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油腻腻的套餐店万岁!

2011年11月08日 衣食住行

在当今日本,许多大受市民欢迎的大型连锁餐馆改写了日本都市餐饮业的历史。但在后街小巷里,日式套餐店仍然在顽强地生存着。

人们说时下最流行的娱乐就是下馆子。就现在的东京来说,这句话用在出没于后街小巷的套餐店的吃客来说,比用在主要街区大餐馆的顾客更贴切。每到午饭时间,在套餐店小小的店铺里,都会挤满了白领和蓝领的职工。他们挤在一张张小小的塑料桌边,连伸手去筷子盒里取筷子都得跨过邻桌客人的肩膀。

如果你能在3分钟之内得到一份热腾腾,富含热量而又十分便宜的定食(套餐),谁会愿意花几千日元去吃一顿中篇小说一般复杂的饭呢。如果从娱乐的角度考虑,那套餐店就更能满足人们了。在套餐店里,最普遍的一种娱乐方式就是观察邻桌的客人。

就拿普通的建筑工人来说,他们总是一副很饿又很赶时间的样子。他们几乎在瞬间就吃下了一大碗日式猪排饭(把炸好的猪排和甜酱油、洋葱、鸡蛋等一起炖,然后浇在米饭上)和一碗面条。然后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汗,叼根牙签剔剔牙,抬头扫一眼墙上电视机里播的日间肥皂剧,然后付钱离店。整个吃饭的过程也就11分钟不到。有时你不得不承认,这些顾客比好莱坞的电影更有趣。

其他像专做寿司或荞麦面的传统餐馆,其实都随着时代而改变了他们的经营方式,但套餐店的运营仍然像它最辉煌的上世纪70年代一样,有着那个年代经济快速发展的特点。店里的墙壁上满是油腻腻黏糊糊的尼古丁痕迹,所使用的塑料椅中间总是带着那个神秘而又让人觉得颇为尴尬的洞洞,头顶的日光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菜单是某个魔术师般的记录员用手誊写然后用透明胶粘在墙上的……这些特点正是套餐店最真实的写照。除了以上这些,且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店里的收银台,和为土豆沙拉预先放好装饰物的塑料碟子,还有自助免费大麦茶的大罐子,仿佛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将茶水灌入略显油腻的塑料杯中……这些东西构成了套餐店完整的画面。

十来岁的孩子仍然时常光顾套餐店,并且延续着一项传统。那就是围观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头——他仿佛有一套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把脚翘起来坐在桌子旁边,仔细地阅读店里免费提供的折页体育小报。套餐店不像那些弥漫着高傲而又假仁假义气氛的小酒馆,也不像那些机械得让人讨厌的连锁饭店,套餐店带给人们的是一种真实而又闲适的氛围,仿佛连酱油里都浸润了舒适的感觉。无论套餐店的经营是好还是坏,这里都是日本人内心怀旧的家园。

套餐店还有一个令人惊讶的地方,在于它的“一切性”。厨房总是由店主(一般也就是这里的大厨)打理着,如果生意特别好才会聘请一些兼职的洗碗工。而店里的服务员也一般由大厨的太太负责,可能还有一些她的姐妹或邻近协助她。就是这么一个由三到四人组成的团队,一家套餐店却可以平均每天做超过100份不同的菜,每份菜的上菜时间还不超过8分钟。从咖喱、米饭、乌冬面、酱油生姜煎猪肉片到用上周剩下的油炸土豆丸子,套餐店用速度和效率做每一道菜。在套餐店里不会看到慌张忙乱的景象,不会出现顾客长时间的等待,不需要和店员讨价还价。而且人们只需要花费600-1000日元还不用给小费就可以吃到一顿饱饭。

最近,套餐店菜单上有一道菜变得十分流行,那就是生鸡蛋。日本有一道传统名菜叫做“生鸡蛋泡饭(TKG)”,做法是把生鸡蛋打在一碗蒸热的米饭上。而这道菜最近又以TKG的名字重新火起来了。TKG从前就是家庭里早饭的主菜,而现在TKG又在人们选择性越来越丰富的情况下重新回归到家庭的餐桌上。现在市面上有专为TKG而制的酱油;还有专做TKG的餐馆——这些餐馆提供最好的生鸡蛋和撒上冬葱的烤鲑鱼片饭;当然还有最普通传统的TKG,它们把米饭、鸡蛋和你手上的筷子之间狂热的爱继承下去。一般在套餐店里TKG的平均价格在200到300日元之间,这个价格是一杯咖啡的一半,更不用说一顿饭的价钱。因此,这样一如既往而价廉物美的餐馆永远不会过时。

在米饭上浇上生鸡蛋的吃法再次在日本流行起来里。

在米饭上浇上生鸡蛋的吃法再次在日本流行起来里。

图文/庄司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