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寒冷冬日里的那碗拉面,结下了我与春子奶奶的一生缘

2020年09月30日 留学生活

2000年九月下旬,我怀揣着两年前在日本打工赚得的50万日元和从朋友那里借来的50万日元,来到了日本本土最南端的城市鹿儿岛留学。我在国内是日语专业的学生,日本留学的实现,既圆了我的留学梦,也给了因特殊历史环境没能念大学的父母一点点心理的安慰。所以,我倍加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

日本的大学分前期和后期。前期是四月份到七月份。中间夹着两个月的暑假,后期从十月份到来年一月底。我们一行四个留学生因签证的关系,于2000年九月下旬来到日本,十月份正式入学。刚到鹿儿岛,学校让我们专心学习,暂时不要打工。可是,借的钱终归要还,借朋友的那50万日元是应急用的,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动。自己的50万日元交了半年的学费再加上来日本后几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日本过新年的时候,从十二月底到一月初大学会放两个星期寒假。所以,我想趁这个假期打工赚生活费。

鹿儿岛的繁华街是一个叫“天文馆”的地方,这里的商家多。于是,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下午,我一个人跑到天文馆去碰运气。这是一家服饰店,我站在店外看了一眼琳琅满目的商品,马上在店内和店外的墙上搜索着有没有招聘信息。这一家,没有。这是一家快餐店,从店内飘来食物的香味,我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继续在搜索招聘信息。这一家,也没有。就这样,那个冬日的下午,我几乎转遍了天文馆附近所有的店铺。

title

笔者初次遇见“春子奶奶”的和田屋拉面店天文馆本店,现在已经关闭了
(照片出处:minkara.carview.co.jp/userid/222161/spot/196973/

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一处不显眼的拉面店门口竟然贴了一张招聘信息。看到招聘信息的我,一下午的饥寒劳累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我轻轻地推开拉面店的门,在我进入拉面店的同时,一位在厨房忙碌的老妇人条件反射似的对我说了句“欢迎光临”。 “请问,这里现在招聘兼职吗?”我紧张地问。“哦,先坐在那里等一会儿” 老妇人说。

我坐在了一个靠近门口的座位上。店里有几个吃饭的客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老妇人动作干练又有条不紊。当店里的每位客人都吃上拉面的时候,老妇人走到我面前,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你不是日本人吧” 老妇人用稍微沙哑的声音问我。“什么意思?”我心里一紧。我刚来日本时,由于对日本人和日本社会不是很了解,在感情上有点抵触与上了年纪的人交流。因为,这些上了年纪的日本人经历过那场战争,他们的家人肯定有在那场战争中丧生的。所以,经历过战争的日本老年人肯定不会对中国人友好……我的潜在的、狭隘的意识中这么想着。

“我是中国来的留学生”我小声地说着。“是中国留学生啊,我店里也有几个中国留学生在打工”老妇人说。不知为什么,我心中一喜。“店外贴了招聘广告,我想应聘”我赶紧说。“今天下午有两个来应聘的,那份招聘广告还没来得及取下来” 老妇人又说。我一听,顿时象只泻了汽的皮球。“我知道了,谢谢”我喃喃地说着,起身要走。老妇人一把抓住我的手,那是一双温暖厚实的手。“吃碗拉面再走吧”,“我现在经济拮据,不想在外面吃饭”我拒绝了老妇人。“没关系,不要钱的” 老妇人把我拉了回来。其实,在老妇人走出厨房过来与我交谈时,她已经让厨房的人为我作拉面了。所以,我虽然只与老妇人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已作好端到了我的面前。“趁热吃吧,今天很冷”老妇人说。

title

这一碗拉面结下了我与春子奶奶的一生之缘

我礼节性地推辞了一下,拾起筷子默默地吃下了来日本三个月来的第一碗拉面。在那个寒冷的冬日,一个挨家挨户找兼职的穷留学生,不仅被这碗拉面温暖了身体,更被温暖了心。吃完拉面,老妇人对我说,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吧,我还有分店。如果我们这里再招兼职,会打电话给你的。于是,我留下了电话号码走出了拉面店。我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拉面店的店名,“和田屋拉面”。

二月份和三月份是日本大学的春假,春假期间我找到了一份快餐店的兼职。2001年三月底,我接到一个自称和田屋拉面分店的工作人员的电话,说他们那里现在在招兼职,问我找没找到打工的地方。并且告诉我,是和田屋拉面店天文馆本店的春子奶奶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他。我因为那时已找到了兼职,所以礼貌地拒绝了。通过这次电话,我知道了那位老妇人名叫“春子”,大家都叫她“春子奶奶”。

title

“春子奶奶”

2001年四月,新学期开始了。基于去年后期的成绩,我有幸从这年的四月份获得了日本文部省的奖学金。于是,我减少打工时间,拼命学习。在我的刻苦努力下,我那年的成绩排全年级第二名,被评为“特别奖学生”。作为奖励,该年度的学费被减免一半。我再接再励,2002年取得了全年级第一名的好成绩,被评为“特待生”,学费全免。参加学校的论文比赛也连续两年获奖。我来日本后,无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上,受到了很多日本朋友的帮助。我无以回报,唯有努力学习,让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感到欣慰:这个中国留学生没有白帮!

