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同事中招后,我被隔离在家两周,PCR检测“路漫漫其修远兮”

2020年05月22日 医疗保健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东京进入3月下旬后,确诊人数的增速也不断攀升,终于在4月28日累计突破4000人。在这种现状下,无论什么时候中招都不会奇怪。身边有同事中招后,一位家住东京都的上班族也一直低烧不断,战战兢兢地在家隔离观察了两周。这位当事人以匿名为条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title

图片:PIXTA

与确诊患者开了20分钟的小会,就被要求在家隔离观察

居家隔离观察以来,已经过了两周。

4月上旬,一位公司同事新冠肺炎确诊了。之后,跟他密切接触的同事中,也有数人确诊。我因为业务属性使然,不可能完全在家上班,但为了不让疫情在公司内外扩大,疑似病例的员工全都被要求在家上班。

开始在家上班后,我一直发着38度以下的低烧。虽然症状只是低烧,但远程办公反而让我倍加疲惫。去发热门诊开了退烧药,吃了之后,烧还是没退下去。

我跟最早确诊的那位同事就是在几天前开了个20分钟左右的小会。之后又跟陆续确诊的其他同事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于是我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做上核酸检测。可没想到症状只是低烧的话,还没有资格做检测。需要优先检测其他症状更重的病人,所以我只能耐心排队在家等候了。

还是轻症的时候就应该赶紧找医院

这期间我最大的感想就是,在没法弄清楚感染途径的情况下,一旦出现症状,就会非常糟糕。我的情况是由于公司内部出现了几个确诊病例,公司也意识到了“隔离观察”的重要性,所以我每天都会报告状态,公司也会主动跟我联系询问。此外,我跟其他同样被要求在家隔离观察的同事也能够相互确认状况,相互鼓励。换句话说,有了这个互助网,我心里就有底了。万一情况忽然恶化,我也不是孤立无援的。

但是“症状看着像新冠肺炎,但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被传染的”这种情况下,在“自主隔离”的这个不自由的环境中,在孤独、不安和恐惧的情绪下,我们必须思考这样那样的对策。我颇有一些心得想提供给大家分享,哪怕仅有助于大家缓解这种不安情绪也好。

那就是“在自己还可以自由行动的时候,赶紧找到能够对接的医院”。

当我们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时候,首先需要“给居住地的回国人员及接触者咨询中心打电话”。但是那里只负责介绍医疗机构,除非特别幸运,否则不可能马上被安排检查。现在要达到“连续4天发烧37.5度以上”的标准,才能给接触者咨询中心打电话,但很多人根本达不到这个标准。我自己虽然偶尔也有烧到将近38度的时候,但总的来说都是在37.5度之内的反复低烧,并没有连续4天发烧到37.5度以上。

最靠谱的做法是去找自己的家庭医生问一问。如果那里能够接待发热门诊的话,就应该尽早让医生看一看。就算不能接待,很大概率也可以让医生给介绍下附近的医疗机构。如果没有家庭医生的话,就建议早些去附近有可能开设发热门诊的医院看看。因为如果等到发烧严重了,或是更加疲惫不堪了的时候,你甚至可能连上网查资料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事先把该确认的确认好了,万一症状恶化,自己也能冷静应对。

电话打不通,不接收急诊患者的可怕周末

需要注意的是周末。我也周六的时候发烧到过38度左右。以前常去的门诊休诊,所以迫不得已拨打了本地的回国人员及接触咨询中心的紧急电话。咨询中心是设在保健所内的,时不时能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东京都内确诊病例激增,这几个月来,员工人数有限,每个人都处于超负荷状态。果不其然,打了好几通电话,听筒里都是“嘟嘟嘟”的忙音,根本打不进去。实在没办法,我只能给一家有急救门诊的医院打电话,我们公司的确诊病人听说就是在那里看的病。然而对方甩下一句“周末不接收急诊病人”,就让我吃了闭门羹。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给东京都新型肺炎呼叫中心打了个电话,不料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我们这里跟医疗机构和保健所都没有合作。麻烦您自己在网上查一查周末接诊的急救医院吧。”那你这个窗口开来干什么吃的?......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这时我彻底放弃了找医院,整个周末都是忐忑不安地窝在被子里度过的。我想工作日的话,保健所那边应该更容易联系上些吧。但后来听别人说自己给保健所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没打通,第二天终于打通了,给介绍了个诊所,可那个诊所却拒绝接诊,只能当没人要的流浪儿。

“这是为了防止医疗系统崩溃”——听到这样的说辞后,大家都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但优先重症患者,其他人都得等候着,这就是政府应对疫情的现状。我也听说有极少数非常幸运的人可以马上进行检测,但多数情况下,如果不是“密切接触者”,就很难轮得上。至少连我这种跟确诊患者有过一定时间近距离接触的人都没被算到“密切接触者”里,成了核酸检测的“漏网之鱼”。而且很多同事也都是跟我一样的状态。

我自己因为觉察到自己有疑似感染的症状,所以去看门诊的时候,我都不坐公共交通工具,都是自己步行来往医院的。实在难受的时候,我会打车去医院。但我戴上了手套,口罩也戴了两层。乘车过程中开着窗户,脸也一直都冲着窗外,连付钱我都用的是PASMO卡。我非常小心不让出租车里残留病毒,尽量不给的哥和下一位乘客添麻烦。扔家里的垃圾就更是如临大敌了。垃圾袋敞开口子会让清洁工人暴露在风险下,所以用过的口罩之类的东西我都包得严严实实,垃圾袋口子也系得紧紧的,还打上了双重结。

好不容易轮到我检测了,结果是阴性......

过了好几天,药也吃了,可就是退不了烧。于是诊所的医生帮我联系了保健所,从开始有症状起,过了十来天,让我终于接受了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可我持续了那么久的低烧,真是仅仅是感冒吗?还是说我在家自我隔离的时候一不小心打败了病毒?真相不得而知。虽然报告了“阴性”结果,但公司还是很谨慎,让我继续待家里再观察些日子。

漏检的人群中估计有已经感染的人。如果是无症状患者的话,那就更是如常生活,结果可能造成更大的传染。我觉得在疫情的真实情况无人可知的日本,外出真的是一件很要命的事。

我只能在家里默默地祈祷疫情尽早出现拐点。

作者:永田吾郎
文章转载自日本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