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返璞归真

2011年10月30日 衣食住行

东京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在市里棚户区的一些黑暗、潮湿和拥挤的老式民房中寻找舒适感。

对东京人而言,过去60年中再没有什么变化能与居住环境的翻天之举相提并论。过去大部分的城市居民住在狭小、晃晃悠悠的木结构房屋中,此种房屋被称为“长屋”。一座座“长屋”簇拥在小巷和窄道两旁。现在,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住在包裹在钢筋混凝土中的宽敞公寓中,并带有夸张的门禁系统。这在历史长河中不可避免,但失落和怀旧感却总是在大家的心头萦绕。是在怀念当年的长屋吗,颤颤悠悠的楼梯连着局促狭小的楼上、楼下房间,薄薄的墙壁挡不住后巷中纷繁吵闹的市井生活,拉门也很少被锁上,这种生活难道真的能提供与当下所谓的奢华生活完全不同的体验吗?

那些对真正的复古日式长屋产生兴趣的二三十岁年轻人给出了响亮的肯定回答。二战中美国投下的原子弹,以及后来对棚户区进行的房地产大开发令东京大多数的长屋灰飞烟灭,但有幸保留下来的建筑以及棚户区周边却正在悄无声息的重获活力。长屋爱好者们可以欣赏到过去的狭小房间、低矮的天花板和墙内的潮湿及依稀可辨的霉味,体会到传统房屋带来的真真切切的惬意感。至于没有现代安全措施:完全没问题。这些房屋受到密切关注,大量的城市巡警为长屋棚户区提供周密的24小时保安服务。更值得一提的是位置:大多数长屋位于市中心地段,距离主要地铁站仅有数步之遥,步行可达城市的各种便利设施。为了摆脱漫长的上下班时间、昂贵的租金以及住在封闭的空调房里产生的压力,新租客们正在体验一种与战前类似的轻松惬意的城市生活。

当然,长屋也非完美无缺。 在东京市中心经营一家画廊的棚桥亚由美,她和弟弟妹妹住在仅有5分钟路程的一座二层长屋里,她列举了长屋的不便之处:“由于空间狭小,我们只能定期整理和精简私人物品。这里也没有浴室,我们只得去附近的公共澡堂。夏天还不错,但冬天走在路上实在冻得够呛。厨房和餐厅很舒适,但没有类似的起居室,所以到访的客人只能坐在地上。私人空间较小,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也不会感到孤单。在东京地区房租算是很便宜:100,000日元,五个房间,防滑垫大小的卫生间,带有临街窗户的厨房,外加一个小花园,家人已在这里种上了香草。棚桥在这里已居住了八年,由于年久失修,楼梯已略微翘起。“但我们很满意。臭虫很多,但也很通风。去年的一场暴雨还使屋顶漏雨。我们认为这就是生活,只是需要把遇到的问题逐一击破。”

生活时尚分析师和多本都市生活自助手册的作者金子由利认为,长屋将会继续受到欢迎。“当下的年轻人不像上一代人那样会对奢侈品牌过多迷恋。40几岁的中年人已经历过泡沫期,习惯于在汽车等物品上花费重金。但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不会轻易掉入财富陷阱中,他们会更多的基于现实、环保和个人情感做出抉择,也正是这些抉择将最终改变整个社会。”

在棚桥居住的棚户区,一些由长屋改造的咖啡馆始终座无虚席。“就像我们住的地方,没有空调,楼梯狭窄摇晃”她说道。“但还是深受大家的喜爱。看着他们,我感到经济萧条也并非一无是处。我的意思是,它可以让你从另一个新角度看待世界、看待生活。”

文/庄司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