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美企纷纷暂停“监视社会”AI争议技术,NEC机会从天而降

2020年06月25日 信息通信

去年一月哈佛商学院第一位女性终身教授Shoshana Zuboff将其最近几年研究成果合辑为一本专著,取名为《监视资本主义时代》(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这本500页的巨著指出,随着大数据与物联网(IoT)以及新一代移动通信(5G)的兴起与普及,数字经济与共享经济已具雏形,传统的资本主义社会正步入“监视资本主义”社会。

《监视资本主义时代》警示的是以GAFA为代表的垄断了数据的跨国企业对社会的控制、对个人隐私以及基本人权的侵犯。

这本著作问世以来一年多的时间里,突发了两件超出人们预料的事件,加速了“监视社会”的进程,也引起社会普遍的警觉与关注。

其一,是新冠病毒(COVID19)在全球的大流行;其二,是46岁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德里克·肖万执法时单膝跪脖致死引起的全球抗议种族歧视事件。

这两个事件给予行政当局强化对社会公众监视的理由,前者是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后者则是为了公共治安。

然而,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监视社会”意味着个人隐私的不复存在——无处不在的监视摄像头、人脸识别等人工智能(AI)技术、与网络监视技术,使得每个人的隐私乃至内心深处的一个念头都不再是自己的私有物。

基本人权与隐私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底线,侵蚀这个底线势必引起人类共同的反思与抵抗。

产业界对“监视社会”的反响首先从对“人脸识别”技术的反思开始。美国先后叫停“人脸识别”的是著名的跨国企业IBM(国际商用机器公司)、亚马逊、微软。IBM在6月8日宣布退出通用人脸识别技术市场,微软则在6月11宣布在对该技术有约束力的法规出台之前,暂停对执法机构提供人脸识别技术。亚马逊宣布暂停一年对警察提供其人脸识别技术“Rekognition”。

产业巨头表态的背后一个主要动因是雇员的人权觉醒,微软集团超过一万名雇员签名要求公司终止与执法机构的合约。另一个原因是民间团体的反抗以及欧美议会的追责,尤其是人权意识很高的欧洲议会,将对潜在侵犯人权的技术进行评估并立法限制对相应技术的滥用。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最近指出,执法机构使用美国AI公司Clearview的AI产品可能违法。

另一方面,一直存在安全争议的5G技术也遭到了抵抗。允许采用华为5G技术的英国与加拿大开始改变态度,要与华为脱钩。

在这个背景下,与“监视社会”有关的技术将会不断遇到社会公众的审视,而美国企业暂停对人脸识别技术的供应,也会在供需方面引起缺口。从商业角度看,缺口就意味着机会。由于美中正陷入互掐的泥潭,这个机会应当非日本莫属。

果然,Bloomberg在6月4日报道,英国政府为了增加5G的选项,已经开始跟日本NEC公司接触。NEC也是一家著名的拥有人脸识别技术的公司。对于NEC来说,眼下真的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据NEC官网介绍,NEC的生体认证技术已经被世界上70多个国家与地区采用,采纳的系统多达1000以上。其人脸认证技术被用于出入国管理、国民身份认证、国家安全、企业的安检、结算业务等等。

title

NEC人脸认证系统NeoFace示意图(图片出自NEC官网)

在技术方面,NEC的人脸识别技术通过了美国国立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的测试,对1200万人的静止图像认证出错比率仅仅为0.5%,夺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对于被认证对象,不管是戴着口罩还是墨镜,或者从侧面也可以被准确地识别与认证。

title

NEC持续夺得NIST人脸识别评测第一名(图片出自NEC官网)

美中在5G市场上的龃龉,最受益的是瑞典的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而在日本市场则是NEC与富士通。其实,NEC和富士通的通信设备业务,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仅为1%左右,在5G技术开发方面落后于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title

富士通面向5G的虚拟基地局示意图(图片出自富士通官网)

在政府层面,日本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与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简称GDPR)在理念上比较相近。因此,在目前的国际气候下,日欧产业界的联手似乎是一种趋势。

据《日本经济新闻》2019年4月2日报道,日本和欧洲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联合研究“后5G”技术,旨在超越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建设更加先进的移动网络。联合研究由早稻田大学教授主导,欧洲的大学、NEC和德国电信公司等都参与其中。

在“监视社会”里,数据毫无疑问是主宰应用的关键,欧洲一向在“数据主权”方面的研究比较超前。最近由法德牵头的旨在控制“数据主权”的项目GAIA-X正式启动,日本企业也会以某种方式参与。

在美国企业暂时退出有争议技术领域等待立法的空窗期里,日企如何利用这一段时间蓄势后来居上,将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动向。

供稿: 戴维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