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人物】北里柴三郎:日本近代医学之父,诺奖提名日本第一人

2020年07月27日 文化历史

日本政府在2019年4月9日宣布,将于2024财年上半年发行新的1万、5千和1千日元纸币。其中新版的1千日元纸币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采用了被誉为“日本近代医学之父”的北里柴三郎的肖像,他为近代日本的预防医学奠定了基础。针对当时的日本政府注重富国强兵、殖产兴业的情况,北里柴三郎主张要重视卫生管理等措施,特别是防治传染病。他参与创立的组织和医学团体包括日本联合医学会(现在的日本医学会)、日本医师会、日本结核预防协会、以及日本第一家生产温度计的企业赤线检温器株式会社(现泰尔茂,英文名:Terumo Corporation)等,对当今医学界的贡献不可估量。

title title

新版一千日元(图片来源:日本财务省网站)

title

北里柴三郎(提供:NHIU. 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Digital Collection)

他是日本第一位诺贝尔奖提名人,明治、大正时代的博士和研究专家。

传统上,明治时代的政治家肖像在纸币上很常见,但近年来,任用的趋势已经发生了转变,平民和文化人的肖像越来越多。此次入选的北里柴三郎不仅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日本医生和研究家,他还是一个企业家,因为反对政府的政策而辞去公职,成立了民间研究机构。

北里柴三郎被誉为“近代日本医学之父”,但在他的光辉背后,也有不少苦难的经历。在那段时间里,有三位恩师对他进行了耐心地引导,给予了帮助。

1、在熊本期间引导北里柴三郎学习医学的荷兰军医曼斯菲尔德

北里柴三郎出生于德川幕府末年的1853年,北里世家世代是熊本县阿苏郡小国町大字北里村的村长,他是北里世家一个分支的长子。北里柴三郎从小就是个热血的孩子,梦想着将来能当个武士出人头地。他的母亲很担心儿子的未来,在他八岁的时候就把他送到亲戚家里让他学习礼仪和国学。后来在明治维新期间北里柴三郎提出想考军校,但是父母希望他当医生,之后他考入了熊本医学院。

起初北里柴三郎对医学并不感兴趣,但后来他遇到了荷兰军医曼斯菲尔德。曼斯菲尔德在显微镜下向他展示了动植物细胞,让他看到了医学和研究的奥妙。于是他开始努力学习,在22岁的时候考入了东京医科大学(现在的东京大学医学院)。他因为在校期间和教授相处得不融洽而不得不多次留级,用了8年时间才从学校毕业,毕业时他已经超过30岁了,可谓是“大龄毕业生”。

2、担任医学界巨人罗伯特·科赫的助手

北里柴三郎进入内务省卫生局(现厚生劳动省)工作之后,获得了去德国留学的机会,在德国他师从著名的细菌学家罗伯特·科赫。北里柴三郎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方法非常精确,连以勤奋著称的德国人都感到惊讶不已。在罗伯特·科赫的带领下,北里柴三郎成功地对细菌进行了“纯培养”,以确定引起破伤风的微生物,也证明了对破伤风菌产生的毒素是如何建立的免疫力的。

期间他还与同事贝林共同发表了一篇题为《动物白喉和破伤风免疫力的建立》的论文,创立了现在被称为血清疗法的基础。在同一时期,罗伯特·科赫引进了结核菌素作为治疗结核病的方法。因为北里柴三郎担任了他的助手,也随之成为世界知名的学者。这使得剑桥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欧美著名大学都想以优厚的待遇录用他,但他都拒绝了并选择了回国。

