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日本疫情日益严重,各种口罩背后的故事

2020年04月27日 医疗保健

新冠肺炎冲击着全球,由此引出口罩外交、口罩经济、口罩政治……,每天的新闻里都有关于口罩的话题。对于普通人来说,口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品,并显得珍贵、难求。

日本每到初春,被称之为国民病的花粉症让很多人戴起口罩,2月至5月戴口罩的人群也是这个季节日本独特的景观。武汉2月出现新冠肺炎的时候,日本各届纷纷给中国捐赠口罩以及纸箱上的诗文被传为一段佳话。早些时候,人们还可用为花粉症储存的口罩抵挡一阵,没想到日本也会成为新冠病毒主战场。疫情日益恶化,买不到口罩成为每一个日本国民的现实问题。

‘安倍口罩’

2月下旬官房长官对大家说,政府正在通过各种措施有望在1个月内解决口罩紧缺问题。到了3月底,市场上还是没有口罩的踪影,需要口罩的呼声此起彼伏。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局势,安倍首相4月1日宣布,为了防止新冠病毒的感染扩大,将在不久分发给全国所有家庭每户2副能够反复洗涤使用的纱布口罩。

此举公布后人们大跌眼镜:“大人孩子一家几口,2副口罩怎么够?”,就连安倍的支持者也怀疑地表示:“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吧”。 安倍执政后强力推行“安倍经济”,这个口罩也被人们比葫芦画瓢命名为“安倍口罩”。不管怎么说,比起没有口罩还是好一些,不少人期待能够早些拿到政府发放的口罩。

在此后的电视画面,人们看到首相身边的政府官员大都戴着严实服帖的一次性口罩,而安倍却戴着那种即将发给国民的纱布口罩。被遮盖的部位和防御效果与专家们建议的理想口罩相差甚远,不过人们可以理解这或许是首相想通过电视展示与国民同甘苦共患难的姿态。

title

安倍首相和政府官员 (照片:首相官邸)

4月17日开始,市民们陆续收到邮局送来的口罩。看到实物(13.5×9.5㎝),不安和疑问的声音把咨询窗口的电话被打爆:“这是给儿童用的吗?”,“欲遮住嘴巴却露出鼻子,想挡住鼻孔又露出下嘴唇,”……,厚劳省赶紧专门开设网页统一回答国民的问题。

有人说“收到口罩大失所望,洗了之后又缩小一圈,失望变得更大了”。总之,对这项花费466亿日元的对策引来国民的很多不满。

‘小池口罩’

进入四月,日本感染者人数直线上升,东京是日本新冠肺炎的重灾区。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每天都要通过媒体报告东京的感染者和死亡者的人数并强烈呼吁市民配合,不要外出……。除了小池知事的讲话内容,她戴的口罩也引起人们关注。

title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电视画面)

比起安倍首相,人们发现小池知事的口罩严实地包住了整个面部,造型雅致美观,口罩花色连日不重复。面对记者的提问,小池说 “是邻居赠送的手工作品”。人们对口罩的好评似乎也为知事的好感度加了分。有网民呼吁:“小池的口罩那么大,安倍的口罩那么小,没人给首相做口罩吗?”。安倍的支持者不少,应该不缺愿意给首相做口罩的人,首相在公众面前坚持戴“安倍口罩”又成为民众关注的一个焦点。

在到处都缺口罩的形势下,冲绳县的玉城知事连续数日不同服装搭配不同花色口罩也吸引了民众的视线。玉城知事的口罩不仅体现出服饰的整体讲究,还非常具有冲绳的文化色彩。据知事本人介绍,夫人为他做了10个样式不同的口罩。

title title

冲绳县的玉城知事 (图片来自网络)

相比其他公众人物,冲绳知事的口罩样式最为丰富多彩。人们除了对玉城知事背后的夫人多几分赞美之外,还会因此而对自制口罩跃跃欲试。尽管新冠肺炎感染一直在扩大的消息让人们的心情乌云密布,知事们的口罩秀给不少民众提供了带有阳光和愉悦的话题。

自制口罩

对于布口罩,有专家表示:完全无法期待具有防范被他人感染的效果。不过,由于具有阻挡大型飞沫的可能性,当下,佩戴口罩被人们看作是应该遵守的社会行为和安全标志。

日本各地都没有强制戴口罩的规定,但是新冠肺炎感染人数的成倍增长和知名人士的死亡消息改变了很多人事不关己的轻视态度。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口罩的必要性,而口罩缺货的局面迟迟没有转机。4月7日东京等地区被宣布‘紧急事态’,但并不进行城市封锁,也没有要求全面停工。人们上班、购物、必要的外出需要口罩,因父母工作而去幼儿园的孩子需要口罩,很多人不得不自己做口罩来满足自身的需要。

title

小朋友戴上妈妈的自制口罩上幼儿园

政治家们的口罩所呈现的魅力早已吸引了很多心灵手巧的女性,“小池口罩”的设计样式在网上成为热搜,同样花色的口罩面料也被抢购一空。随着网上和一些报刊杂志介绍了口罩的制作方法,很多人开始了久违的针线活,自制口罩成为疫情下的时尚。

笔者的邻居主妇擅长布艺,她说这段时间做的口罩没有准确统计,很多送给了朋友,她还介绍了做工很讲究的朋友做的口罩。与现成的商品相比,日本人的手工作品除了充满个性之外,往往更结实、更实用、更漂亮。口罩外层布料注重美观,使用樱花布料与季节相辉映;里层注重肌肤舒适,使用纱布。为了提高口罩的安全性能,口罩做了夹层,用来插入一次性的不织布或者形状合适的咖啡过滤纸,也有人用厨房纸巾。

title title title

邻居主妇手工制作的口罩

title

网络上介绍的口罩裁剪图(表里布料各2片)
(裁剪布料各边需预留1cm缝制部分。①是口罩里布的尺寸,②是表布的尺寸)

