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京都与威海,一位僧人两座寺院,衔接起千年交流史话

2021年01月25日 人物往来

日本京都,是很多游客都向往或者慕名的去处。这座千年古都,她的一砖一瓦都有故事,她的一草一木都别有风情。可是,很多中国国内来的朋友,往往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为什么呢?因为很多朋友抱怨,就是一堆寺院,有什么好看的!但当你了解了这些建筑物背后的故事,肯定会改变当初的看法,觉得不虚此行。今天,就请你跟随笔者,走进京都的千年古刹——赤山禅院。

京都的赤山禅院与威海

从JR京都站乘坐18路或5路巴士,或者从阪急电车河原町站乘坐5路巴士,在“修学馆离宫道”站下车步行20分钟左右,来到静寂的日本佛教母山——比睿山西麓,赤山禅院就坐落在这里。赤山禅院是日本天台宗弟子安慧遵循日本天台宗第三代座主(座主是日本寺院的最高管理者,相当于中国寺院中的住持)圆仁大师的遗嘱,始建于日本的仁和4年(888年),距今已有一千一百多年的历史。

由于赤山禅院位于平安京(日本以前的首都)的东北方向,自古以来,该禅院就作为镇守皇城、除邪安邦的寺院被广泛信仰。其中赤山禅院本尊的赤山大明神则是中国唐代从一个叫赤山(现山东省威海市内)的地方劝请的。赤山禅院的赤山二字也由这个中国地名而来。日本的千年古刹为什么用中国的地名命名?这里面流传着一个中日交流的史话——天台大师圆仁的渡唐求法故事。

title

赤山禅院正门

圆仁其人

圆仁,日本天台宗僧人,于日本的延历十三年(794年)出生在今天的日本枥木县,俗姓「壬生氏」。据《日本三代实录》记载,圆仁九岁出家,先师从大慈寺的广智和尚。十五岁登比睿山师从日本天台宗开祖最澄和尚,在最澄和尚的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四十一岁时作为朝廷的“请益僧”随遣唐使团去往中国。在中国长达九年多岁月的见闻及经历,圆仁将其记录汇整成了一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

“请益僧”,这个词在日语的词典里被解释为,相对于长期留学的短期留学僧人。但是,笔者在通读了《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后认为,请益僧这个词按它的字面意思解释更为贴切。也就是,把对(日本)国家有益的东西请回来。那么,什么是对国家有益的呢。据笔者所知,古代日本,日本的贵族阶级把“漢籍”(中国的书籍)和“漢方薬”(中药)视为重宝。圆仁应该是作为一名有一定学识的僧人被派到中国去采购(特别是与佛教有关的)书籍。这一点,笔者是根据《平安遗文》(研究日本平安时代的史料)中的《入唐求法目录》、《入唐新求圣教目录》这些史料推测的。“圣教”指佛教,《入唐求法目录》、《入唐新求圣教目录》是圆仁在中国入手的书籍的一览表。古代日本,佛教被认为可以镇守国家,圆仁被派往中国采购与佛教有关的书籍,符合逻辑。

title

圆仁大师像(图片出自赤山禅院官网

艰难的求法路

圆仁被选为赴中国的请益僧是日本的承和二年(835年)。第二年(836年)五月,四艘遣唐使船从大阪湾起帆了。可是,四天后,日本的关西地区一带台风大作,遣唐使船为了躲避台风,不得不退回今天的兵库县神户港一带避难。圆仁一行第一次渡海失败了。一千多年前,中日往来的交通工具只有船只。因为当时的航海技术不发达,这种往来是冒着生命危险进行的。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当年七月,四艘遣唐使船从日本九州地区的博多港出发了。可是,再次遭遇天灾,一艘遣唐使船遇难,另外三艘船体受到很大的损伤。圆仁的渡唐,第二次也以失败而告终。所幸,圆仁乘的那艘遣唐使船没有消失在茫茫大海。

