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获奖无数的优秀女孩执着东瀛“留学梦”,用优秀撕掉“武汉籍”特殊标签

2020年07月13日 人物往来
title

第13届全中国选拔日语演讲比赛全国总冠军

她是一名好学生。

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就读期间,她就获奖无数:三井住友海外奖学金(2017)、住友电工奖学金(2018)、第13届全中国选拔日语演讲比赛(中华杯)全国总冠军(2018)、第12届上海外国语大学“卡西欧杯”中国日语专业本科生·研究生辩论大赛一等奖第一名(2019)、第32届上海市大学生才能演示大赛一等奖第一名(2019),等等……

她叫崔玥盈。

作为2020年本科应届生,她早早做好了毕业后去日本留学的计划。此前,她曾获得日本文部省MEXT全额奖学金,以交换生的身份在庆应义塾大学(以下简称庆应)留学过一年(2018-2019)。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她的留学计划,甚至也让她的身份变得敏感,因为她突然多出了个湖北武汉籍的“特殊标签”。

一、  留学日本的决心“不改变”

中国今年大学毕业生达到874万,新冠疫情,再次让“大学生就业”成为焦点话题。之后,教育部宣布今年硕士研究生扩大招生规模18.9万……但这些丝毫没有动摇崔玥盈的日本留学打算。按照之初她给自己设定的留学路线:大学最后一个学期直接去日本准备大学院(研究生)入学考试。“但疫情爆发后一切都变得非常被动。看着托福、雅思等标化考试一再被取消、日语能力考也被取消,我心里有点不塌实……虽然日本疫情整体控制得还算不错,但时有反弹,但愿之后的留学之路能够顺利。但不管疫情怎么发展,我选择日本留学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学日语的初衷

崔玥盈,从初一开始学日语。“与大多数人一样,是因为喜欢动漫而学日语。当时我报考的外语初中非常难考。没想到竟然考上了。合计下来日语已经学了10年。日语带给我的不仅是一项语言技能,更重要的是对文化的理解和喜爱。既然有了语言工具,为何不去充分利用呢?所以我选择将日语作为自己的优势,挑战日本大学的研究生。”

问她学习10年日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她说:日语入门简单,学到后来会有一种微妙的“细微语感”,没有日本社会的实际体验就很难掌握好这点,其实这背后是一个文化背景的事情。“从日语本身慢慢转为去了解日本社会深层的一些东西,这个转变过程是很有趣的。有些人从大学学起,可能就很难了解到这其中的感觉,而更多地是将语言作为一种工具,比如有的人就是考完试就结束了。但对我来讲,10年的日语学习,就是一个让我从了解一门语言,到走进一门语言,直到走进一个文化的过程。对日本社会特点、规则可能比晚开始学习的人要了解得多些,但也不能说特别了解。我对日本社会有着不一样的情结,所以想好好地去留学一次,凭自己的本事考上一所好学校。”

title

崔玥盈担任第二届中国进博会日本代表团联络员

游学、交换生的“日本经历”刻骨铭心

崔玥盈有着很深的日本情结。她告诉我自己前前后后去过日本近10次。其中有两段日本经历对她之后选择日本留学产生了深刻影响。

第一段日本经历:“初二时在大分市交换留学一个月,那段经历,对我整个学习日语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武汉市和大分市是姐妹城市的关系,崔玥盈参加的交换项目当时是第一届,为期一个月。对于这段经历她记忆犹新:我住进了普通日本家庭体验生活,同时去到当地的中学和初三学生一起学习。当时学习日语第二年的我,对日本的印象仍然停留在教科书和动漫,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真实的日本,亲身感受到了中日文化的差异,学到了很多日本生活的细节。比如离开座位时要把椅子收回去,随身携带手帕减少纸张浪费,上学路上和每个人热情寒暄「おはよう」(早上好)等等。日本家人和同学们的热情接纳也让我置身于一种安心的氛围中。这一次沉浸式的体验,让我印象中的日本不再是一个平面,真正感受到了和中国截然不同的文化,并开始热爱这种文化。这一个月的时间不仅让我收获了语言的进步,更成为我日语学习路上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亲身经历,沉浸在异文化之中,会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这也是我决定出国留学的理由之一。

title

参加庆应义塾大学留学生交流活动(第二排左三)

第二段日本经历:“庆应一年,带给我太多。交流让我收获了一份对异文化的理解,同时也收获一份友谊。我深深地体会到不管是哪国人,最后大家的情感动因,共通的东西是存在的,不会因为大家国籍不同,语言不同就水火不相容。交流时,语言不是非常‘通’,也不是大问题。只要彼此间友好,有一种主动交流的热情和心态,一切都不是问题。”

崔玥盈感知的庆应大学,与人们印象中的传统日本大学颇有几分不同。“庆应的国际化程度非常高。学校招收很多国际学生。庆应的官方语言都要变成英语了。校园里,可以接触到很多国籍的留学生,庆应大学本身也很重视国际化,整体英语要求比较高。”

但英语也让学日语出身的崔玥盈有点儿“发怵”:我对日本了解理解相对深刻,几乎没有违和感,融合得也非常好,反倒是与欧美人交流出现了不适。因为学日语出身,相对我的日语,我的英语水平略低。所以一直没有主动与欧美留学生去交流。有一次,接触到一位美国留学生,我们是英语夹杂日语交流,对方日语不好,没想到我们交流得非常顺畅。她对我说过的一段话,对我触动很大。“我告诉她,我英语不太好,我不太可能有深交的欧美朋友,也就不太热心参加他们的交流活动。她就跟我说:‘你不行’,是因为你觉得‘你不行’。如果抛弃这种想法,你就什么都行了。我听了之后,便开始主动参加英语圈留学生的活动。就算语言不行,努力‘手舞足蹈’,通过肢体语言也可以交流。这件事对我之后的人生很有启发。”