3、福泽谕吉对孤立无援的北里柴三郎给予了全力支持

北里柴三郎意气风发地回到日本后,到处呼吁成立传染病研究所,但当时奉行富国强兵政策的明治政府不仅没能理解他,还剥夺了他继续做研究的机会。幸亏日本近代的重要启蒙思想家、教育家、东京学士会院首任院长、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的创立者——福泽谕吉向北里柴三郎伸出了援手。福泽谕吉为了给北里柴三郎提供一个可以尽情研究的环境,在1892年将自己在芝公园的土地捐出,成立了传染病研究所。最初,这只是一个小型的私人研究所,但经过两次搬迁后扩大了规模,并成为了一个国家级别的研究机构。

title

位于庆应义塾大学校园内的福泽谕吉铜像

在1914年日本政府推行的行政改革中,政府突然宣布将该研究所纳入教育部管理,并划归到当时的东京帝国大学(现东京大学)的旗下。北里柴三郎和全所职员对这个不公正的决定感到愤慨,并递交了辞职信,之后又成立了新的医学研究所“北里研究所”。

可以说在此之前北里柴三郎一直都是受国家摆布的。此后北里柴三郎在这个新天地里不受任何人的干涉,一边进行研究一边培养教育年轻学生,1917年还应邀担任了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院的第一任院长——他本着对福泽谕吉的感恩之心,无偿为庆应义塾大学服务了10多年。

即使一生一直遭受排挤与打压,北里柴三郎仍然一直潜心钻研,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细菌,因此也被称之为“日本细菌学之父”。

成功地培养出了被认为不可能的破伤风菌

北里柴三郎最著名的成就是在德国留学期间培养出了破伤风杆菌。在他之前,因为当时无法确定病原体所以还没有人成功培育出破伤风杆菌。北里柴三郎花了很多时间观察和研究挑战这个不可能的事情,他提出了“破伤风杆菌是厌氧菌”的设想,即在氧气环境下,破伤风杆菌的行动会变得迟钝。所以应该可以在无氧环境里实现破伤风杆菌的“纯培养”。于是,他设计了一种独特的培养器,将氢气送入玻璃容器中除氧,然后密封。通过这种装置的实验,北里在1889年世界上第一次成功地纯培养出了破伤风杆菌。他还证明,破伤风症状可以利用培养出来的细菌再现,所以断定该细菌就是破伤风杆菌。第二年,他又发现了破伤风毒素,为免疫抗体的发现和血清疗法的确立铺平了道路。

日本的首位诺贝尔奖候选人

时隔近80年之后、根据诺贝尔基金会在1988年公布的文件,北里柴三郎因发现了破伤风的突破性血清疗法,入选了1901年设立的首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15名入围者之一。这本身是令人欣慰的,但事实上,第一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发给了他的合作者——当时连提名都没有入围的德国人E·贝林,获奖的课题是E·贝林与北里柴三郎合作的白喉血清疗法,该方法只是是北里柴三郎开发的应用,论文也是他们两人共同撰写的,所以很多人都认为E·贝林获得诺贝尔奖是有其他因素在背后起了作用。

在香港发现鼠疫杆菌并阻止了鼠疫在日本的蔓延

鼠疫,又称黑死病,自欧洲中世纪以来,一直是令人恐惧的流行病。1894年,当香港发生鼠疫疫情的消息传到日本时,日本政府派出时任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北里柴三郎、以及东京大学医学院青山胤通教授等人组成的调查组到香港调查疫情。一行人在香港受到了香港政府署负责鼠疫的英国医务官员詹姆斯·劳松的欢迎,并拜托有“东方科赫”之称的北里柴三郎来调查瘟疫。尽管当时并没有现在的冷却设备,他们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下进行尸检,但仅仅花费两天时间北里柴三郎就发现了一种疑似病原体的细菌。经过进一步的测试,他成功地发现了鼠疫杆菌。北里返回日本后,鼠疫于1899年从神户传入日本,并扩散到大阪和关东地区。北里柴三郎本人亲自参与制定《传染病预防法》,奔走在第一线亲自指挥了日本的鼠疫防疫工作。由于消灭了导致鼠疫传播的老鼠,成功阻止了疫情的蔓延。自1926年以来,日本再没有出现过鼠疫。

title

北里在《柳叶刀》上发表的有关发现鼠疫杆菌的速报(摘自KitasatoS:TheLancet8,11,325,1894)