承和五年(838年)六月,圆仁第三次登上派往中国的遣唐使船。先是遭遇了无风天,没有风的助力,船只能在海上慢慢漂泊。有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几天后,平静的大海突然变得波涛汹涌,巨浪拍打着甲板,船舱进水,船内的行李有的浸在水中,有的被巨浪卷入海中。祸不单行,先是船底破损,船被搁浅在浅滩上无法动弹。涨潮时,船好不容易动弹了,不久又被卷入漩涡中。一船人都束手无策,只能在心中默默祈求神佛的保佑。以上这些生动的描写,出现在圆仁的承和五年(838年)六月二十七日至七月二日的日记中。之后,从大海的西北方向驶来了一艘船,这是四艘遣唐使船中早先一步到达陆地的同胞和几个当地人(唐人)来迎接他们。圆仁一行二十七人换乘迎船,于日本的承和五年(838年)七月二日,大唐开成三年七月二日到达今江苏省南通。

圆仁来中国的目的之一是去中国天台宗的发祥地浙江天台山国清寺。遣唐大使(日本的政府官员,遣唐使团的团长)则要去往唐的首都长安(今天的西安)。而他们的这些行动,需要在当地政府(扬州府)办理通行手续后方可行动。遣唐大使去往长安的申请很快被批准了,而圆仁的去往浙江天台山国清寺的申请没有被批准。之后,遣唐大使一行去往长安,由遣唐大使代圆仁向中央政府申请去往天台山国清寺。扬州去往长安路途遥远,交通又不发达,圆仁在扬州等待了四个多月才等到了回复。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圆仁想去浙江天台山的申请还是没有被批准。尽管,圆仁在扬州的四个月中,获得了一些佛教的典籍,但作为天台宗弟子,历尽千辛万苦,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中国,竟然去不了天台山,圆仁的失望程度可想而知。更有甚者,遣唐大使去往长安已经完成公务,请益僧作为短期留学僧,需随遣唐大使返回日本。圆仁从承和三年到承和五年经历过两次航海失败,终于在第三次航海九死一生来到中国。圆仁的渡唐怎一个“难”字可以概括的了,他又如何甘心两手空空回国。经过深思熟虑,圆仁决定留在中国继续他的“求法”梦想,他向遣唐大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大使的允许。

圆仁后来与完成公务的遣唐大使汇合,在今天的江苏省淮安一带乘上了回国的遣唐使船。回日本的遣唐使船共九艘,是朝鲜半岛的船队。圆仁所乘的船只在今天的江苏省连云港东部沿海处停船,圆仁与另外两名日本僧人,一名日本人水手和两名朝鲜半岛的翻译下船后,船徐徐离开。

途中下船的圆仁一行环视四周,他们是在一个非常偏僻没有人烟的地方下的船。下船后不久,一艘运送煤炭的船驰来,船上有几个朝鲜人。朝鲜人告诉圆仁一行,此地二十里外有个村子,让他们先去村里借宿。圆仁等几个日本人隐瞒身份,与朝鲜的翻译们一起寄宿在一户朝鲜人家里。可是不久,圆仁等的身份就被该村的村长识破,在接受了当地官宪的询问后,一行又被赶回因故停靠在附近的另外的遣唐使船。几经周折,这艘遣唐使船在今天山东省石岛镇一带停靠时,圆仁一行又下了船,开始了异国他乡的更加艰难的求法之路。

石岛镇有一座叫赤山的大山,山上有一座由朝鲜人张保皋(日本也有写成张宝高。本文按中国的习惯。下同)建造的寺院,叫赤山法华院。圆仁在唐的九年多中,寄宿在赤山法华院的时间,前后加起来共两年九个月。圆仁第一次寄宿在赤山法华院时,遇到了从山西省五台山巡游归来的朝鲜僧人圣林和尚。听了圣林和尚的讲述,圆仁决定去山西五台山求法。能否顺利到达佛教圣地并取回真经,一切都是未知数。临行前,圆仁祈求赤山大明神的保佑。推测,他是在此时立誓,如果能求法成功安全返回日本,将在日本建赤山禅院。

