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留学新政:让日本成为留学的首选

2019年07月30日 留学政策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APU)在接收留学生方面处于日本领先地位。全球各所大学都在围绕优秀学生的招收展开竞争,而日本的教育政策却非常封闭,笔者对此提出了质疑。对于留学生而言,在日本学习有哪些利弊呢?

APU的留学生们正在上课

APU的留学生们正在上课(图片提供:APU)

2000年4月,APU在大分县别府市建校,截至2018年11月,全校5829名学生中有2952名来自90个国家和地区的留学生,占到学生总数的50.6%。其中96.8%的留学生是以取得学位为前提的正式学生,而且九成以上是本科生,这在全世界都可谓绝无仅有。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显示,全球留学市场规模约为450万人,全球各所大学都在竞相争夺优秀的学生。其中,新加坡的各所大学在世界排行榜上已经成为了亚洲的领头羊。作为一项国策,该国一直致力于提升大学的竞争力,比如2013年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就联手全球顶尖大学之一的美国耶鲁大学开设了Yale-NUS学院。APU也注意到了这种潮流,正在不断努力争取尽量多招收优秀留学生。

留学生政策需要实现从量到质的时代转变

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生支援机构”2019年1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外国留学生总数为29.898万人,可以说已经基本完成了2009年由文部科学省主导制定的“30万留学生计划”。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留学新政:让日本成为留学的首选

但具体来看,过去七年间各类学校的留学生增长情况分别为:大学本科(包含短期大学和高等专科学校)增长了23%(1.6445万人),研究生院增长了26%(1.0543万人),而日语学校增长了274%(6.5987万人),专科学校增长了168%(4.2308万人),日语学校和专科学校的统计数据增幅巨大。

另一方面,厚生劳动省2017年10月公布的《外国人雇佣情况》显示,日本共有约128万名外国劳动者,其中23%是包括留学生在内的不具备相关资格的劳动者。留学生来日本的目的是学习,并不是成为支撑日本严峻劳动力市场的资源。违背留学生赴日的初衷,利用其弥补劳动力缺口,这样的政策是极为短视的。

重要的是留学生的质量。APU的入学审查不要求任何日语基础,采用和欧美大学几乎相同的入学考试,让优秀的学生可以同时报考全球的大学。去年,参加APU考试的越南和印尼等亚洲国家的高中生的英语平均分都很高,TOEFL达到了85~99分,IELTS达到了6.5~7分(相当于日本的英语能力测试一级水平),由于不分文理科,所以其他科目的成绩总体也很好。拿到本国顶尖大学和欧美知名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考生也不在少数。大学之间围绕优秀学生的跨国竞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

日本的大学似乎只专注于针对国内少子化问题进行改革,眼中已经看不到世界的大潮流了。在讨论对日本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这个问题之前,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不对欧美的“大学排名”采取应对措施,日本的大学就不会成为各国有志留学者的选择。

APU之所以不惜花费八年时间取得国际商学院协会(AACSB:Association to Advance Collegiate Schools of Business)的教育认证,也正是因为抱有这样一种危机感:如果不能向全世界保证学位的含金量,那就无法成为全球学子向往的大学。尽管取得认证花费了八年时间,但全体教职员工都深刻体会到了自觉按照国际标准实施教育规划和管理的必要性。春季入学、用日语教学、各大学单独考试——如果不改变日本的大学所特有的这些入学制度,那么也许能够吸引对日本有好感的学生的兴趣,但那些视野覆盖全球大学的学生恐怕会不屑一顾。

在就业和职业规划方面,留学日本是“重大机会”

前面提到,一些拿到全球著名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学生最后选择了APU,原因何在?教育水平和学位的含金量自不待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或许是毕业生的职业生涯有保证吧。在印尼面试过的一个学生说,自己有四个亲戚都是APU毕业的,其中三人分别供职于日本的大银行、一流制造企业和新加坡的金融机构,还有一个在英国读研究生。现在,日本是世界上外国留学生最容易拿到工作签证的国家之一。通常来说,欧美和澳大利亚等热门移民国家向留学生发放工作签证的条件相当严格,而且要想被大企业录用为正式员工,起码也要获得硕士学位。

