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留学“后30万人时代”的机遇与不确定因素

2020年06月30日 留学政策

4月末,一般财团法人•日本学生支援机构(JASSO)公布了最新《外国留学生接收状况调查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在日外国留学生人数为312,214人。无悬念完成了日本政府于2008年提出的至2020年在日外国留学生人数“30万人接收计划”,标志着日本留学“后30万人时代”正式开启。

而在此之前,2018年4月,日本文部科学省(文科省)便对2021年之后,即“30万留学生接受计划”达成后的留学生政策做了具体规划。“后30万人时代”留学政策方向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①实现大学国际化,促进多样化留学生交流 ②扩大留学经验者可视化交流平台搭建 ③切实促进作为“高端外国人才”留学生接收。

title

2019年5月在日外国人留学生突破30万(出处:JASSO)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2019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突破70万人。而一场蔓延全球疫情的爆发,使正在海外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和拟出国留学的准留学生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改变人们对出国留学的看法。疫情期,日本留学“后30万人时代”正式开启,给留学生带来哪些机遇?与此同时,疫情也增加了不确定因素,留学生该如何克服?

6月6日,一场题为“后30万人时代”日本留学新机遇的网络公益直播在澎湃新闻开播。活动由上海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主办、澎湃新闻协办。孙可平、古林恒雄、陈小牧等中日专家,隔空对话在日学子,共同探讨了疫情下,“后30万人时代”带给日本留学的机遇和不确定性,引发关注。

title

参加“后30万人时代”日本留学新机遇直播的各位嘉宾

疫情让日本留学优越性凸显

相较于欧美一些国家,日本疫情相对控制得比较好。疫情前期,中日两国共同“抗疫”,互赠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烘托出暖暖的民间交流氛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等唯美诗句,让同属于东亚国家的中国人为之动容。之后,随着全球疫情的爆发,特别是美国疫情的发展,加之中美关系等不确定因素大增,让一些原本打算去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转道日本……疫情期恰好与日本开启留学“后30万人时代”重叠,让日本留学优越性凸显。

title

东京大学博士留学生王宇晨

王宇晨同学,北京大学本科,东京大学硕士毕业,目前东京大学博士在读。当年他收到了包括普林斯顿GFDL、芝加哥、宾州和东大在内的4个offer,最终他选择了东京大学。他道出了其中的原委:日本有良好的学习氛围,我大三的时候,在日本参加过一次针对本科生的暑期科研实习,当时就感受到在东京大学实验室里,老师对学生是谆谆地教导,受到一种真的是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氛围。我可以被当作一名科研工作者来培养,从一点一滴来做起,这让我之后选择了日本留学。在东大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我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在我们的科研室里面,整个环境都非常好,在生活方面,治安都很好,而且离家也比较近,回国也很方便。

title

华钟咨询集团董事长、总经理 古林恒雄

古林恒雄先生是参与本次直播唯一的日本人。在他看来,日本大学接受外国留学生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今后,中国人去日本留学将变得愈来愈重要。原因有三:一是地缘优势,一衣带水,永远不能离开的邻国。以后也是这样。两国交往有二、三千年的交流历史。二是,中日两国的文明、文化、文字有很多的共同点,容易相互理解。日本是世界上最了解和“消化”中华文明的国家。三是,商业合作越来越重要,特别是人才培养,包括互派留学生尤为重要。“现在,中国年轻人能够首先考虑去日本留学是个不错的选择。日本有很多的大学、也有多种奖学金,欢迎到日本学习!”作为一位在中国上海生活了40多年的日本人,他用中文向中国年轻人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知名留学专家、教育学博士孙可平女士从比较教育学、宏观角度谈了自己对日本留学的看法:每个国家都有她们教育卓越优秀的地方。在学习的过程中,大家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选择。目前由于疫情的缘故,国外的教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日本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从另外一个角度,比如日本科学教育的发展过程中,有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日本近几年得到诺贝尔奖的学者不少,呈“井喷”趋势。在这一过程中,日本经历了向西方学习的过程,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从科学教育的比较来说,他们的学习是非常成功的。中国留学生去学习日本,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的方法方式,非常重要。首先,我们需用“开放”的观点去看待世界教育的各个领域。其次是正确看待“差异”。差异非常重要。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如承认一个系统是个“活”的系统,就必须承认有能量交换或者物质交换,这个系统就必须要有差异。我们的学生出国留学是选择美国、日本或是其他国家,完全可根据自己的情况,敞开自己的心扉,承认和欣赏 “差异”,这样,大家就都能做出很好的选择了。

选择英语国际课程的学生或将大幅增加

此次疫情正是“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对大学和学生来说都是一个机遇。

日本留学“后30万人时代”,旨在打造真正“大学国际化”。即根据自身的情况,你可选择赴日后接受日语预备教育,掌握进入日本大学或日企就业所必备的日语能力;也可选择SGU等英语国际课程,在世界级教育和研究环境中提升自己,成为高度专业化人才和学者。“后30万人时代”真正“大学国际化”,应是多元价值观碰撞后产生的“新价值”。

title

早稻田大学本科留学生罗逸清

罗逸清同学,目前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本科三年级。作为当初选择去日本用英语读大学本科的一名留学生,她在这方面深有体会:首先是减少时间成本。我之前没有想到高中毕业会来日本留学,所以日语一点都没学,如果学好日语再上大学,可能要晚一年就学。而且因为从小学就开始学习英语了,相对于用日语,用英语读本科会轻松一些。到了日本,多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学起日语来更快。大学里有针对外国留学生的日语课程,免去了另找语言学校的费用。此外,大学期间如果想作为交流生去欧美学习,或者毕业后去欧美读研究生,英语授课可以保证自己的英语水平提高而不是在下降。“这三年下来,我已经完成了学业90%的学分,也学会了日语。没有把英语丢掉的同时,又能掌握一门新的语言。”罗逸清自豪感溢于言表。

