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通过茶促进对话交流——写在新茶季节的随感

2021年03月29日 经济交流

当樱花开始凋零,从太平洋吹来的南风变得温暖袭人时,牧之原台地绵延无际的茶园便开始抽芽吐绿。这个地区最闪耀的季节——期盼已久的新茶季节到来了。

静冈县是日本的茶叶生产中心,产量居日本之首,而静冈县茶叶产量最高的地区就是牧之原市。

title

即将开始采摘新茶的牧之原茶园

据说茶叶是由出使中国的遣唐使最澄和空海等僧人与佛教等一起带回日本的。

唐朝的首都为长安,即现在的西安。笔者2016年11月随牧之原市的经济团体一起访问了陕西省安康市。由于“日本的茶是(由遣隋使和遣唐使)从长安传入的”,因此《华商报》提议日本第一大茶叶产地牧之原市与陕西省的茶叶产地安康市建立交流项目。

安康市紫阳县位于蜿蜒曲折的汉江(长江的支流)江边,房屋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沿岸陡峭的山坡上,茶园散布在周围的山顶,农民热情地出来迎接我们,让人强烈感受到“茶叶作为经济和文化”的桥梁一直从唐朝延续至今。

title

在陕西省安康市紫阳县的茶园里听采茶歌,茶农热情地迎接我们

在“茶缘”的驱使下,次年安康市的代表团回访了牧之原市,2019年11月牧之原市与安康市缔结了友好城市协议。

宋朝时,荣西禅师到浙江省天台山修行,带回了茶树种子,并将其传到日本全国,这个故事在日本很有名。他著有《喫茶养生记》,认为“茶是养生仙药,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之后,与静冈颇有渊源的圣一国师到宁波的天童寺及杭州的灵隐寺和径山寺修行,带回了佛教文化、味噌、酱油等食品还有茶叶。

可能是因为“茶与温州柑橘有共同之处”等这些由来已久的缘分,1982年,当时的静冈县知事等前往浙江省,与浙江省建立了友好交流关系。明年将迎来两地区友好交流的第40周年。

1992年静冈县与浙江省缔结友好交流10周年之际,笔者首次访问浙江省杭州市,此后又去过几十次,每次都会去西湖龙井茶的产地龙井村。龙井村如今已经成为旅游景点,有茶叶博物馆和很多农家乐,可以寻一处农家小院,伴着凉爽的微风,边享用农家菜和土鸡汤边喝龙井茶,绝对令人流连忘返。

茶是从中国传入日本的。在漫长的历史中,茶在日本保留了从中国传入的优良品质,同时又在生产、制作和饮用方式方面完成了日本特有的发展进化。

抹茶最初也是从中国传入日本的,作为茶道一直在日本流传至今,最近中国也重新掀起了“喝抹茶”的热潮。中国的抹茶主要从日本进口,但东日本大地震造成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受核辐射风评被害(指完全没有根据的传言导致人或团体受到经济、名誉等损害)影响,目前日本仍不能向中国出口茶叶。

在这种情况下,“静冈的茶农决定在中国制作日本茶!”,牧之原市的茶农柴本在浙江省的千岛湖畔经营了茶园和观光设施。茶园里生产的甜茶被运往上海制作成抹茶销售。虽然不是MIJBC(Made in Japan by China),而是MICBJ( Made in China by Japan),但笔者相信那一定是带有静冈风味的抹茶。

title

浙江省千岛湖的柴本茶园(生产抹茶用的茶叶),远处是农家乐民宿

去年新冠疫情席卷了全球。今年虽然已经开始接种疫苗,但除了中国等部分国家外,疫情依然没有平息的迹象。

在这种情况下,奈良县立医科大学微生物感染症学讲座的矢野寿一教授等人宣布:“确认市售的茶叶具有灭活新冠病毒的效果”。 

在实验中,研究人员将新冠病毒与茶水放入试管中混合,静置一段时间后调查了病毒状态。分别使用了用茶叶熬煮的茶水、红茶和两种瓶装茶。最终确认,红茶能灭活99.99%的病毒、熬煮的茶水能灭活99.9%的病毒,其中一种瓶装茶也能灭活99%的病毒。

至于人饮用是否有效还要看今后的研究结果,但此前已经科学证明茶对流感病毒有抗病毒作用,因此今后茶对新冠的抗病毒作用的研究成果备受期待。

title

静冈牧之原的深蒸绿茶(有绿茶粉末为特征)

人类社会是通过相互合作形成共同体而成长起来的。如今人类社会正在被疫情割裂,但另一方面,数字化加速发展,可以异地开会的远程交流方式,使得无论是工作方式还是业务方式乃至社会结构都将发生变革。

要想实现这些,必须建立相互信任的合作关系。需要设置基于信任关系的合作对话场所,而对话场所一定会提供美味的茶水。精彩的对话需要用最高级的茶来“加温”。

日本国会开会讨论问题时喝的都是冰凉的瓶装茶,而在中国,无论是多么小规模的行政会议,都能喝到热乎乎的美味茶水。

期待疫情早日结束,希望两国人民珍惜共同的茶文化,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在所有领域边喝茶边对话。

“牧之原台地”深蒸茶的制作视频:youtu.be/Ph95jQZo968

日文:西原茂树,MIJBC理事长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