取得真经

大唐开成五年(840年)二月中旬,圆仁离开赤山法华院踏上了去往山西五台山的路途。当时,去往五台山须从当地的衙门领取一种叫“公验”的通行证方可通行。为了拿到这种通行证,圆仁先是去了文登县,被告知“公验”还在登州府(今天的烟台一带)。圆仁步行了七天到达登州府时,又被告知,“公验”不在这里,去青州节度府(今天的山东内陆,淄博一带)兴许会拿到。从登州到青州七百二十里,从青州到五台山大约一千六百四十里。一个语言不通的外国僧人,不仅要与当地的衙门周旋,去往山西五台山路途遥远,沿途人烟稀少,有时还会遇到因天灾颗粒无收的百姓们在啃树皮,匪贼横行。

圆仁克服重重困难,于当年的五月中旬到达五台山。圆仁在五台山大约住了三个多月,巡礼五台山并拜访高僧后,下一个目标是去往唐的首都长安。在长安,圆仁抄写求得到大量的经典,数量达到四百二十三部,五百五十九卷之多。并描摹了密教佛画。求得的经典中包括很多密教经典。圆仁还有一个大的收获是,跟青龙寺的义真和尚学得了密教大法。

日本的佛教史曾相传,圆仁的师傅最澄与日本真言宗的开祖空海不和。两位高僧不和的原因据说是当年空海不仅在陕西青龙寺学得密教大法,还得到了密教的书籍。而当最澄向空海借密教的书籍时,被空海拒绝了。现在最澄的弟子圆仁,不仅获得了密教书籍,还学得了密教大法,真乃扬眉吐气。所以,圆仁在开成六年(会昌元年・841年)五月十四日的日记中,只写了四个字,“喫苽美熟”。有日本学者说,这四个字表达了圆仁达成愿望的百感交集。多年的夙愿达成,就像吃一块熟透了的瓜那样美味。

title

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图片出自:维基百科)

漫漫归国路

抄得大量经典并学得密教大法的圆仁于会昌元年(841年)八月通过所寄身的资圣寺向总领僧尼的“功德使”提出回国的申请,打算回日本。于日本的承和五年(大唐开成三年,838年)七月二日,到达中国的圆仁,此时,已在中国居住了三年多。可是,谁曾想到,从会昌元年(841年)八月申请回日本,回到日本却是六年后的会昌七年(847年)九月。真是来亦艰难去亦难。《西游记》中说,唐僧去西天取经需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能取回真经。圆仁的渡唐求法可以称之为上演了一部日本版的《西游记》。迟迟回不了日本的圆仁所经历的艰难困苦不知要费多少笔墨才能说清。

据圆仁的《巡礼行记》记载,他于会昌元年(841年)八月第一次申请回国没被批准,直到会昌五年(845年)五月离开唐的首都长安的将近四年间,申请回国的次数达一百多次。而这次能够离开长安,是因为唐武宗的灭佛毁释运动达到高潮,没有“牒”(一种通过僧侣考试的国家资格证书,又叫度牒)的外国僧侣必须还俗。圆仁在还俗的行列中。还俗后的圆仁马上收拾抄得的经典、描摹的佛画等,拿着当地政府发的“公验”离开长安。在以后的两年中,为了找到回日本的船只,圆仁从长安辗转到扬州,又从扬州辗转到山东赤山。后打算从浙江宁波乘船回国,从赤山去往浙江途径扬州时,听说有一艘去往日本的船刚起航北上山东,又放弃去往浙江的想法,租了一艘船去追赶那艘北上山东的要去往日本的船。圆仁最后乘这艘船于会昌七年(847年)九月二日正午离开赤山浦回到阔别九年多的故土。临行前,圆仁剃发脱去俗家弟子的服装换上僧服。从会昌五年(845年)五月还俗起,已经有两年三个月。唐武宗的灭佛毁释运动期间,捣毁寺院佛像,烧毁佛教经典与佛画。大批僧尼被迫还俗,有的还被杀头。当时私藏佛经佛画者是死罪,所以,圆仁是冒着生命危险才保存了他求来的经典佛画。圆仁带着这些佛教经典与佛画辗转中国多地,那画面真的会让人想起电视《西游记》中的画面。

