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女北斋在灯后留下的那道谜

2018年07月03日 文化历史

日本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能画一枝风有声”。他的绘画风格对后来的欧洲画坛影响很大,无论是德加、马奈,还是梵高、高更等,都临摹过他的作品。不过,鲜为人知的是,葛饰北斋的三女儿葛饰应为,也是一个天才女画师,人称“女北斋”。

葛饰北斋自己曾说过,“要说画美人图,应为的手腕更在我之上。”只可惜,作为女性画师,应为的亲笔画在世间仅现存十余幅,并且散落于世界各地,因此目前尚没有人对她的画作进行过系统的研究和介绍。

近年来,世间仿佛突然想起这个稀世女子一般,她的三张最著名的画像,相继在日本亮相。首先是太田纪念美术馆举办的《葛饰应为〈吉原格子里之图〉——光与影之美》,接下来是江户东京博物馆举办的《大浮世绘展》,然后又迎来了波士顿美术馆巡展的日本站《浮世绘名品展》。

对于笔者来说,应为的《吉原格子里之图》,最为魅惑。那是在夜晚到临之际,江户第一花柳街,十里红袖的吉原点上了暧昧的红灯,游女们盛装白面地坐在木格子房间里面,任凭客人指名评点。格子里,是亮的,有女人白晃晃的脖颈,红艳艳的朱唇。格子外面,是暗的,有男人赤裸的欲望,咸湿的眼神。

女北斋在灯后留下的那道谜

葛饰应为画作《吉原格子里之图》

葛饰应为把游女们和服上的纹理,红灯的投影,都画得清清楚楚,明暗立现,偏是那木格子房间里的游女们的脸,都恰好被格子的阴影遮住,只有艳光,看不到艳容。

这种花非花雾非雾的光影处理,正是葛饰应为这幅画最大的魅力,就像是一个谜,吸引你去探寻,去追究。如果你足够细心还会发现,应为在画里的两个提灯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一个提灯上写着不鲜明的应,一个提灯上写着不鲜明的为。

太田纪念美术馆的赤木美智介绍说:“像这样的光影表现,只有应为的作品才能做到。这幅画给人谜一般印象的,就是最中间的那个游女。在她旁边有一个手提灯笼的客人,按道理,她的脸应该是被照亮的,但应为却故意让她的脸躲在阴影里。整幅画都是在应为巧妙的设计下,是她设下的一道谜。”

葛饰应为的性格,和父亲葛饰北斋相似,豪放、不羁,虽然笔下的世界,小到就连和服的纹理都处理地纤细优美,但其本人在生活面前,却是那样的粗线条,不留余白。

葛饰应为有过一次婚姻,对方是同行,画师南泽等明。但作为一名天才画师,葛饰应为实在是不懂得藏拙,经常肆无忌惮地指出丈夫画作里的不足之分,不加掩饰的大笑。天赋充沛的她哪里懂得,一个普通人那经过不断努力才刚刚触及她脚踝的敏感与骄傲。于是,她被丈夫扫地出门了。

无奈回到父亲身边的应为,一直没有再婚,只是给父亲做助手,生活肆意而又清贫。在葛饰北斋去世后,世上就再也无人关心葛饰应为的行踪了。

如果葛饰应为生而为男,恐怕早就率领弟子和工匠拥有自己的画房。但作为女画师,她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湮没人世,只留下一幅幅不可多见的亲笔画,如今也四散东西。有多少爱好家、研究者在打着灯笼追寻她的足迹,但她就仿佛笔下的那个游女一样,只恰好地在灯后给人留下一个谜一样的,却又着实惊艳的痕迹。

应为,我带着谜底来看你,你却在岁月里变换了谜题。

供稿 庄舟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