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2020年02月10日 人物往来

“和之梦”《我住在这里的理由》 特别版

前言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
每个人都在关注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因为无法外出
节目组通过网络视频
联系了住在中国的他们

视频 : https://v.qq.com/x/page/d3061b8ya10.html

PS.由于网络的原因,画质无法保证,同时视频和音频可能会有延迟卡顿的情况,请多多理解。

以下是《我住》与主人公们的部分对话。更多精彩,点击开头视频。

岛田孝治
◎湖北武汉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岛田爷爷:我现在住在丹子(顶屋咖喱店长)的老家,过得很好,会在院子里读读书。读读书、睡睡觉,到了饭点就吃饭。每天的生活就是读书、睡觉和吃饭,还会稍微散散步。

萍姐:日本政府好像在接武汉的日本人回国,岛爷爷为什么不回日本呢?

岛田爷爷:没有特意回去的必要啊。我现在在乡下和丹子一起过春节。如果回日本还要做各种准备,回来武汉也要做各种准备,非常麻烦。我现在还能在武汉过正常生活。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还有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没有回日本的必要。我要和武汉人民在一起,不论是困难的时候还是开心的时候,都想和武汉人民一起度过。能看见我身后绿色的植物吧?生活在有这些绿色植物的地方,让人心情舒畅。

萍姐:岛爷爷有什么想和大家说的吗?

岛田爷爷:不要输给新型肺炎,在努力战胜它之前,请大家加油保持健康。

咖啡因乐队主唱 Sayu
◎北京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萍姐:天天在家里做什么呢?

Sayu:其实和平时差不多,我们的工作室也在家。其实最不喜欢在家里工作,还挺郁闷的。

萍姐:但是你要写新歌对吧?

Sayu:是的,可能这次专辑里的歌都是挺闷的。

萍姐:对这次疫情,你是什么样的心态呢?

Sayu:也很害怕,也不想接触别人。我觉得每个人保持好的心态,是很重要很关键的,可以做一些让自己可以开心的事儿。

有些人说不能放娱乐节目,这是有的人的观点,因为在日本有灾难发生的话,之后也会有搞笑艺人去灾区,给大家做表演,让大家笑,他们的行为时候很重要的。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因为过了很长的时间之后,可能自己的心里觉得很累,所以他们可能需要一个笑的心态。

萍姐:这个事儿过了之后 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Sayu:去公司。

萍姐:去公司干什么呢?

Sayu:去公司聊聊后面继续做什么。因为我们本来四月份要开始办下一场专场,然后现在也先取消了,没法继续往下进行了。因为我们毕竟还是去每个城市演出。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萍姐:大年三十是怎么过的?

Sayu:哈哈哈,这个...我们其实把除夕搞错一天了,提前一天过了。我们是23号包了饺子、喝了酒,过得挺开心的。然后24号没干什么。

萍姐:什么时候发现记错日子了呢?

Sayu:我的朋友查电视,发现 “诶?这次是春晚都取消了”。毕竟太奇怪了这事儿。不过还好,那天我们鼓手(Massang,日本人)也来了,一起提前过了。因为之后他就回国了。

萍姐:期待你今年的好消息。

Sayu:好的,我也是,想听到我的好消息。哈哈哈。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川崎广人
◎河南新乡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川崎爷爷:25日… 应该是24日,我们用自己的车堵住了进村的道路,我写了张“小刘固封村”的告示贴了出来。其他地方应该也是一样的,用大卡车把路堵起来。

萍姐:现在农场里只有川崎桑一个人吗?

川崎爷爷:还有一个曾经去日本留过学的年轻人,我们两个人住在这里。还有村里来了很多工作人员,会帮我们喂鸡之类的,做一些必须要做的工作。

萍姐:工作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川崎爷爷:客人很少。以前每年春节都会有20-30个人过来,就像来动物园看熊猫一样,来看看日本人是不是长了角。今年有了可以用来学习的时间,现在我在努力出版自己的书。

萍姐:您在日本的家人,看到现在的状况后有和您联系吗?

川崎爷爷:他们一直在联系我,叫我回日本。我还算稍微有点名气,我觉得如果因为肺炎扩散而回国的话,中国人会对日本人失望的。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我在中国有一种被人需要的感觉,日本在农业方面的技术和想法,是很多中国人还没有注意到的。我觉得需要将这些传授给他们。

萍姐:那您现在在农场做些什么呢?