摘取《巡礼行记》中的一段:“从这座山走出来,又进入另一座山。一天都在山里转。没有树,只有草,道路被草埋没。有时道路泥泞不堪,拔不出脚”,“寄宿的百姓家不知提供的何种食物,又硬又涩,食完腹痛”。圆仁一行所到之处,目睹的都是武宗的灭佛毁释运动留下的魔爪。佛教的寺院被毁波及到全国。圆仁当年寄宿的赤山法华院也被毁,圆仁再次去赤山其实是居住在法华院庄园内的一间房屋内。

于会昌七年(日本的承和十四年,847年)九月二日正午离开赤山浦的圆仁一行,九月十日早晨就到达了能看到对马群岛(日本长崎县)的海上,十日晚上圆仁所乘的船在肥前(今日本佐贺县一带)停靠休息。所以,确切地说,圆仁于日本的承和十四年(847年)九月十日回到了阔别九年多的日本。于承和五年(838年)六月十三日开始记录的圆仁日记——《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到承和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也画上了休止符。

现在的赤山禅院

回到日本的圆仁把后半生的精力集中到了天台教学和佛教的传播上。仁寿四年(854年)四月三日,六十一岁的圆仁被任命为日本天台宗延历寺的第三代座主。几年后,贞观五年(863年)十月十八日染病,第二年(864年)正月十三日,自觉时日不长的圆仁把弟子们叫到床前立下遗嘱,于贞观六年(864年)正月十四日傍晚时分圆寂。圆仁的遗嘱中有一条是,自己渡唐求法时曾祈求赤山大明神的加护,如果能求法成功顺利回到日本,将为赤山大明神建禅院。请有道心者替自己还这个愿。二十多年后,天台弟子安慧于日本的仁和4年(888年)替圆仁还了这个愿。

现在,赤山禅院的本尊是赤山大明神,一千多年来,禅院一年中要举行多个宗教仪式。

1月1日 新春的第一次参拜
1月5日 新春八千枚大护摩供(一种密教仪式,驱邪安家)
2月3日 节分会
5月5日 泰山府君祭 端午大护摩供
9月   仲秋明月祭
11月1日~30日 红叶祭
11月23日 念珠供养

此外,赤山禅院还设有“千日回峰行”(一种佛教的苦行),祈祷生意兴隆的“五十日”仪式。供养“七福神”(日本独自的信仰)之一的福禄寿神的寺院,也是看红叶的名所,每年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或信徒。

title

赤山禅院的红叶

title

赤山禅院内的七福神

title

赤山禅院内的神灯和红叶

后记

圆仁渡唐求法时所寄身的赤山法华院在唐代武宗的灭佛毁释运动中就已被毁。上世纪八十年代,由日本的宗教界人士出资,在赤山法华院的遗址上,按圆仁大师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记载的模样进行了重建。韩国前总统金泳三和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院内的主要建筑物题字。近年,中日韩三国的学者围绕“赤山法华院”、“圆仁”、“张保皋”等主题做了多次国际专题研讨会。赤山法华院像一条纽带,跨越千年继续链接着中日韩三国。

另外,通过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我们不仅看到了古代日本僧人不屈不挠的顽强精神,日记中还记录了当时唐首都长安的寺院里寄住着从印度、朝鲜、日本来的僧人。还有圆仁的中国友人、朝鲜友人对他的帮助。也就是说,从这本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千多年前人文交流的国际化和睦邻的友好往来。而这些“人的移动”与“文化交流”都起因于宗教。

title

位于山东威海的赤山禅院(图片出自百度百科)

文/图(除特别注明外)张燕波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