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来自大陆的水蒸气以及梅雨前线停滞导致7月暴雨频创纪录,日本防灾学术联盟召开紧急会议

2020年07月22日 抗灾防灾

日本“防灾学术联盟”于7月15日召开了紧急会议“关于九州等地的暴雨”,详细报告了造成九州、岐阜县和长野县等地严重受灾的“2020年暴雨”的情况。来自中国大陆和东海的含有大量水蒸气的线状降水带的涌入,与梅雨前线长时间停滞等因素叠加,造成了今年日本多地区创纪录的降雨量。尤其是九州地区由于向东西方向延伸的一级河流比较多,容易与线状降水带的方向重合,因此今后很可能会继续出现类似的强降雨。

紧急会议利用视频会议系统举行。日本各地加入防灾学术联盟的各个学会等派出研究人员做代表,报告了最新的情况。本次会议对外公开,有1,000多人通过网络观看了会议。在紧急会议上,京都大学防灾研究所的副教授竹见哲也根据日本气象厅的气象数据自动收集系统“AMeDAS”的数据,详细介绍了强降雨的猛烈情况。

title

日本观测史上最大的降雨量(截至2020年7月14日12时),数据出自(京都大学防灾研究所副教授竹见哲也根据日本气象厅数据整理的发布资料=YouTube视频截图)

据竹见副教授介绍,在此次的强降雨中刷新降雨量记录的地区范围非常大,包括九州各县、岐阜县、长野县和静冈县等。本次强降雨的特点还包括,不仅仅是短时间内的降雨量,在连续3天的长时间降雨量方面也有很多地区刷新了观测史上的最高记录。每小时降雨量达到历史最高的观测地点为11处,3小时降雨量达到最高的观测地点为14处,6小时为15处,12小时为18处,时间越长,范围越大。24小时为25处,48小时为34处,72小时为37处,范围进一步扩大,可以看出,很多地区连续多日持续遭遇强降雨。

竹田副教授介绍说,持续数小时的线状降水带与梅雨前线的长时间停滞等因素叠加是造成此次强降雨的原因。这是因为梅雨前线形成了含有来自中国大陆和东海的大量水蒸气的低压气团,并被强风带向东输送。水蒸气的量与两年前的6月底至7月初的“2018年7月暴雨”不相上下,那次是以西日本为中心,为北海道和日本中部地区带来了强降雨。

关于此次的强降雨,日本气象厅7月15日宣布,全日本964处AMeDAS观测点7月上旬(1日~10日)观测到的总降水量为208,308毫米(208米),每个地点平均为211.6毫米,超过了史上最高的“2018年7月暴雨”(2018年7月上旬)的记录。另外,从每小时的降水量超过50毫米的特大暴雨的发生次数来看,今年7月上旬达到82次,也超过了史上最高记录“2019年东日本台风”(2019年10月中旬)的记录。

东西方向的一级河流较多也是受灾范围扩大的原因

另一方面,九州大学名誉教授小松利光认为,此次的强降雨是一级河流的流域与线状降水带的雨域重叠引起的大型水灾,情况与以往不同。以严重受灾的熊本县球磨川为首,九州有很多从中部向西或向东流淌的一级河流。这与线状降水带的延伸方向相同,因此降雨直接导致河流的水量增加。小松教授还指出,包括线状降水带的面积和范围进一步扩大的可能性在内,今后需要注意线状降水带的特性会如何变化。另外还提醒称,需要采取与短时间、小范围的强降雨不同的应对措施。他强调,针对此次这种整个流域遭遇强降雨并引发洪水的情况,除河流的峰值流量外,还要采取措施应对总流量。

在此次受灾最严重的球磨川流域,水位观测结果显示,在其支流“川边川”的合流处的下游,严重受到支流汇入影响的时间正在提前。对此小松教授指出,还必须重视支流的治水对策。具体来说,他建议不应从一开始就排除能抑制或延迟水位上升的水库,而是应该将其纳入讨论对象,思考最佳解决方案。

除了向东或向西流淌的一级河流较多之外,九州还位于日本列岛的西端。小松教授指出了九州的这一地形和地理特征,并表示:“最先遭遇线状降水带的九州地区在今后发生大型水灾的概率也比较高。”