其次,在日本用英语上课是一种非常有趣体验。母语是中文,课堂上用英语,走在大街上到处是日语,生活中也使用日语。于是会渐渐的发现,每一种语言都有它的独特之处。很多想法,很难用另一种语言去准确表达,因为每一种语言背后隐藏的该民族的思维方式是不同的。仔细去想的话,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比如说,中国人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西方人可能就很难理解,因为他们认为福就是福,祸就是祸,怎么福里有祸,祸里有福呢?再比如,日本人常会说“一期一会”,这四个简单的汉字谁都认识,但是这句话里包含的心境,你很难中文里找到一个对应的词语。

最近上课的时候,一个英国来的同学告诉我们,在苏格兰,与“雪”相关的表达就有400多种,像是“小型的被风吹着的雪”,“融雪的开始”等,都有一个特定的词与之对应。这可能就是,不同文化碰撞交流的一种表现吧!当你知道这些后,再去回看自己所处的文化或者生活环境,就会有新的视角和感受。

最后,英语授课,课后又有参加日本的社团的缘故,平时经常需要和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相较于欧美人的直白,亚洲人的用语更加含蓄。但同样是含蓄,日本人的委婉方式与中国人也不太一样。所以,像夏目漱石把“我爱你”这句话翻译成“今晚的月亮真美”,在不理解背后的文化背景的时候,是很难理解的。这也使生活中和日本人交流的时候,要学会揣测语言背后的含义,也就是日语中所说的“读懂空气”。所以彼此之间刚开始交流的时候比较累,但渐渐地都能心领神会了。

疫情给留学带来的不确定因素

疫情在给赴日留学生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增加了不确定性。比如,4月生无法入境,9月生能否如期开学等。除此之外,2021年度大学关于外国留学生招考政策是否因为疫情有所调整;JLPT、EJU、托福、雅思、SAT等标准化考试因疫情屡被取消,学生无法顺利参加,大学方面是否有替代方案……诸如此类等不确定因素都让学生感到焦虑。

title

留学问题专家、教育学博士 孙可平

对此,孙可平博士给出了建议。她认为应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心中坚持总目标不变。我们将来是要出去留学的,需要我们出去国际交流,去国外学习更多新的东西。但是现在由于疫情,政策和规则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签证一下子没办法拿到,没有办法马上出去。于是有很多同学会很焦虑,这些都很正常。所谓焦虑,就是对未来的一种担心。每个国家各个学校都不会关上大门。一些国家,疫情下,关闭了,但并不意味着未来的发展会完全停掉。因为,一个系统是开放的,不可能把自己的门关上。

二是调整好心态。各个国家都受到疫情的影响,具体影响表现在具体事物的操作上。假如把注意力全都关注在操作上,而不去注意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就有可能走入了僵局。光注意了细节,往往却看不清大方向,这样就会产生对未来的一种担忧。心理学,调节平衡很重要:人,最好是一张一弛,不能绷得太紧,可以考虑变换到其他方面,不要把专注点集中在怎么操作。比如能不能马上拿到签证,有没有老师给我直接上网课……而是把它放在一个总体的学习以及自身总体的发展,即自己的目标上,我们就可以把心态调整过来了。没有拿到签证的学生,觉得学习学不下去,这种心态就把你未来的发展给断送掉了。心态调整好了,就不会有焦虑了。

title

日本留学专家、直播主持人 陈小牧

陈小牧作为主持人认为在当下疫情期,一些暂时无法入境的“准留学生”,或者在海外留学的学生疫情期回国,未来一段时间暂时回不去学校的学生, “GAP YEAR”(间隔年)可作为一个选项,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中国学生和家长,不应该将所谓的GAP YEAR或者休学看作不好的经历。中国学生从小学业压力大,‘刷题’用的时间比较多,可能没有过多的机会去体验学业之外的事物,而疫情恰好提供了这个机会,从这点上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后30万人时代”日本留学的机遇

疫情下,如何走出国门、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人;在中日友好大背景下,如何增长自己的学术修养,拓宽自己的视野,是个不错的机遇。(东京大学博士留学生 王宇晨)

疫情下,挑战和机遇并存,留学生可以借此更好体验不同的文化背景,了解适合自己的东西。同时也可以为中日友好关系尽自己的一份力。(早稻田大学本科留学生 罗 逸清)

日本留学政策,对中国学子来说是开了“另外一种途径”,让学生有机会去探索未来的世界,探索国外不同文化下的发展及挑战,希望大家抓住机会去发展自己。(留学问题专家、教育学博士 孙可平)

其实,不管有没有疫情,21世纪都是亚洲的世纪,是中国和日本互相协助和合作的时代,中日两国将成为世界的先导。(华钟咨询集团董事长、总经理 古林恒雄)

对日本大学是个“机遇”。日本大学国际化程度偏低由来已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学生选择日本留学。疫情正在影响和改变学生对留学目的国的选择。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日本留学,特别是原本打算留学欧美国家学生的加入,让日本留学生不仅在“量”,而且在“质”的方面都将大幅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日本大学“真正国际化”。(日本留学专家、直播主持人 陈小牧)

供稿:陈小牧
图片:江海啸、陈小牧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