而在日本,本科毕业生也有很多企业需要,把留学签证转为工作签证也很容易。每年都会有近300家企业的招聘负责人来到APU,让人感受到日本企业雇佣留学生的强烈意愿。在日本读完本科,进入拥有特殊企业文化的日本企业工作——这种不同于欧美留学群体的独特体验和职业经历,在报考世界著名的MBA等专业的研究生院时,也会成为一个“卖点”。如今,日本企业已经遍及世界各地,在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对日语和日本文化的理解也已经成为提升求职竞争力(employ ability)的一种业务工具。如果综合考虑大学时期的学习收获和之后的职业发展,那么,日本对留学生而言或许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国家。

让日本的职场具备国际化的多样性

不过,日本企业也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它们依然根深蒂固地认为,“优秀的留学生”=“日语水平高的学生”。对于随时可以跨国流动的全球化人才来说,事实上的标准语言是英语,日语能力只是提高自身市场价值的一种附加价值。

此外,日本社会存在程度极高的意会知识和同步压力。录用外国员工的日本雇佣方需要端正态度,去关注不同的文化,学习如何与外国员工一同创造成果。为大量生产和大量消费的时代量身打造的春季统一应届招聘、不那么重视大学学习成绩的录用标准、以终身雇佣为前提的职业规划恐怕都不利于招聘优秀的外籍员工,也会影响他们长久扎根。这就要求日本企业既要坚守组织和企业文化的核心要素,也要在组织和管理方面尊重外籍员工的多样性,不要期待其过度“日本人化”。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留学新政:让日本成为留学的首选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是一所以发布世界竞争力排名而闻名的著名商学院,在其发布的《2017年世界人才报告》中,有一个“对外国高端人才的吸引力”的单项排名,日本在63个国家中名列第51位,在亚洲国家中倒数第一,原因或许在于外国员工难以适应日本的工作环境。APU的毕业生一方面认可日本企业具有极大的潜力,另一方面似乎也感觉到了日本企业的不足之处,比如对全球市场的态度过于谨慎、对时代变化的应对迟缓,等等。

在生活方面具有吸引力的宜居国家

与欧美和新加坡相比,脑力劳动者在日本的收入绝对不算高,那么他们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留学前他们可能打算在日本掌握专业知识后就回国,但在日本生活一段时间后,最终却选择留在日本。也有许多APU的毕业生在东京工作,其中组建家庭的人也越来越多。据他们说,与母国和其他国家相比,日本的生活环境很有吸引力。除了低廉的生活成本、良好的社会治安以及卫生和基础设施等高质量的社会体系外,规范意识和人际信任关系也得到了他们的高度评价。虽然存在些许的疏离感和社会制度上的差异感,但在育儿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几乎听不到他们的不满意见。其中许多人甚至很感谢日本企业将自己这样的外国人视作“即时战斗力”而寄予厚望。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留学新政:让日本成为留学的首选

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对于少子化和劳动力短缺问题不断加剧的日本而言,期待留学生们留在日本施展才华是非常迫切的课题。同时,或许应该由产官学三方面联手推进相关环境建设,以便吸引全球高端人才作为“生活者”扎根日本。然而,对于那些具有广阔视野,在全球范围挑选留学目的地的优秀学生来说,未来充满了更加多样的可能性。笔者认为,教育机构的使命是帮助学生们掌握足够的能力,让他们能够凭借自身的实力,在世界上最适合自己的地方、开拓最适合自己的未来之路。我们当然非常欢迎他们留在日本,但更重要的是,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在日本学有所成的学子们走向世界,成为连接各国与日本的桥梁,恐怕这才是对日本而言最大的财富。

作者 伊藤健志
本文转载自日本网

伊藤健志ITŌ Kenji简介: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APU)东京事务所所长。生于1966年。1989年毕业于西南学院大学。曾供职于一家普通企业,2002年4月进入APU。历任交换留学事务主管、入学处处长,2017年5月起任现职。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