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人物】此心安处是吾乡,定居福岛是他的毕生梦想

2021年01月27日 人物往来

眼见风云千樯,当时只道是寻常。

自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无论在日本还是中国,人人闻福岛色变。当时还在福冈生活的我,也收到了很多“问候”:赶紧回来吧,你们那边有核泄漏啊。

福冈、福岛,一字之差,就足以引起恐慌。

可是老徐,一个上海小伙子,却将经历了地震、海啸、核事故三重打击的福岛,视为自己心灵的故乡。

自2011年3月11日,这个改变众人命运乃至改变扶桑国运的日子起,他就开始为定居福岛而不断努力……

title

右为老徐

一进福岛

老徐第一次去福岛,是2011年的3月10日,当时他是福岛驻上海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这是他留学日本,在京都攻读福祉专业回国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他跟福岛缘分的开始。

当天,他带着一批在上海工作的日本人的子女,到日本国足集训地考察,并在福岛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也就是3月11日,老徐坐上了福岛开往大阪的列车,列车行驶至清水站附近,突然听到一阵骚动,紧急停车后不久,列车长向乘客们报告了惊人的消息,福岛大地震了!此时此刻,他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想跳下车的冲动。

“可以说我是在地震发生的那一刻离开的福岛。我有一种自己一个人临阵脱逃了的感觉”。

title

二进福岛

有着强烈感知力与共情心的老徐,在平安回到上海后,常常会想起自己的“临阵脱逃”。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福岛,变成了他想方设法要再度前往的地方。

2012年10月,得知日本驻华大使馆开始招募国际交流员,他立即报名,三个志愿地都填写的是福岛,但遗憾没能通过面试。后来老徐得知,湖北与四川也有前往日本工作的名额,可报名的人一听说派遣地是福岛,便相继辞退了,这便给了老徐一个机会。他喜出望外,终于可以去福岛了。

这一去,就是5年。作为交流人才,福岛给他开出的工资是每月28万日元左右,比日本应届毕业生高出许多。但由于风评被害,单单福岛二字,就已经令几乎所有的外国人闻风丧胆,为期5年的派遣期间,老徐一次都没有接待过中国的官方考察团,并且认为自己没有实际参与国际交流工作。“我内心愧疚啊”,他说。

title

三进福岛

任期结束后,老徐选择留在了福岛,成为位于福岛县会津中西部大沼郡三岛町的地域振兴协力队员。这属于一种中长期雇用的工种,最长3年,月工资只有16万日元,但他尽心尽力,甘之若饴。

在过去进入大沼郡三岛町的中国人里,最有名的莫过于1977年的邓丽君。那里十分偏僻,人口约1600人,并且高龄化严重,只有一家小小的卖店,每天7点打烊,距离最近的超市13公里,距离最近的也是唯一的24小时便利店15公里。严冬时节,一个晚上就会下70到80公分的雪,老徐的车停在露天,出门前得先花上30分钟把车从雪里挖出来。

title

老徐的父亲曾到这里探望儿子,留下的印象是,“仿佛6、70年代你姑姑上山下乡的地方。”而对于老徐来说,这片偏僻而孤寂的土地,给了他真正的归属感。“每次回上海探亲,我看着人潮汹涌,耳边听着来往喧嚣,就感觉很焦虑,不踏实,直到下了飞机,坐上只见线,经过大白川,看到窗外熟悉的风景,才能大大地舒出一口气,跟自己说一句,福岛我又回来了,就是那么地踏实、放心!”

如今,老徐已经在福岛成了家,一对儿女也都是在福岛诞生的。妻子是他的老乡,原上海某大学的教师,一次偶然的访日旅行,让她结识了福岛的老徐,成就了一番良缘。

title

根据日本复兴厅提供的数据,福岛全县面积共计13783平方千米,现在的避难指示区域是370平方千米,只占全县总面积的2.7%。也就是说,福岛县内有97.3%的地区是可以正常生活的。但就像听不到音乐的人,会以为跳舞的都是疯子一样。定居福岛,老徐要承受一些外界的压力。

“在国内媒体的报道里,福岛永远是最负面的,他们会反过来向我这个身在福岛的人,灌输一些奇怪的谣言,我觉得与其跟他们争辩,不如把自己活成一个客观的证据。一双儿女的诞生与自身的健康,比言语更有说服力。”

title

福岛的四季

有些人远离人群,抱朴守拙,看似平淡的生活,生命却像河流一样奔腾不息,自由开阔。

庄舟
本文所有配图皆为老徐拍摄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