需抓紧采取包括应对新冠病毒在内的避难对策

主办此次紧急会议的防灾学术联盟的母体是“综合应对东日本大地震的相关学协会联络会”。以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为首,2011年为日本带来严重灾难的东日本大地震给科学家也造成了巨大冲击。“综合应对东日本大地震的相关学协会联络会”就是日本学术会议的土木工程与建筑学委员会主导召集30个学会成立的。因为他们认为防灾对策需要超越专业领域的范围,不仅是理工方面,还要在社会经济和医疗等各领域持续采取全面的措施。该联络会在东日本大地震后举行了大量研讨会等,积极地持续开展活动,目前加盟学会已经增至58个。2020年2月被指定为“日本学术会议的协力学术研究团体”。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该联络会认为针对自然灾害的避难对策还需要应对传染病,因此于5月1日向市民发布了紧急通知“请做好准备应对传染病和自然灾害的综合灾害”。

title title

日本灾害看护学会先遣队的活动情况(福井大学医学部看护学科教授酒井明子的发布资料)=图片来自YouTube视频网站

在此次的紧急会议上,福井大学医学部看护学科教授酒井明子也代表日本灾害看护学会详细报告了在灾区开展的活动。该学会建立了先遣队组织,会在发生灾害时率先进入灾区,收集关于灾民的健康问题和护理需求的信息。在此次的强降雨中,由灾害护理专家组成的先遣队也进入了熊本县和福冈县的灾区,目前正在包括9个避难场所在内的对策现场开展工作。酒井教授详细介绍了在当地的工作情况,同时透露了当前浮现出来的各种课题,比如保健师等人力资源不足、传染病筛查和食物中毒对策迟缓等。

此外,酒井教授认为,还要向当地提供灾害时的健康管理等信息,并要考虑到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儿童和病患等不同人群的情况和不同年龄段,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另外强调,要抓紧解决人手不足问题及采取志愿者支援对策等,对策应以社区自立和生活重建为最优先事项。

防灾学术联盟的运营干事(前代表干事)、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和田章在会议的闭幕致辞中发表感想说:“虽然洪灾才发生10天,但听了各位的报告后,我再次充分认识到,光凭自己的专业领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关于今后的对策,和田教授呼吁大家不要居住在危险性较高的场所,这一点至关重要。

title

作为紧急会议“关于九州等地的暴雨”的主办方代表发表会议闭幕致辞的防灾学术联盟运营干事、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和田章(图片来自YouTube视频截屏)

日本内阁府的信息显示,截至7月15日6时30分,以九州地区为中心,“2020年暴雨”已经在日本的8个县造成75人死亡。此外还有1人心肺功能停止,10人失踪。九州4县以及长野、岐阜、大阪、兵库、岛根共9个都府县的225个避难所的避难人员合计达到2,480人。另外,熊本县有73个家庭、长野县有34个家庭仍在等待救援。

日本政府7月14日在内阁会议上决定将“2020年暴雨”指定为特定紧急灾害。安倍晋三首相在前一天的7月13日与防灾担当大臣武田良太一同访问了熊本县的灾区,视察了因球磨川泛滥被淹而造成14名入住者死亡的特别养护养老院千寿园(球磨郡球磨村)等受灾现场。视察后宣布,灾后重建预算和应急预算加在一起,计划下拨4千亿日元以上的预算用于此次的洪灾对策。

title

在特别养护养老院千寿园前为牺牲者默哀的安倍晋三首相(右起第3人)和防灾担当大臣武田良太(首相右侧)=图片来自首相官邸官网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防灾学术联盟官网
防灾学术联盟的紧急会议“关于九州等地的暴雨”YouTube视频
日本气象厅“关于‘2020年7月暴雨’的观测记录~更新了总降水量与降水量达到50mm以上的次数~
日本内阁府“关于2020年7月暴雨造成的受灾情况等
日本国土交通省“关于2020年7月暴雨的灾害

【相关报道】
2020年04月28日“【新型肺炎】日本看护协会会长呼吁社会正视护士面临的偏见与歧视
2019年10月28日“第19号台风或受全球变暖影响,IPCC特别报告发布纪念研讨会上热议
2017年11月02日“专访日本学术会议分科会委员长和田章:大城市的地震预防对策刻不容缓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