培养了野口英世、志贺洁等众多优秀学生

北里柴三郎不仅自己做研究,还在教导年轻的研究人员方面付出了很多心血。虽然他手底下的研究人员对他很是畏惧,暗地里用德语称他为“雷霆之父”。但北里一直致力于创造一个能让研究人员充分发挥潜能的环境。这些研究人员以北里柴三郎为导师,留下了优秀的研究成果,对今天的医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因研究黄热病和梅毒三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野口英世

1898年,野口英世成为传染病研究所的研究助手,次年,在北里柴三郎的建议下,他担任了港口检疫官助理。虽然他在检疫站只工作了5个月,但在此期间,他为发现和治疗进入横滨港船只上的鼠疫患者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后经恩师北里柴三郎推荐,被派往清朝担任国际防疫委员会委员。此外,在1900年,野口英世还凭借北里柴三郎的介绍信赴美,并在当地一所大学找到了工作。此后,野口英世活跃在国际医学领域,可以说他成功的第一步是遇到了北里柴三郎。

title

野口英世(图片: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官网)

(2)发现痢疾杆菌的志贺洁

志贺洁在北里柴三郎的指导下苦心钻研,发现了痢疾杆菌(后被命名为志贺菌),并研究了化学疗法。志贺洁在自传中写道,几乎是北里柴三郎手把手指导他完成的研究。但是北里柴三郎决定将“发现痢疾杆菌”的伟大成就,仅以志贺洁的名义发表。

title

志贺洁(图片:小学馆《日本大百科全书》)

(3)确立了饭匙倩毒素血清疗法的北岛多一

北岛多一接替北里柴三郎成为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院的第二任院长和北里研究所的第二任所长。作为研究者,他以确立了饭匙倩毒素的血清疗法而闻名。

title

北岛多一(图片:华族画报社《华族画报》)

(4)发明了治疗梅毒特效药“洒尔佛散”的秦佐八郎

秦佐八郎在传染病研究所师从北里柴三郎,后赴德国学习,并与德国的保罗-埃利希(1908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共同研制出了治疗梅毒的特效药“洒尔佛散”。他也曾获诺贝尔化学奖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提名。

title

秦佐八郎(图片来源:小学馆《大辞泉》)

(5)研发出预防狂犬病疫苗的梅野信吉

梅野信吉是一名兽医,是北里柴三郎生产白喉血清的得力助手。他的才能被北里柴三郎发现之后,取得了各种成就,包括牛痘纯种苗,以及研制出预防狗狂犬病的疫苗。

title

梅野信吉(图片来源:日本兽医生命科学大学官网)

在北里柴三郎被选定作为新版一千日元纸币肖像后,北里柴三郎家乡的熊本医学会提议将树立在日本医学会大楼里的第一代会长北里柴三郎的石膏像改成铜像,并得到了日本医师会的同意。在获得该石膏像的雕塑家三国庆一的儿子的同意后,通过从石膏像上取模的方式制作了一尊铜像。

2020年6月25日,时任日本医师会会长的横仓义武在日本医师会大楼一楼为铜像揭幕。横仓义武说:“连续两位医生被选为纸币上的肖像,证明了医疗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北里柴三郎有预防感染的强烈愿望。我们要把北里柴三郎的愿望传递给后人。在他的铜像之前,我再次做出承诺,坚决为保护社会公众健康而努力。”

title

时任日医会长横仓义武与重新设计的北里柴三郎铜像(图片来源:m3.com)

文:马佳宥
编辑修改: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参考文献>
檀原宏文:ラウソンレポート,北里柴三郎記念会,2014
北里柴三郎:北里柴三郎読本,67,書肆心水,2013
梅澤彦太郎:近代名醫一夕話,日本医事新報社,1937
学校法人北里研究所:北里柴三郎-伝染病の征圧は私の使命-,2012
村上陽一郎:ペスト大流行-ヨーロッパ中世の崩壊-,岩波新書,1983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