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辛德勒”, 救了六千犹太人性命却背着污名死去

2018年11月19日 文化历史

《辛德勒的名单》这部电影,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的。二战期间,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也曾向数千名犹太人发放了前往上海的签证,使他们免遭纳粹杀害,被誉为“中国的辛德勒”,以色列政府曾授予他“国际正义人士”称号。其实,日本也有一个“辛德勒”,真名叫杉原千亩,甚至比何凤山更早地被以色列政府授予了“国际正义人士”的称号。

杉原千亩

为约6000名犹太人发放签证的杉原千亩

杉原千亩1900年1月1日出生在日本岐阜县,父亲是一名税务官。高中时,他随父亲去了日殖下的朝鲜。父亲一心想让儿子成为一名医生,所以坚持要他报考当时朝鲜的京城医学专门学校。然而杉原千亩不喜欢这个职业,故意在考试时交了白卷。1918年,他按照自己的志愿考进了早稻田大学。

这一天,他在学校图书馆里看报纸,了解到日本外务省在招公派留学生,于是立即报名参加。考试的内容是将一篇叫做《日中两国的未来》的论文从英文翻译成为日语。

1919年11月,杉原千亩如愿以偿地以日本外务省公费留学生的身份,被派遣到中国哈尔滨学院学习俄语,毕业后留校任教,在学院担任俄语语法、苏联政治等课程的教师。1932年,他成为了当时伪满政权的外交部事务官,3年后因为反对关东军的残忍行为而辞职。辞职的理由是,“日本人不把中国人当人,我实在忍无可忍。”

1939年,杉原千亩成为了日本驻立陶宛领事馆的代理领事。1940年7月,立陶宛涌入了一大批从被德国占领的波兰境内逃出来的犹太难民,希望能通过立陶宛逃向第三国,然而这就需要日本的过境签证。当时的苏联是不允许没有第三国签证者入境的。

杉原千亩了解到情况后,立即汇报给了日本外务省,请求受理此事,却遭到回绝。出于人道精神,他决定违抗政府命令,从7月31日开始发放签证。

同年8月3日,苏联吞并立陶宛,日本外务省通知驻立陶宛领事馆集体撤离。但杉原千亩依旧是昼夜不停地手写签证。直到8月31日受命前往柏林赴任,在火车开动前,他都有通过车窗将手写的签证递给车厢外的犹太人。在火车开动后,他探头到车厢外,不断对大家说“对不起、对不起”。一位犹太少年一边追着火车一边喊,“我们不会忘记您,绝对不会的!”

2015年拍摄的电影《杉原千亩》

2015年拍摄的电影《杉原千亩》

1945年日本投降后,杉原千亩全家作为战俘在罗马尼亚被苏联军控制。1946年11月16日获得释放,全家人长途跋涉,终于在1947年4月到到达了日本九州的博多湾,后来定居于神奈川县藤泽市。

然而因其公然违抗命令私自发放签证,日本外务省以“和犹太人做金钱交易擅自发放过境签证”为理由将他开除。背着一个不名誉的处分,杉原千亩为了养家糊口,在此后的十多年间,辗转更换了多份工作。直到1960年才因为出色的俄语基础,成为了川上贸易驻莫斯科事务所的所长,已经人老鬓染霜的他,又一次离开日本前往俄罗斯居住。

1968年夏天,以色列驻日本大使馆开始在日本寻找杉原千亩。原来,那个曾经追着火车喊“我们不会忘记您,绝不会”的犹太年轻人,已经成长、成为以色列新一任的驻日本大使馆参赞。1972年,曾经拿到过“杉原签证”的一个人,也担任了以色列的宗教大臣。他们通过调查才得知,原来当年的“杉原签证”并不是日本政府的人道主义行为,而是出于杉原个人的“善举”。

1975年,因工作侨居国外15年的杉原千亩回到日本,定居镰仓,75岁的他终于不用再为养家糊口而奔波。1985年,以色列政府为感谢杉原千亩在二战中拯救了近3000名犹太人的生命,授予他“国际正义人士”奖章。然而,杉原千亩晚年的平静生活,却因为这一迟来的正义评价被打破,家中收到了好多来自同胞的谴责他是“卖国贼”的信件。一个刻在6000余名犹太人心中的救命恩人的名字,在自己的祖国被泼墨,迟来的正义没有带来正义。

1986年7月31日,86岁的杉原千亩带着他无从言说的委屈和不悔辞别这颠沛颠倒的人间。直到2000年10月10日,河野洋平担任外务大臣期间,他才被恢复名誉,得到日本政府的平反昭雪。如今,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校园内,还有一座矮矮的纪念碑,纪念这位日本的“辛德勒”。

杉原千亩的墓地

杉原千亩的墓地

人性的善,不能掩饰战争的恶。但不可否认是,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有善的闪光点。

供稿 庄舟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