有了裁剪图,口罩制作非常简单,利用剩余布头或不穿的汗衫都能做出漂亮的口罩。新口罩的诞生不仅可以快速消除没有口罩的担忧,一丝引以为骄傲的成就感让缝制者乐于把它们分享给他人。将自制口罩分送给亲朋好友,甚至捐赠给社会的报道最近也多了起来。

日本的许多二手衣物店开始利用旧衣物制作口罩发放给顾客。比如东京的“DonDonDown”就把一些旧衣服洗净,裁剪出布料,配上口罩的裁剪纸型,免费发放给来店的顾客,让顾客拿回家,自己制作利用旧衣物的“环保口罩”。对于远方有口罩需求的顾客,店方还提供邮寄服务。

title

DonDonDown免费发放给顾客的口罩布料,内含口罩纸型(照片:DonDonDown官网)

title

用旧衣物布料制作的口罩(照片:DonDonDown官网)

前些天,电视节目提醒人们,如果此时发生自然灾害而需要紧急避难的话,在人员密集的避难所,预防新冠肺炎感染是需要重视的课题;避难必带物品的清单里应增加口罩和消毒湿巾。万一发生灾难,所有物质都会暂时奇缺,准备好口罩是未雨绸缪之计,笔者也开始了制作口罩的行动。

一个多月前,电视新闻报道口罩用的细条橡皮筋到处缺货,网上有人推荐用女性丝袜剪成细条替代。笔者去买缝纫机针,被告知常用规格的早已没了。4月17日紧急事态宣言扩大到全国,所有的娱乐场所和与食品无关商店都要歇业3周,那天笔者赶在商店关门之前想买点白色缝纫机线,却没想到连这也断货了。也许我的遭遇有偶然的成分,长期缺货不能得到及时补充也是因为针、线、橡皮筋这类产品多数依赖进口。我只能反省应该早些开始‘自力更生’‘备战备荒’。

表达关爱和被关爱的口罩

今年2月武汉疫情严重之时,日本中部地区的华人团体通过中国驻日领事馆向国内捐赠口罩以表寸心。当时到处买不到成人口罩,得知儿童口罩也是需要物品,一个华人团体便号召会员捐款买下当地药店儿童口罩的库存。

title

5000副儿童口罩准备送往武汉(‘华丰之友’会员提供)

捐款成员中有十多位少年儿童,他们都是有部分中国血统的孩子。当地国际交流协会为了让有外国血统的孩子不疏远母语,为这类孩子办了‘保持母语学习班’。有中国血统的孩子们根据相应的水平在汉语教室的不同班级学习,中文老师都是华人团体的成员。老师们希望这些孩子参与捐赠集资活动,这既是他们认识祖国文化的机会,同时也通过关爱他人的行为理解和感恩长期受到的社会关爱。

title

保持母语汉语教室上课情景(‘华丰之友’会员提供)

有些孩子第一次接触‘集资捐助’的概念,年龄小的孩子当时就取下自己的口罩放入募捐箱,有的说要把家里积攒的口罩拿来……。最后他们和爸爸妈妈一起参与了捐资活动。

没过多久,他们生活的区域出现了疫情,大人孩子都需要口罩,家长们都很着急。4月初,中国大使馆针对日本疫情,陆续对陷入困境的部分在日华侨发放口罩。捐献儿童口罩的华人团体也得到了总领事馆分配的200副口罩,该团体领导将其中的110个分给了那些孩子,希望他们通过这次亲历理解困难时候相互帮助、共度难关的含义。

投桃报李的口罩

3月中旬,与名古屋市相邻的丰川市紧急联系中国无锡高新区询问可否退还2月初捐赠的口罩,此事被日本媒体报道。笔者将这个话题转发在大学同学群里,国内有同学表示能够确保口罩货源,也有同学表示愿意捐资购买相赠。那则消息见报第二天,笔者打电话给丰川市政府询问口罩一事是否有望解决。负责人说无锡市正在调整,应该是没问题了。大概已经有不少热心人关注此事,电话那边反复表示感谢。

这件事情在日本国内引起一些对市长的非难,最多的批评是“讨要送出去的东西是给日本人丢脸”。纵观这次疫情,即使一贯表现出优越感的国家领导人也姿态很低地向他国救助,请求人力和物质方面的紧急帮助,因此也有不少人对这位市长的勇气给与肯定和赞扬。

丰川市的告急得到了中方的及时回应,3月底,来自无锡高新区的5万只口罩被运到丰川市政府大楼,中国方面以10倍数量的回赠之事再一次被日本各媒体报道。丰川市政府国际交流科长表示“我们与中国有着长期的交流,能得到中方如此热情的援助,我们深表感谢”。4月1日,这些口罩被发放到丰川市内的养老设施、医疗机构和幼儿园。

title

无锡高新区回赠丰川市的口罩

透过小小的口罩,我们能感受到一些社会文化和国民的特性。无论是商品还是自制品,无论是医疗的还是民用的,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它们见证了地球上无数平凡和高尚的故事,也承载了人们的善意温情和跨越国家和民族的大爱。它冲击了中西方文化的屏障,也体现了不同政府的决策格局。缺乏口罩的问题也让各国政府对现有的产业结构和产品制造产业链有了重新的认识。这场疫情无疑给社会种种和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图、照片除特别注释外均由笔者提供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