日本留学的“高性价比”

10年日语学习的经历,让崔玥盈对日本社会、日本文化谙熟于心。尽管如此,在决定要去日本留学之前,她仍进行了客观评估:从客观角度来看,日本留学性价比高。日本社会治安相对比较好,干净卫生,饮食习惯生活习惯差异较小,容易适应……这些已形成共识。但在这次疫情中,日本充分发挥了地域优势。想要回国的话也是可以“溜”得很快的(笑)。“今年因为疫情可能会有很多本身想去欧美留学,但不得不放弃的学生,这时候日本大学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另外,我在庆应做交换生的时候就了解到:日本大学生热衷于海外留学的人比较少,而很多日本大学都有非常好的协议校海外留学机会,其花销比从中国直接自费去欧美留学便宜许多,很多项目是按照日本大学学费收取的。我们留学生正好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参加项目去欧美等国家交换留学。”

学术水平,也是崔玥盈选择日本留学时的重要考量。“虽说现在学术的中心仍是欧美,但在我学习的社会学领域内有很多国际知名的日本学者。此外,日本科技水平处在高位,进入本世纪以来每年都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日本在机器人领域研究成果一直处在世界前沿,日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现在中国也在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日本的医疗和社会福祉体系发达,疫情当下去日本学习福祉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向。”

title

与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先生交流

二、凭自身优秀撕掉湖北武汉籍“特殊标签”

崔玥盈是湖北武汉籍。

在武汉封城前,1月17日,她回到武汉。5月17日,她从武汉回到上海,经历了14天隔离。整整4个月,作为一名“准留学生”,她是如何度过这段特殊时期的呢?

“其实,刚封城的时候我的心态并不好,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怎么就会降临到我们头上?为什么是我们?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回忆疫情之初那段经历,崔玥盈显得很平静。但当时的她并不是这样:看到感染者数字上涨,当时很恐惧、黑暗……这中间也听到很多人买不到东西,而且出去买东西也非常危险,穿戴像铠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我的心境也发生了变化:封城让武汉人牺牲了自己,但照顾到更多人的利益,我们要把这段时间‘忍’过去……”

问她那4个月是否学习了,她不好意思地说:根本没有心情学习。每天就是在家里看电影。“哈利波特8部,我看了2遍,还有宫崎骏的童话也反复看了好几遍——童话世界非常美好。那些非现实的、魔法世界、童话世界,能够让人暂时忘记现实中的那些不快、不幸和烦忧,这成为我战胜疫情很好的一种调剂方式。”

“当我真正意识到这次疫情的影响波及世界,而且可能一直持续的时候,确实有过失去目标,感到迷茫的时候。我大概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调整心态。三四月份,中国的疫情得到缓解,我的心情也发生了变化,又开始进入学习状态。现在,我是处于一手准备今年夏天的考试,一手实施Plan B的状态。”

让崔玥盈最为担心的并非自身,而是所有的湖北籍留学生。“今后我们无论走到哪里,‘湖北’、‘武汉’都会是一个撕不掉的特殊标签!”

崔玥盈认为这些特殊标签要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申请留学,当日本教授问你来自哪里时,我们不用再做过多地说明(笑)。“这段经历也让我们的身份有了更多的故事性,对这段经历的看法以及走出这个阴影,成为今天优秀的‘你’的做法,可以成为今后自己升学面试的一个话题,可以更多地展现我们积极的一面。”

另一面,这种故事性,同时也是一种刻板印象,更过分的可能是“湖北人等于病毒”的歧视。相较于其他没有故事性的人,我们身上多了一个“特殊标签”,这显然是一种不公平的对待。“我们很难改变他人的想法,撕下自己身上的‘标签’,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将它转化为学习的动力。比如我们可以通过更加努力的学习,成为更优秀的自己,优秀到足以战胜这个特殊标签。”

对于从武汉回上海经历2周的隔离,她显得很平静:就当作人生中的一次特殊体验吧!作为一个湖北人,我想说,湖北人和所有人一样经历了一场危机,和所有人一起努力“挺”了过来,我们同样坚强也同样有感情上脆弱的一面。我不会呼吁社会的包容,因为湖北人和世界本来就不是犯罪者和受害者之间宽恕与被宽恕的关系。我只希望社会多一点同理心和连带感。希望湖北的准留学生们能将自己艰难的处境化为动力,期待雨过天晴的那一天。

三、给准留学生的建议

应届本科生、准留学生、湖北武汉籍,这些都让崔玥盈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目前她仍在全身心为赴日留学做着必要准备。“疫情对选择去哪个国家留学可能暂时都会有影响,但对于是否因为疫情而放弃留学,这类人数应该比较少。大家出国留学现在比较理性,不是‘被迫留学’”。而对于疫情当下,是否应该出国留学,崔玥盈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要看自己想要什么,如果你想学的、了解的东西在中国国内,国内教育如果能够满足自己的需求,那么你可以选择留在国内;如果是自己想要的,想学的东西国内暂时没有,或无法满足自己,那么就要坚定自己留学的想法,坚持大方向,等待时机,该干嘛干嘛!可能现在很多人都比较“乱”,放弃了准备,我觉得应该有所准备,成为一个有备无患的人。

title

笔者(右)与崔玥盈(左)在第32届上海市大学生才能演示大赛现场

供稿:陈小牧
图片:崔玥盈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