强调说,此次以市立中小学的学生为对象实施的直播授课也是基于该市制定的“建设能安心育儿的城市”这个目标而采取的措施。

截至8月5日,寝屋川市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累计为64人(其中47人已经出院)。与其他地区相比并不算特别多。而且在4月30日之后的1个半月里无新增感染者。据广濑市长介绍,自全国的小学、初中和高中全部停课的3月2日以来,家长对教育的期望迅速改变。寝屋川市开始通过YouTube发布市立中小学的教师录制的授课视频是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第二天,也即4月8日。目的是避免耽误学习进度。另外,还针对小学4、5、6年级的学生和中学生发布由开展补习班业务的民间企业提供的网络视频。针对家中无法上网的约400户家庭提供录制了授课视频DVD,以实现教育的公平。

随着紧急状态解除,寝屋川市从6月1日开始独自实施选择到校制。这项措施允许因患慢性病等而对去学校感到不安的学生在家中学习,不视为缺席。另外还从6月15日开始进行课程直播。直播方法是,教师在教室里为学生讲课时,利用前面设置平板终端进行拍摄,并通过在线视频通话系统“Skype”发布。学生可以利用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观看。直播采取单向通信的方式,而非双向通信。广濑区长强调了这种方式的优点,即无需添置新的设备和器材,教师也仅增加了操作平板电脑的工作,负担并不大。

title

图片出自寝屋川市市长广濑庆辅的记者发布会资料

刚开始时,由于已经1个半月未出现新增病例,课程直播的观看者仅8人。不过,7月底因两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发现有教职员及学生感染,观看者迅速增加,截至7月31日增加到了72人。发现教职员和学生感染后,寝屋川市对该班级采取了停课2周的措施。停课班级的学生观看的是未出现感染者的邻班教室的课程直播。

课程直播的对象将从8月17日开始扩大到约600人,包括不愿意去学校的学生和长期休病假的学生。截至3月底,寝屋川市的市立中小学共有36名小学生和112名中学生不愿意到校上课。此前,除家访和电话联系外,寝屋川市还针对这些学生采取了让其仅在放学后到学校,或者在利用郊外设施设置的上学支援教室接受指导的措施。广濑市长充满期待地表示,观看直播比去上学支援教室难度更低,不仅能确保受教育的机会,通过让学生了解教室的氛围,还有助于学生将来重返教室。

截至目前有11名不愿意到校上课的学生表示希望观看课堂直播。广濑市长希望今后能继续劝说学生接受这种方式,逐渐增加观看者。“此前针对不愿意到校上课的学生实施的支援政策并不充分。通过让学生习惯课堂氛围,也许还能消除无法到校上课的孩子们的不安”。广濑市长透露了自己的这种想法。

title

寝屋川市市长广濑庆辅的记者发布会现场(记者会视频截图)

寝屋川市于2019年6月制定了名为“自主到校制度”的独特制度。利用这项制度,发生案件或灾害而突然停课,但家长因工作等原因无法照顾孩子时,可以在中小学或幼稚园托管学生和幼儿。制定该制度的契机是,大阪府吹田市发生了派出所的值勤警察被一名男子刺伤并抢走手枪的事件,吹田市采取了临时停课的措施。因新冠疫情扩散日本全国同时停课时首次启用了该制度。除周末和节假日外,在3月2日~24日期间,24所市立小学和5所幼稚园每天平均托管1,798名小学生(占所有小学生的16.4%)和4.3名幼儿(占所有幼稚园儿童的2.4%)。还为孩子们提供餐点。

title

利用自主到校制度,停课时在小学托管的学生和照顾学生们的教职员及学童保育儿童指导员(图片取自寝屋川市的官网)

众所周知,针对校园凌霸问题,寝屋川市也在积极采取措施。寝屋川市制定了“保护孩子们免受‘凌霸’的条例”。条例中明确规定,市长有权要求学校等让施加凌霸的学生停学、更换班级,以及对其进行训诫和单独指导等。凌霸问题不会单纯交给学校和教育委员会处理,寝屋川市在凌霸的初期阶段就会与受害者、加害者、家长和教员等沟通交流,以及时解决凌霸问题。为此,寝屋川市新设置了“监察课”,由拥有律师资格证的职员和社会福利调查员(Case Worker)等10人组成。更加引人关注的是,条例中还规定了设想发生法律问题时启用的受害者支援政策等积极的措施,比如市里会支援受害者报警或办理民事诉讼手续,还会补贴律师咨询费等诉讼费用(每个案件最高30万日元)。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记者俱乐部记者发布会报告“地方政府针对‘新冠病毒’做出的努力,寝屋川市市长广濑庆辅
记者发布会“YouTube视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