川崎爷爷:这是我的笔记,写了中文拼音。我的发音和听力不大好,所以写了下来。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
胜利中国

中村彰宏 Aki
◎云南西双版纳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萍姐:作为一个生态学者,你怎么看这次的疫情?

Aki:现在这个病毒的状况虽然很糟糕,必须要小心。但是因为我是生态学者,不由得想,从其他的动植物的角度来看,它们应该在高兴吧,比如说蝙蝠,之后人类也不敢吃它们了。它们大概会觉得“这样我们就不会被杀了”。

如果这次疫情可以作为一个契机,使野生动物的买卖减少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从根本上来讲,人类是根据本能行动的动物。就算头脑明白不可以猎杀贩卖野生动物也没用,但是本能意识到这个行为,会给自己带来危险,才能在行动上体现出来。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萍姐:你认为人和其他生物怎样能共存呢?

Aki:现在世界组织在提倡,应该把地球的一半,让出来留给野生动物和自然环境,这个计划叫做“半个地球”。地球的一半可以由人类使用,把另一半留给其他生物和自然,我觉得这样的企划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

但是要让人和动物携手共存、友好相处,是不可能的。人类和人类之间都做不到,就别提动物了。

人类闯入人类不该踏足的领域,开始乱吃不该吃的野生动物的时候,就是这些不明原因的病毒开始蔓延的时候。只要人类继续这样,这类事情就还会发生。

所以,这次的事情如果能作为一个契机,能让中国政府或者世界组织能有所动作,从中央到地方严格禁止野生动物的贩卖卖和食用就好了。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川口沙织
◎上海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萍姐:昨天晚上有一个消息,《人民日报》说双黄连口服液对于抑制病菌,可能有效果,然后很多人去抢。

沙织:因为这些药以清热为主,没病就吃的话,可能对身体太凉了。所以女生吃多了身体会太寒,不行。

比如说板蓝根,对流感细菌很有效果,这个时候其实用板蓝根来漱口的也会有帮助。如果真的得了流感或者有发烧也可以喝。

我觉得免疫力系统是最重要的,不可能瞬间增加免疫力,太晚了。所以平时增强免疫力就非常重要。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黎明前的夜最黑
无论多艰难
春天和希望总会来的
奋斗在一线的医疗人员 你们辛苦了
我们所有人都要照顾好自己和家人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以上转载自公众号《和之梦》,客观日本编辑部还采访了一些留在中国的企业人士。

增满工将 希米科(苏州)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苏州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记者:苏州的疫情现状怎样?

个人认为,目前苏州的情况还是比较紧张的。大家都戴口罩,从小区出门时候带卡,回来时候要给保安和安全人员看卡才能进。小区管理得非常好。虽然目前苏州的确诊患者还在增加,但我相信政府的政策与能力。再说,抗病毒是在跑马拉松。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小区内的电梯提供手巾,避免直接接触。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出入小区都要进行安检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平常热闹的小区一下子变得没有人迹

记者:你为什么不考虑暂时退避回日本?

我是个公司老板。我有中国人员工在这里。这种时候我怎么能回日本呢?跟他们一起在苏州维护公司的正常业务运转是我的任务和责任。

记者:作为一个从事医药关联工作的人员,你怎么看待这次疫情?

所有病毒是跟人类在赛跑。时间能解决问题。

记者:关于“特效药”瑞德西韦,你觉得如何?

研究才刚刚开始。目前哪个药有疗效不好说。但我还是相信科学力量。

记者:听说你所在的“苏州鹿儿岛县人会”还为此次疫情捐款了?

我是鹿儿岛人。苏州鹿儿岛县民会已经有十年以上历史。去年开始我被选作当会长。这次疫情爆发后,我就发动会员捐款,并捐献给了“常熟红十字”。

疫情下留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岛田爷爷: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

常熟市红十字会发来的捐赠证书

我出生于日本的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这个市和苏州常熟市是姐妹城市。我的家乡萨摩川内市政府也捐献了口罩。我另外还给萨摩川内市政府捐了一笔钱。

中国加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文图 和之梦/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