那位 “春子奶奶”我已有两年多没有见到,但我从来没有忘记寒冷冬夜给我吃了一碗热面条的日本老奶奶。在一个秋天的傍晚,我带上在学校获得的各种奖状,第二次来到了和田屋拉面天文馆本店,特意去见春子奶奶。到了春子奶奶的拉面店,我点了一碗拉面,吃完,付了钱,坐回来与老奶奶聊天。“您记得2000年年末,有一个中国留学生来您这里找兼职,您免费让她吃了一碗拉面吗?我就是两年多前的那个留学生啊”我说。春子奶奶说,有印象。又问我,已经习惯日本的生活了吗。我跟春子奶奶讲起了我这两年多在日本的学习和生活,把我获得的奖状拿给她看。春子奶奶高兴地说,你很努力呀。临走时,春子奶奶从收银处取出我刚才付的拉面钱还给我,并且对我说,经常来奶奶这里玩啊。

在鹿儿岛留学期间,一年中,我会去拜访春子奶奶几次。“和田屋这个商号以前是作鱼糕(かまぼこ)的”, “我二十出头,生完小孩不久,丈夫就去世了”,“在婆家总被欺负,所以自己开了一个小饭店”,“因为饭店不景气,后来改行作拉面”,“为了做出好吃的拉面,我还专门坐飞机去北海道取经过”,“孙子今年考上他想去的大学了。孙女今年大学毕业当上了小学教师”,那时的春子奶奶七十多岁,精神很好,我一去就絮絮叨叨跟我说个不停,就象自己的亲奶奶。

2006年四月份我硕士课程毕业,在日本的福冈找到了工作。临去福冈前我去跟春子奶奶告别。她递给我一个信封,“这是饯别钱,买点你需要的东西吧”,“好好吃饭,好好休息。累了,回鹿儿岛的奶奶这里。”春子奶奶依依不舍地对我说。

我在福冈工作了将近两年后因调动工作去了长崎,在长崎工作两年后又调到鹿儿岛。无论走到哪里,我始终与春子奶奶保持联系。每次我们通电话,春子奶奶用稍带鹿儿岛方言的日语对我说,“燕波桑,我是鹿儿岛的奶奶哟”。2011年春天,我对春子奶奶说,我不想当一辈子公司职员,想辞去工作到大学里深造。我的理想是回中国当日语教师。春子奶奶对我说,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人生只有一次。临走,送给我一本书。“我很喜欢这本书的作者,希望你能作为参考”。那是在日韩国人姜尚中先生的自传小说。此时的春子奶奶已经八十多岁,感叹她八十多岁一边在拉面店上班,还一边看书。

2012年春天,我辞去日本企业的工作,慕名来到神户大学,重新拾起课本,开始学习自己早就想学习的日本古典文学。来到神户后,我搬了几次家,又因忙于学业和处理人生中的一些变故,竟疏忽了与周围人的联系。当我再一次拿起电话,打给春子奶奶的拉面店时,拉面店的电话号码已被取消。我感到奇怪,上网查了一下。原来,和田屋拉面店已经全店关店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那是一位坚毅的老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她亲手创业的拉面店,除非有别的原因。我不敢往下想,因为,春子奶奶在2011年就因胃癌做了胃切除手术。我没有给她的家人打电话确认,因为我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燕波桑,我是鹿儿岛的奶奶哟…”

春子奶奶,一位平凡却又不平凡的日本老人。我从她身上学会了隐忍与坚毅。二十岁出头丧夫,一个柔弱的女子不仅养大了儿子,还一手打造了和田屋拉面这个在当地家喻户晓的拉面品牌。因为春子奶奶,我改变了对日本老年人甚至日本人的看法。春子奶奶善良,勤劳,乐于助人的美德,也是绝大多数日本人所具备的。今年是我来日本的第二十个年头,我想把我在日本这二十年的经历告诉国内的朋友,日本的老百姓跟中国的老百姓一样淳朴、善良。

文:张燕波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